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单机 > 原创 > 专栏
最新原创 游戏评测 观点投票 专栏 节目
  • 众所周知,《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是任天堂的第一方独占游戏。但在12月17日,微软的线上商城内,出现了《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的身影。这款售价144元的“塞尔达”,直接采用了《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的英文原名,售价上相较老任的正品卡带要便宜许多。简介里的封面则直接套用了游戏的原版封面,乍看上去还挺像回事。 先别急着欢呼,如果你仔细观察一下游戏的介绍页面,就会发现里面另有乾坤。首先是游戏的发行商,并不是我们熟悉的任天堂,而是一家名为“Vidodoo0”的不知名公司(或者是个人)。其次游戏只有40M的大小,虽然《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的本体卡带容量也只有14G不到,但以现在的文件压缩技术而言,40M的内容显然有点浮夸。而游戏的详细介绍则更是写得天马行空,和原版《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的游戏内容没有半点关系,如果一定

    2020-01-02 20:00:57
    0 万物皆虚
  • B站上有这么一部同人动画,每集不到两分钟但更新速度极慢,即便如此还是有无数人在等他更新,以至于首播时你会看到弹幕铺天盖地的刷“有生之年系列”。它就是由Carbot制作的《星际争霸》同人动画——《爆笑星际》,就是这么一部“有生之年”才会更新的动画,却在有生之年悄悄迎来了完结篇。 不仅是星际玩家,暴雪系玩家对Carbot都不会陌生。他除了会更新《爆笑星际》以外,还会制作魔兽,暗黑,守望和风暴的同人动画短片,这些同人动画皆以蠢萌的画风,玩家心领神会的梗以及精巧的设定为主,引得了无数玩家青睐,其同人作品也以表情包等形式入住了官方作品。 《爆笑星际》的影响力甚至让暴雪官方都为其在《星际争霸2》与《星际争霸》制作了MOD,将整个游戏的画风变得“蠢萌”起来,成为了《星际争霸2》这款游戏“续命梗”中的一员。 《爆笑星际》的特殊

    2020-01-01 17:17:56
    0 沼雀
  •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暗黑破坏神》在北美发售于Windows上。 《暗黑破坏神》David Brevik绝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无意中的一个构想,竟然会在很多年后,成为一款让无数人为之疯狂的游戏系列。 David Brevik而对David Brevik来说,也从未想过,自己的工作室Condor Games,会和曾经一起移植开发格斗游戏《正义联盟超人格斗》不同主机版本的Silicon&Synapse产生什么联系。 《正义联盟超人格斗》一九九五年,David Brevik带着《暗黑破坏神》的最初雏形,一款被众多发行商以“RPG(角色扮演)游戏已死”为理由,而拒绝发行的RPG游戏,找到了暴雪——也就是曾经的Silicon&Synapse。 暴雪两者一拍即合,将《暗黑破坏神》提上了开发日程。而随着开发的不断推进,

    2019-12-31 20:26:58
    0 银河正义使者
  • 最近,家住一楼的老宋很是烦恼。老宋家小区门口有一小型广场,周边挨着民区。每到晚上,大妈们吃完晚饭,就齐聚广场,领头一人拎着底下带滚轮的特大号音响。到点了音响就开始外放,大妈们应声组成方阵,跳广场舞。那音响外放起来声音特大,老宋待屋里连电视都听不清。于是,老宋就学了手萨克斯,每晚大妈们来跳广场舞,老宋就敞开窗子,对外面使劲地吹。但大妈们听了这西洋的曲子,非但没散伙,反倒还乐在其中。后来,老宋换了把唢呐。到了晚上,唢呐一响,大妈们受不住了,觉得渗人,时间一久,就自觉地逃之夭夭了。 最近两年,无论在现实还是在网络上,唢呐这乐器,杀伤力可谓是越来越大了。一说它是“民乐之王”,甫一出场,中西方万般乐器都盖不过它。另一说唢呐千万惹不得,因为人这一生早晚用得上。而除了知乎上“什么样的乐器可以称为流氓?”这一问题的最高赞答案,

