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单机 > 原创 > 专栏
最新原创 游戏评测 观点投票 专栏 节目
  •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七日,《战争机器》正式发售于Xbox 360上。 《战争机器》在主机大战的这么些年来,微软——或者说Xbox的日子一直不太好过。但好在还有一些作品,能够让Xbox在这场“独占”战争中拔得头筹,比如“光环”系列,又比如“战争机器”系列。 “战争机器”系列“战争机器”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Xbox的代名词,而其过硬的质量也佐证着这一点,毕竟,谁能抗拒用带着电锯的突击步枪将敌人四分五裂的快感呢? 《战争机器》游戏画面当然,可能有不少玩家并不知道,初代《战争机器》最开始是被当做“虚幻”系列而开发的。而这个想法在Epic的手中演化为了两个完全不同的游戏:《虚幻竞技场》与《战争机器》。 Epic Games《战争机器》采用了Epic自家的虚幻3引擎进行开发。曾经制作了《虚幻竞技场》的Cliff Blesz

    2019-11-07 22:56:14
    0 银河正义使者
  •        steam的审核门槛低,游戏质量鱼龙混是玩家长期诟病的问题之一。  然而与大多数人的印象相反,玩家其实很难在steam平台上买到一款差评游戏。先不论折扣和推荐机制,光就数量上来说,只有不到1500款游戏评价低于“褒贬不一”,尚不到steam游戏总量的5%。  可以这么说,相对于好评游戏和那将近1万多款无人问津的游戏,差评游戏在整个环境中的位置显得非常特殊,你能在这些游戏中看到许多坏的或是丑陋的东西,甚至还有好的,以及闪光的东西。“丑”游戏“坏”游戏与“好”游戏  吹爆的好评大多相类,差评的分寸不尽相同,导致游戏差评的原因千奇百怪。低劣的游戏品质和阴晴不定的开发商态度是绕不过去的问题,除此之外,也有少量因为千奇百怪的杂症而身陷泥潭的游戏。  首先,制作粗糙、玩

    2019-11-07 22:28:00
    0 太空棕熊
  •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马里奥与索尼克在北京奥运会》在Wii上发售。 《马里奥与索尼克在北京奥运会》马里奥、索尼克与北京奥运会这三个本来可以说是没什么关联的东西在这款《马里奥与索尼克在北京奥运会》中产生了奇妙的联系,而这部作品也创造了两个首次,它是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会首次由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官方授权的电子游戏,同时它也是首次将马里奥系列与索尼克系列两大IP进行合作的官方跨界游戏。而这部作品的来由也非常有趣,最开始任天堂与世嘉两家就有着想要将招牌角色进行合作而开发游戏的想法了,可是在二零零五年马里奥的创作者宫本茂与索尼克的创作者中裕司交流之后,双方却暂时放下了这个想法,因为双方都觉得当时的时机还不恰当。 宫本茂(左)与中裕司(右)而恰当的时机很快就来到了,一年之后,世嘉获得了由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授予的根据二零零八

    2019-11-06 23:13:50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五日,《使命召唤4:现代战争》正式发售。无论何时,谈论到“使命召唤”,Infinity Ward与《使命召唤4:现代战争》都是一个无法避开的话题。Infinity Ward最初的成员大都来自于曾经开发了《荣誉勋章:联合袭击》的2015工作室,因为与EA之间的矛盾日益激化,2015工作室的总设计师Jason West带领团队内的22名核心成员出走,在投资人Vince Zampella的帮助下成立了Infinity Ward。 Infinity Ward而好不容易独立的Infinity Ward为了不要重蹈覆辙,在与动视的合同中加入了保持团队完整和独立的相应条款——当然,这也为日后两者产生间隙而埋下了伏笔,不过这是后话了。 动视Infinity Ward成立后的第一款游戏就是大名鼎鼎的《使命召唤》。

