您的位置: 单机 > 原创 > 专栏
最新原创 游戏评测 观点投票 专栏 节目
  • 二零一七年三月三日,Nintendo Switch正式在全球发售。 Nintendo Switch其实发售日期离我们如此之近的Nintendo Switch本来是不被打算加入这档栏目的,但是面对其如此耀眼的表现,恐怕也没有别的事件可以在今天站出来了。Nintendo Switch是任天堂继Wii U之后发售的新时代游戏主机,相较于Wii U并不理想的销售成绩,Nintendo Switch则要好上太多,首月出货三百万台、全年销量超过一千四百万台的数据已经将Wii U远远甩在身后,可以说无论是在主机性能还是游戏阵容上NintendoSwitch都占据着极大的优势。 Nintendo Switch在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七日任天堂与DeNA公开合作关系公告的时候,Nintendo Switch的代号“NX”被公布,这一新

    2019-03-03 23:52:54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日,《忍者龙剑传》正式发售。 《忍者龙剑传》提起《忍者龙剑传》,有的人会想起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街机游戏,那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续关画面恐怕许多人一辈子都难以忘怀,而也有的人会想起我们今天要聊主角——新世代的《忍者龙剑传》。 街机版本的《忍者龙剑传》在板垣伴信以《死或生》将TECMO从生死边缘拉回来之后,这个以忍者为名的开发小组“TEAM NINJA”就打起了《忍者龙剑传》的主意,他们并不满足让隼龙单单只做一个《死或生》中的参赛角色,而项目代号为“Next-Generation Ninja Gaiden Project”的企划就此进入了开发阶段。 TEAM NINJA但本作的开发过程并不顺利,最开始项目被放在Sega NAOMI上进行开发工作,随后开发工作被换到兼容性更强的Sega Dreamcast上

    2019-03-02 23:51:39
    0 银河正义使者
  • 自从《海拉尔的幻想:塞尔达传说》于上世纪八十年代诞生之后,自定义主角姓名这个概念开始走入了玩家的视野里,而无论是单机游戏还是网络游戏,那些年少时候的我们总会给自己冠上一些自认为非常帅气的游戏ID,但是伴随着年龄与阅历的增长,现在回首过去,我们似乎都不太愿意提起那些“羞耻”与“中二”的游戏ID。于是,我们想和你聊一聊,聊聊那些你最不愿意回想起来的游戏ID是什么? 银河正义使者:其实了解到自己的ID并没有想象中的帅气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有的时候不仅需要漫长的时间,更加需要一个契机。我在半大不小的时候沉迷过一段时间网络游戏,《征途》、《永恒之塔》、《完美世界》、《天龙八部》等等都有过尝试,但是印象最为深刻的永远是我玩的第一款网络游戏——《魔域》。 《魔域》——图源网络,实在找不到自己以前的图了,但是依然记得自己刷出“

    2019-03-02 19:07:36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一年三月一日,《终极地带》正式发售。 《终极地带》当把小岛秀夫与新川洋司放在一起的时候,《潜龙谍影》这个名字一定会止不住地从你的脑海中涌现出来,但是这两人合作的经典游戏绝不仅仅只有一个《潜龙谍影》。在PlayStation 2时期,这部由小岛秀夫担当制作人、冈村宪明撰写剧本、新川洋司与西村诚芳负责角色设计的《终极地带》在一时间也引起不小的轰动,当然,我很难去否认这之中有《终极地带》在发售时同捆了《潜龙谍影2》的试玩光碟的缘故,但游戏本身的优秀却是无法掩盖的。 《终极地带》游戏画面《终极地带》的背景被放在了未来时期的大宇宙时代,处于不断扩张的人类在火星建立了殖民地,而伴随着殖民地的不断发展,地球人与诞生在殖民地的人类“The Enders”的矛盾日益月滋。在这样的故事背景下,《终极地带》试图围绕着火星殖民地