    2019-12-31 17:29:37
    0 春希
  • 2020年1月11日,3DM游戏网与百脑汇联合举办的第一届线下玩家聚会,将在上海市徐汇区漕溪北路339号【百脑汇】科技智能广场3楼&4楼进行举办。 2019年即将过去,因为年度游戏而诞生的梗,至少要陪伴着我们直到明年的年度游戏出炉才会消去。但想必每个人心目中都有属于自己的年度游戏,于是我们想借此机会,让3DM的各位编辑和你一起找个地方,聊一聊今年那些值得一提的年度游戏候选,同时也想展望一下,在明年我们能玩到些什么。 当然,除了和编辑们聊天吹水以外顺便拿伴手礼以外,我们还在【百脑汇】的3楼PlayStation官方优选店与4楼宅玩公社准备了大量的试玩、比赛与奖品,奖品囊括了3DM游戏网的周边产品、各种3A游戏正版手办、PS4与NS实体游戏、各种主机游戏相关周边,以保证你能度过最“玩家”的一天。 如果你是《

    2019-12-31 10:00:08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十日,《双星物语》在日本发售于Windows上。 《双星物语》提起Falcom的话,可能很多人的回忆都是“英雄传说”与“伊苏”系列,但如果让我来说的话,那《双星物语》一定是个重要的回忆。 Falcom制作精良的OP、典雅柔和的画面风格、独特的游戏玩法与双主角之间的交互,都让《双星物语》有着异于Falcom其他游戏的特质。就算到了今天,我依然记得《双星物语》那与游戏内容无比契合的画面风格、记得那些设计精巧的迷宫、记得那些少见但不失趣味的游戏玩法——比如通过吃东西升级、也还对皮皮洛和布库尔之间的交谈记忆犹新。 《双星物语》游戏画面当然,你肯定注意到了,我对《双星物语》的画面风格赞不绝口,因为这确实是我第一次看见《双星物语》时留下的最深刻印象。而在很多年之后,我才知道,《双星物语》的OP与美术设计是

    2019-12-30 21:41:26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临近年末,各大媒体不约而同地放出了年末盘点,其中比较夺人眼球的就是《时代周刊》评选出的“2019年十佳电子产品”。这份榜单里除了你见过的和没见过的,有一个产品是广大游戏玩家肯定知道的,它就是任天堂Switch——“可能是任天堂迄今为止对游戏最重要的贡献”。这句话当然不是我写的,而是Switch入榜的理由。再加上临近年末任天堂入华的消息确认,这款合家欢游戏机自然成为了国内父母送给孩子们的最好“年终奖”。看着国内下一代玩家终于可以告别搓手机屏幕的时代,老一辈玩家不免留下了泪水,但如果孩子们收到的是这样一款“Switch”的话,老玩家可能会感概一句,噩梦卷土重来了…… “此处为在某位小朋友在年底被砸的三台switch默哀,愿天堂没有锤子”没错,就是这款“Smitch”。如果父母不玩游戏的话,那么乍看之下这款游戏机和S

    2019-12-30 20:01:24
    0 沼雀
  • 这是二零一九年最后的一期【一周话题】。和去年一样,最后一期自然要给自己这一年来的生活做个总结。当然,身为游戏编辑的我们,无论怎么聊来聊去,最终的落脚点都会回到游戏上面——可能显得有些无趣,但这就是我们的生活。而我们想和你聊聊这些平凡至极、百无聊赖,但对于我们来说,却独一无二的生活。 同样,我们也想知道这一年来你和游戏之间发生了什么,你这一年,又过得怎么样? 我们会努力去倾听,会努力去理解,也会努力的和你去交流。也请记住,我们会因为你的幸福而感到喜悦,也会因为你的不幸而觉得悲伤。银河正义使者:二零一九年是我成为游戏编辑的第二年。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有好的也有坏的,大概各占一半一半吧。 这一年里,工作上的事儿愈加繁杂,自己的时间被挤压得厉害,工作和生活的界限也变得更加模糊——我甚至好久都没有打通过一款游戏了;而从