    2019-03-01 23:30:55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八,《Muv-Luv》在日本发售。 《Muv-Luv》我一般很少给人推荐Galgame,说句实话,因为这种类型游戏的节奏普遍过于缓慢,需要耗费玩家大量的时间才可以体验到最核心内容,而这在当下越来越不被玩家们所接受了。当然,在我了解到这个道理之前,我曾经给不少人推荐过一些我很喜欢的Galgame,虽然成效并不明显,但终归还是有着些许的成功率,可唯独有着一部作品,是我无论如何也没有将其成功安利给别人的,那就是《Muv-Luv》。如果说节奏缓慢、核心内容在游戏中后期爆发是Galgame的通病,那么《Muv-Luv》可以说是病入膏肓了。这部由日本游戏开发商âge推出的Galgame其实分为三部分,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八日发售的《Muv-Luv》有着EXTRA与UNLIMITED两个篇章,而因为游戏制作工

    2019-02-28 22:29:30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九六年二月二十七日,《精灵宝可梦红/绿》在日本发售于GAMEBOY上。 《精灵宝可梦红》美版封面在这一天之前,没有人会想到这样一款灵感来源于捕捉昆虫的游戏会在诞生之后席卷全世界,甚至包括田尻智自己。从一开始创办游戏杂志《GameFreak》到成立游戏制作公司GameFreak,制作一款属于自己游戏的想法从来就没有从田尻智的脑海中散去,他与因为《GameFreak》相识的杉森建一拍即合,联手制作了GameFreak的第一款游戏——《Quinty(孟德尔宫殿)》。 《孟德尔宫殿》在任天堂发售GAMEBOY之后,田尻智对于GAMEBOY的通信功能十分感兴趣,而捕捉昆虫与小伙伴们交换的童年记忆让他产生了制作一款相关游戏的想法,当田尻智带着这个找到任天堂的时候,而任天堂决定支持GameFreak的这个想法。 Game

    2019-02-27 23:54:45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九八年二月二十六日,《天诛》在日本发售于PlayStation平台。 《天诛》提起Acquire,很多玩家肯定就会想起《天诛》、《侍道》与《忍道》等作品,而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那一定就是《天诛》了。 Acquire这款诞生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的作品可以说是大名鼎鼎,游戏以忍者作为题材,讲述了德川幕府末代时期忍者们与黑暗势力的斗争,而游戏兼顾了潜行刺杀与动作冒险两种游戏体验,并且其独到的潜行刺杀玩法“忍杀”——通过不同的特写角度对敌人进行一击必杀更是为人津津乐道,而这种非常具有冲击性的斩杀特写也成为了《天诛》系列的标志性演出。 《天诛》游戏画面《天诛》一经发售就大获成功,不仅在口碑上获得了不俗的评价,日本地区的销量更是超过五十万,而后发行的欧美地区版本销量则突破了百万级别,实打实的成为了那个年代最为耀眼的作

    2019-02-26 23:45:44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五日,《神偷》正式发售。 《神偷》这款EidosMontréal开发、Square Enix发行的沉浸式模拟(immersive sim)游戏无论是在销量上还是口碑上,都有那么些不尽人意,尽管《神偷》在沉浸式模拟体验、关卡设计与画面效果上表现不俗,但是冗长的故事情节、糟糕的地图构建与乏味的玩法破坏了整体的游戏效果,本来在计划中的续作企划也因为如此而销声匿迹了。相比于同样由EidosMontréal开发的《古墓丽影》重启作来说,《神偷》的表现可以称得上是非常糟糕了,试图重启《神偷》系列的想法也化为了幻梦。 《神偷》游戏画面《神偷》这一企划其实早就在二零零九年就已经宣布了,而那个时候,它还叫做《神偷4(Thi4f)》。《神偷》系列最初来源于Looking Glass Studios创造的《神偷:暗