    2019-12-30 18:19:11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三分月战队拿下了冠军。这并不是他们第一次拿下冠军了。就在今年的夏天,梦三国职业联赛2019 MPL夏季赛中,他们同样拿下了冠军。这是他们——山鬼谣、小虎、张子凡、果仔、小弥五个人在MPL赛场上征战了将近3年所获得最高荣光。 于是,在河南郑州体育馆刚刚落幕的2019电魂娱乐星赛季的现场,我们找到了这支梦三国职业联赛MPL 2019赛季的总冠军——三分月战队,和他们的队长——张子凡,聊了聊。 Q:作为2019赛季的总冠军,此刻的心情怎么样?四强赛开始之前,我相信每个战队都想要拼尽全力摘取2019赛季的桂冠,而你们做到了。回顾两天的赛程里,队伍中有没有哪个瞬间让你特别难忘? 张子凡:夺冠之后就是开心和兴奋,这是我们渴望已久的冠军荣誉!如果说这两天比赛最难忘的时刻,应该就是第一天我们输掉比赛进入到败者组。当时

    2019-12-30 18:12:57
    0 廉颇
  •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莎木》在日本发售于Dreamcast上。 《莎木》虽然我们曾经聊过有关《莎木2》的事情,但这并不妨碍我们今天来聊聊《莎木》初代。铃木裕在一九九六年来到了中国。彼时的他,在世嘉内部可以说是最为耀眼的明星制作人,无论是Out Run还是《VR战士》,都在开创行业历史的同时,也获得了巨大的商业成功。 铃木裕没人会怀疑铃木裕这趟中国之行的最终目的会不会成功——这可是那个铃木裕啊,他要做RPG游戏了,整个游戏行业都会再一次被他改变。铃木裕的中国之旅,让他确定了《莎木》的核心“悲伤、战斗、离开与重新开始”。于是,世嘉AM2进入了开发阶段,目标是打造出《莎木》这个全新的“Full Reactive Eyes Entertainment”类型的游戏。但没能想到的是,这一开发,就是七年的时间与超过五十

    2019-12-29 21:12:32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真名法典:冰之魅影》在韩国发售于Windows上。 《真名法典:冰之魅影》对很多人来说,有关“真名法典”这个IP的记忆,应该就是来自于《真名法典:真红的圣痕》这部作品了,无论是金亨泰——曾经的作品有《剑灵》与《天命之子》——的人物设计还是独特的系统机制,都让《真名法典:真红的圣痕》有着不俗的实力,虽然在各方面表现都颇为一般,但作为一款RPG游戏来说,倒也不是特别的差。 《真名法典:真红的圣痕》而系列的开创者《真名法典:冰之魅影》受到的非议,则更加的大。制作商Softmax的实力在韩国游戏界已经是拔尖的水准了,曾经的《西风狂诗曲》还被Falcom代理移植发行到DC上,而《真名法典:冰之魅影》就是他们打出“韩国本土的《最终幻想》”招牌而制作的全新IP。 Softmax《真名法典:冰之魅影

    2019-12-28 22:05:01
    0 银河正义使者
  • 推理小说《只是丢了手机而已》中,有一段话令我印象非常深刻的话。“男人边敲键盘边想,只要破解了这个,那个女人在他面前就形同裸体了。” 本书关于信息犯罪的故事还是很新颖的在信息化高度发达的时代,单凭一部手机,就可以轻而易举地让一个人的所有秘密荡然无存,犹如赤身裸体一般,任人宰割。这并非是危言耸听。时下最流行的是什么?社交网络、短视频、头条新闻、购物软件等等。如果留心观察,你会发现,这些软件在你逐渐熟悉使用后,就会开始不停的向你推送你可能感兴趣的内容。而这些内容大多都是为你定制推送的。 淘宝会根据用户的浏览记录推送商品软件之所能知道这些,就源于用户在日常使用过程中,不经意间泄露的一些个人信息。像是喜欢看的视频类型、感兴趣的新闻热点、交流密切的联系人等等。通过大数据分析和AI算法的学习,软件对用户日常浏览量较多的内容进