    2019-02-25 20:45:58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九五年二月二十四日,《前线任务》在日本发售于SFC平台。 《前线任务》作为一款SRPG游戏,《前线任务》初代的表现非常不错,而这也为之后整个系列的发展打下了良好基础。初代《前线任务》的制作人土田俊郎曾经任职于制作过《梦幻模拟战》的日本游戏厂商Masaya,他在职期间曾经主导了《重装机兵:威尔肯(ASSAULT SUITS VALKEN)》与《超兄贵》等作品的制作,在一九九四年从Masaya离职之后,带领着自己的制作班底成立了G-Craft,而他们的第一款作品就是同为SRPG类型的《前线任务》。 Masaya作为一款故事背景在近未来的机器人题材游戏,《前线任务》在整体风格与系统设定都颇为写实,游戏讲述了伴随着名为Wanzer的人形装甲机器人研制成功,世界上的各个大国之间摩擦也开始日益加深,而战争也开始步入白热

    2019-02-24 23:51:38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三日,《索尼克世嘉全明星赛车》正式发售。 《索尼克世嘉全明星赛车》把自家或者别家不同IP的当家人物放到一起来一场“大乱斗”形式的游戏,这种做法已经成为了许多厂商在企划新作时的重要选择之一,就好像前段时间刚刚突破千万级别销量的《任天堂明星大乱斗特别版》一样,玩家们似乎对于这种“关公战秦琼”式的游戏体验十分受用。而《索尼克世嘉全明星赛车》正是这样一款游戏,从游戏的标题你就可以看出,这是一款囊括了索尼克与世嘉旗下人物角色的赛车游戏,《刺猬索尼克》、《超级猴子球》、《光与蛋:比利哈恰的大冒险》、《欢乐桑巴》与《莎木》等等作品中的角色都在游戏中悉数登场,你几乎可以在这里看见所有那些你熟悉的世嘉游戏角色,而当这些角色汇聚一堂的时候,那种感动是无以复加的。 《索尼克世嘉全明星赛车》中的芭月凉本作作为《世嘉全

    2019-02-23 23:32:38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二日,《子弹风暴》正式发售。 《子弹风暴》《子弹风暴》可以说是典型叫好不叫座的游戏之一了。本作由波兰游戏厂商People Can Fly制作,发行工作则由EA负责,游戏采用了独特的“杀戮技巧”评分机制作为游戏的核心玩法,如果你只是简单的直接射击直至敌人死亡那么只会获得少的可怜的分数,精准爆头击杀则会稍微高一点儿,而倘若你使用地形杀、空中击杀与连锁击杀等等非一般的击杀方式,那么所获得的分数将会是一个质的飞跃,而分数又可以对自己的能力进行升级,升级解锁更多武器与能力,使用更多独特的击杀方式,获得更多的分数。在其优秀的画面表现效果与恰到好处的音效支撑下,这种“以战养战”的升级方式与其快节奏的游戏体验令人感到十分爽快。 《子弹风暴》游戏画面但可惜的是,本作虽然各项素质都不差,在媒体口碑中也获得了不俗的

    2019-02-22 23:46:04
    0 银河正义使者
  • 对于种类繁多的游戏,每个人都有着各自的偏好,这自不用多说,不过发现新事物也是游戏乐趣的一大来源。原本只在远处观望,觉得自己怎么都不可能喜欢上的游戏系列,当真正去尝试之后才发现,我们会不自觉惊叹,真香!举例来说,最常见的状况就是那些用繁杂数值堆砌起来的策略模拟游戏。有人会钟情于此类作品,只是这些看起来就很复杂,门槛不怎么低的作品未必能吸引到更多玩家。可玩家的好奇心不止于此,总会有人去尝尝鲜,若是电波恰好对上,这类原本自己不太喜欢的作品,完全有可能让你打开新世界的大门,沉迷其中,无法自拔。这次我们就来聊聊大家有没有这样一种大呼“真香”的经历呢?银河正义使者其实我一直以来都用“小心谨慎”这个词来标榜自居,看到这周话题的时候还思索过一阵,然后大言不惭地放话:“我从来没有‘真香’过。”但现实总是残酷的。伴随着嘉言老师的步