    2019-12-28 14:08:16
    0 万物皆虚
  •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沙漠巴士》上线了浏览器版本。 《沙漠巴士》对于《沙漠巴士》,可能很多人都有所了解。就是那个与现实游戏时间同步,不能暂停也不能存档,并且巴士还会缓慢向右偏移,需要你在八小时内看着空无一人的无尽沙漠——在五小时的时候会有一只昆虫撞到你的挡风玻璃上——不断调整行驶方向,最终抵达终点拿到一分,然后选择是返程重复这个过程,还是结束的游戏。 《沙漠巴士》游戏画面因为其糟糕的游戏体验,《沙漠巴士》被不少人拿出来以各种方式进行过吐槽,但其实这是一款并未发行的游戏,如果从它诞生的缘由来看,有这么一个独特的游戏体验,也是常理之中的了。《沙漠巴士》其实并不是一款独立的游戏,而是Penn & Teller's Smoke and Mirrors游戏合集里的一款游戏。游戏标题里的Penn &

    2019-12-27 22:02:11
    0 银河正义使者
  • 经历了一周五天的学习或工作后,周末的两天总是弥足珍贵。做什么,成了头等大事。于是我们给你带来了一份“周末虚度指南”。打算每周都给你推荐一些,我们用来虚度周末的游戏、或别的什么。希望你可以有意义的“虚度”这个仅属于你的周末。这周给大家推荐的音乐是《God Save the Queen》,来自于我非常喜欢的乐队——性手枪,有空的时候可以听听,毕竟“我们都没有未来”。沼雀:《开拓者:拥王者》其实本来不想写《开拓者:拥王者》。 银河老师在群里说写个小众游戏吧,我抱着调侃的心态问了句“开拓者”谁玩过,片刻的寂静成为了选题合格的通行证,银河老师总结:你看,这个就可以,说出来会冷场。 话虽这么说,但这款游戏是挺冷门的。同为CRPG游戏,他和前辈们相比“T”的成分太重了,以至于能给你还原一个几乎良好的TRPG体验,甚至可以说它

    2019-12-27 19:14:07
    0 银河正义使者
  • 圣诞节作为纪念耶稣诞生的节日,在经过数百年的发展后,不仅成为了西方国家的“春节”,更传播到了世界各地,摇身一变成家喻户晓的国际性节日。作为一个某种意义上“普天同庆”的节日,圣诞节本应该寓意着人们对未来的憧憬,以及对幸福生活的期盼。但也许是圣诞节太过于祥和,总有人想在圣诞节搞一些刺激的,突出的就是一个反差。或者营造一个在圣诞节爆发的悲剧故事,用欢乐的背景反衬出结局的悲凉。 因此,我们能在不少作品中,发现圣诞节“发刀子”的情况。比如在不少动漫作品里,其圣诞节的一系列剧情发展,就总会给读者带来一些“全新”体验。在ACG界广为流传,并造就了大量“白学家”的《白色相簿2》。其名场景之一,就是圣诞节上,男主角北原春希不顾现女友小木曾雪菜,只身寻找冬马和纱的场景。 原本为了保持三人间的友情,从而选择淡出视野的冬马和纱,在北原

    2019-12-27 13:41:21
    0 店点
  •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沙耶之歌》在日本发售于Windows上。 《沙耶之歌》《沙耶之歌》可能是很多人第一次接触到“虚渊玄”这个名字的契机,而往往就会在接下来的生活中,注意到这个独特的剧本作家,看着“爱的战士”写出一个又一个“温暖人心”的作品,然后不可避免的沉迷其中。 虚渊玄虽然到了今天,谁都能明白上面那些打了双引号的“爱的战士”与“温暖人心”,究竟是什么意思。但不可否认的是,就算再了解虚渊玄,你也会为他的每一次创作而发出喝彩,期待着他一次又一次的Urobutchered——由虚渊玄英文名Urobuchi的前三个字母,组合英文单词虐杀者Butcher而生造的词语,用来形容虚渊玄的独特风格。 Urobutchered回到《沙耶之歌》,虚渊玄在剧情的设定上,很明显来源于手冢治虫未完名作《火鸟》的“复活篇”,《沙