    2019-02-22 18:02:24
    0 嘉言
  • 一九八六年二月二十一日,《海拉尔的幻想:塞尔达传说》发售。 《海拉尔的幻想:塞尔达传说》如果说要评选一个游戏历史上最重要的一天,那么一九八六年二月二十一日一定会入选其中,毕竟《塞尔达传说》系列的初代就是在这一天发售的,而这也是无数玩家梦开始的地方。 《塞尔达传说》系列《海拉尔的幻想:塞尔达传说》的开发始于一九八四年,由宫本茂与手冢卓志携手进行制作,与同期开发的《超级马里奥兄弟》不同的是,本作采用了当时非常少见的非线性游戏流程,并且作为ARPG游戏的先行者,将即时战斗、解谜与巧妙的关卡设计进行了融合,为此类型游戏打下了非常坚实的基础。 《海拉尔的幻想:塞尔达传说》游戏画面而《海拉尔的幻想:塞尔达传说》作为《塞尔达传说》系列的开山之作,不仅仅是确立了林克、塞尔达公主与魔王伽农等“塞尔达”玩家所熟悉的元素,而且对于后

    2019-02-21 18:07:19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日,《除暴战警》在Xbox 360上发售。 《除暴战警》从二零一六年一直跳票到二零一九年的《除暴战警3》表现的并不如人意,低劣的画面效果、僵硬操作手感与重复的游戏流程让不少人对此大为不满,但是把时间推回到十几年前,《除暴战警》初代可谓是艳绝全场。《除暴战警》由Realtime Worlds工作室负责制作,担任本作创意总监的是该公司的创始人——David Jones,值得一提的是,David Jones曾经创立过一家名为DMA Design的游戏公司,也就是后来的Rockstar North Limited,而我们无比熟悉的《侠盗猎车手》就是出自David Jones之手。 David Jones在离开了了Rockstar North之后,David Jones成立了Realtime World

    2019-02-20 11:53:44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九日,《潜龙谍影崛起:复仇》正式发售。 《潜龙谍影崛起:复仇》《潜龙谍影》系列有着不少的衍生作品,但其中《潜龙谍影崛起:复仇》一定是最特殊的一部。自从小岛秀夫在二零零九年的游戏开发者大会(Game Developers Conference)上以“The Next MGS”作为尾声结束演讲之后,《潜龙谍影崛起:复仇》的身影开始走入玩家们的视野中。 The Next MGS而许多人不知道的是,其实本作最开始是作为正统续作《潜龙谍影5》而开发的,但是因为小岛秀夫没有参与制作,而时任制作人松山重信与监督木村峰士又因为缺乏经验在项目管理上出现了一部分问题,最终导致本作演变为以雷电作为主角的衍生作品,并确定了要围绕“Lightning Bolt Action”,也就是高速动作为核心来进行游戏的制作。 雷电

    2019-02-19 21:01:08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八日,《暴雨》在PlayStation3上发售。 《暴雨》去年的一部《底特律:变人》让很多从未接触过互动式电影游戏的玩家开始对这个游戏类型产生了兴趣,而专精于此道的开发商——Quantic Dream也就此走入玩家们的视野。 Quantic Dream这家诞生于一九九七年的游戏公司由大卫·凯奇所创立,当时的Quantic Dream与Eidos的商谈十分顺利,那个曾经被认为不可能的剧本《恶灵都市》获得了足够的项目资金而进入了研发阶段,甚至还邀请到了大卫·鲍威在本作中参演并创作了歌曲,而本作虽然在许多地方有着并不成熟的表现,但是Quantic Dream旗下游戏的特点却已经在本作中有所体现了。之后的Quantic Dream制作了《幻象杀手》,这也是他们第一款互动式电影游戏,相较于《恶灵都市》,《