    2019-12-26 19:43:20
    0 银河正义使者
  • 长久以来,“拥有一台中国人自己的游戏主机”成为很多上了年纪的玩家的心病。起初我会有这个想法,大体上源于对中文游戏的渴求,而后则是凡事都要和国外比的功利心态,以及“拥有国产主机,就会振兴国产主机游戏”这样的妄念。然而现实远比理想残酷,战斧F1、凤凰1号、小霸王Z+先后粉墨登场,皆以失败告终。没有等来国产主机,等来了国行NS,我们不禁要问:腾讯因何不研发自己的游戏主机?我们还需要国产游戏主机吗?你又是否希望拥有一台国产游戏主机呢?这个话题,让我们先从腾讯与任天堂的合作说起。 对中国主机发展史及盗版游戏历史遗留问题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参考前两篇文章《从小霸王到NS:两代人的童年,一个时代的悲欢(上)》、《从小霸王到NS:“游戏机禁令”与版权保护之路(中)》。腾讯与任天堂合作的现实因素有哪些?自2014年“游戏机禁令”解

    2019-12-26 17:00:25
    0 贞酒歌
  • 连续三届TI无冠,似乎是对“CN DOTA已死”这个观点的最好佐证。在竞技类项目上,冠军无疑享有着最高的荣耀和知名度,这一点无论是在体育竞技,还是电子竞技上都是默认的铁则。可以说,其他任何名次,在冠军面前都是一文不值。 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三年无冠”的结果会让DOTA2玩家们如此心灰意冷。毕竟自TI开办以来,中国DOTA2战队曾获得过“三冠五亚”的光辉战绩。而在远古DOTA时期,更存在着“CN对抗世界”的说法。“CN DOTA BEST DOTA!”成为那个年代,DOTA玩家引以为傲的口号和标语。时光荏苒。TI9上,中国战队的最后一支独苗——PSG.LGD战队倒在了败者组决赛的赛场上,只能以第三名的成绩黯然离场。他们离TI冠军最近的一次,是在去年的TI8。一路高歌猛进杀入决赛的PSG.LGD,输给了刚组建不

    2019-12-25 23:56:41
    0 店点
  •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武刃街》在日本发售于PlayStation 2上。 《武刃街》游戏历史上有很多这样的作品,它们制作阵容豪华——重要职位都是一些鼎鼎大名的人物,资金投入巨大——制作成本要远高于自家以往游戏,但往往都会陷入叫好不叫座、或者不叫好不叫座的困境——比如《武刃街》。《武刃街》是由Taito与Red Entertainment联合研发的游戏作品。Taito自然不用过多介绍,出名的老牌街机游戏开发商,曾经发售过《太空侵略者》《泡泡龙》与《大流士战机》等经典作品,而Red Entertainment也是参与过《天外魔境》在内诸多游戏开发的老牌厂商。 Taito二零零三年正是Taito创社五十周年,为了庆贺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虽然两年之后就被Square Enix收购了——这部投入巨大的《武刃街》被

    2019-12-25 21:46:01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Garry's Mod发布。 Garry's Mod倘若以现在的目光来看Garry's Mod,恐怕很多人都会发出同样的疑问:这玩意儿怎么玩? 玩家的疑问Garry's Mod作为一个几乎完全依靠玩家自身,生产UGC内容的沙盒游戏,其可玩性绝大部分都集中在了这部分——又或者你也是个内容生产者,那你可以找到属于制作的乐趣——如果你无法感受与内容生产者产生共鸣的乐趣,那Garry's Mod可能并不适合你。毕竟现在的我们,已经看到过太多类似的沙盒游戏了。 Garry's Mod游戏画面但如果回到二零零四年,那个沙盒游戏还并不泛滥的时候,Garry's Mod的出现可谓是震惊一时——尤其它还是免费的。其实从标题就可以看出来,Garry's Mod也就是Garry的模组——这取名真的挺随意,毕

    2019-12-24 21:28:10
    0 银河正义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