    2019-02-18 23:45:38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七日,《凯瑟琳》正式发售。 《凯瑟琳》如果说你非要让我给你提一个封面与内容不符的游戏,那么《凯瑟琳》肯定会位列其中,迄今为止已经有了许多朋友为了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购买了本作,然后私下给我大吐苦水,当时的悲愤语气就好像是下了一晚上《葫芦娃》一样。本作是由Atlus的第二开发部负责制作的,也就是《女神异闻录》的制作团队,在完成了《女神异闻录4》的开发之后,桥野桂决定开发一款更加面向成年人的游戏,而《凯瑟琳》就此立项。 桥野桂游戏的核心故事讲述了三十二岁的中年男子——文森特与交往了五年的女友凯瑟琳(Katherine)即将步入婚姻,但是对于文森特来说,婚姻所带来的压力另其产生了逃避心理,而就在此时,他对酒吧中遇见的凯瑟琳(Catherine)产生了情愫,一段三角恋就此展开。此时的文森特开始在每天晚上都

    2019-02-17 23:42:50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九六年二月十六日,《掠夺者》在PlayStation上发售。 《掠夺者》提到小岛秀夫,想必你一定会想起《潜龙谍影》,这位可以说是传奇的游戏制作人在离开KONAMI之前,名字一直与这个近乎于神话的游戏系列紧紧绑定在一起,而《潜龙谍影》所散发出的耀眼光芒甚至掩盖了他的其余作品,直到小岛秀夫与KONAMI之后,我们才注意到,那个曾经多次公开表示不再继续《潜龙谍影》制作的小岛秀夫,很可能是真的想离开这个系列了。 小岛秀夫这款在一九九六年二月十六日重新与PlayStation上发售的《掠夺者》就是一款很少被提及的A Hideo Kojima Game。本作最开始诞生于一九八八年的PC平台,在赛博朋克的背景设定下,讲述了一个搜寻隐藏在人类之中危险角色——掠夺者的故事。游戏通过文字冒险的形式来进行剧情的表现,玩家可以在一

    2019-02-16 23:48:14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五日,《雷顿教授与不可思议的小镇》在日本发售。 《雷顿教授与不可思议的小镇》《雷顿教授与不可思议的小镇》给Level-5所带来的意义绝对不仅仅是商业收益上的增长,更多的则是代表了Level-5作为一家游戏厂商独立的标志。这家创立于一九九八年十月的公司一开始更加像是一个代工厂商,通过与各大厂商合作进行游戏开发,其第一款游戏就是与索尼联合进行开发的RPG游戏《暗云》,游戏获得成功之后,Level-5又继续开发了续作《暗黑编年史》,同样获得了不俗的评价口碑与商业效果,而接下来与SquareEnix合作开发的《勇者斗恶龙8:天空、碧海、大地与被诅咒的公主》则真正让Level-5声名远扬。但是问题也随之而来,作为一个开发商,Level-5已经有着足够的名气与实力,并不满足于只做一个代工厂商,但是并没有一个

    2019-02-15 23:01:57
    0 银河正义使者
  • 过年期间翻了翻金庸老先生的《白马啸西风》,最后李文秀骑着一骑白马回到中原,她看着江南的杨柳、桃花、燕子、金鱼,看着那些或英俊勇武或倜傥潇洒的少年,最终固执地说道:“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偏不喜欢。”这让我想起一件事,很多人都有着那些“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偏不喜欢”的事情,而游戏亦是如此,那么我们想和你聊聊,有哪些很好很好的游戏,可是你却偏偏不喜欢呢?银河正义使者:这次的话题是我在和嘉言老师闲聊的时候诞生的,那个时候我们讨论到一款游戏——《超级马里奥:奥德赛》,对于这款游戏我们产生了一些不同观点,又因为过年期间我刚刚看完了《白马啸西风》,小说最后的这段话用在此情此景上再合适不过,于是这期话题就这样诞生了。这边回到我和嘉言老师的讨论上,一切的起源就是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质问:“你不喜欢《超级马里奥:奥德赛》?

    2019-02-15 16:19:26
    0 银河正义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