    2019-11-05 23:38:39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四日,《塞尔达传说:缩小帽》在日本发售于Game Boy Advance上。 《塞尔达传说:缩小帽》《塞尔达传说:缩小帽》真的是个非常有趣的游戏。当然,这里的“有趣”并不单单指游戏——虽然我个人认为游戏本身也非常有趣,而是在指它在整个“塞尔达”系列里的地位,有不少人喜欢它们,但同时也有不少人对其保持着异议。 《塞尔达传说:缩小帽》游戏画面不过,我们首先需要明确的一点儿就是,《塞尔达传说:缩小帽》并不是我们熟悉的任天堂本社制作的,而是由其授权并监督Capcom与Flagship进行制作,而这样形式的“塞尔达”系列授权作品一共有三部:《塞尔达传说:不可思议的果实 大地之章/时空之章》《塞尔达传说:四支剑》与《塞尔达传说:缩小帽》。而这恐怕也正是不少系列老玩家们,对于包括“缩小帽”在内的这三部作品感到

    2019-11-04 22:35:31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日,《龙腾世纪:起源》正式发售。 《龙腾世纪:起源》从某种层面上来说,黑岛工作室与BioWare都是当年Interplay破产的受害者。倘若Interplay没有那么快陷入财政危机的话,那么这两个分别拿出了“辐射”系列与“博德之门”系列的工作室,想必一定不会落得如此下场——黑岛工作室直接解散,BioWare则因为与Pandemic Studios的协议而被EA收购。 BioWare黑岛工作室几乎原班人马重组的黑曜石工作室,在最近凭借着《天外世界》打了一波翻身仗,而被微软纳入旗下也让他们扭转了一直以来的窘境——没钱。想也知道,《天外世界2》绝对野心勃勃。 《天外世界》而BioWare呢?最近他们的日子可不太好过。磨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圣歌》不仅没有达到预期,甚至还迎来众多玩家与媒体的口诛笔伐,一时

    2019-11-03 22:31:06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日,《007:黄金眼》在北美发售于Wii上。 Wii版本《007:黄金眼》说实在的,二零一零年这部《007:黄金眼》其实并不太适合【游戏历史上的今天】这个栏目,无论是其的历史地位还是游戏质量都略显平庸。但如果只是做个引子的话,那么还是可以的。说到这里,你一定明白今天的主角是谁了。Wii版本的《007:黄金眼》其实可以说是一九九七年Nintendo 64版本的《007:黄金眼》的继承者,但相较于它的前身,Wii版本确实有些不值一提。毕竟,Nintendo 64版本的《007:黄金眼》几乎可以说是定义了主机上FPS游戏基础操作模式的作品,并且与《超级马里奥64》与《塞尔达传说:时之笛》一同支撑起了Nintendo 64的市场。 Nintendo 64版本《007:黄金眼》虽然Nintendo 64

    2019-11-02 17:34:24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一日,《超级马里奥银河》在日本发售于Wii上。 《超级马里奥银河》对于“马里奥”系列来说,大致可以划分为两类:“2D马里奥”与“3D马里奥”。“2D马里奥”中有着开天辟地的《超级马里奥兄弟》、突破极限的《超级马里奥兄弟3》与几近完美的《超级马里奥世界》;而“3D马里奥”中也有着定义了3D平台跳跃游戏玩法的《超级马里奥64》与我们今天的主角——《超级马里奥银河》。 《超级马里奥银河》游戏画面在《超级马里奥64》大获成功后,续作一直是众多玩家们期盼的东西。但你很难说《阳光马里奥》达到了预想中的高度——相较于《超级马里奥64》来说,可能真的就是差那么一点儿,而一直流传的《超级马里奥128》又只活在Nintendo Space World的展示里。 《超级马里奥128》演示画面但好在小泉欢晃带着《超级马

    2019-11-01 19:10:51
    0 银河正义使者
  • 说起这两年哪些游戏游戏展会最让人期待,那么可能还会有些争议。可倘若要说说哪个最让人失望,那么去年的暴雪嘉年华就有些当仁不让的味道。 “Do you guys not have phone?”与“Is this an out of season April Fools Joke?”的对话,恐怕是去年最值得一聊的话题,但同时也让人开始对下一届的暴雪嘉年华产生了兴趣,毕竟谁也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不是吗?于是,我们打算和你聊聊,聊聊今年的暴雪嘉年华,有什么值得你期待的? 银河正义使者:我只期待那些爆料者可以少说两句。 说实话,我很怀念多年以前。每一个游戏厂商在尘埃落定前总是偷偷摸摸,想打探消息的人们总是会被拒之门外,而这一切努力都只是试图带给现场或者说荧幕前的玩家们一些惊喜——或者说惊吓,但无可否认的是,这种未

    2019-11-01 16:44:05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七年十月三十一日,《暗黑之门:伦敦》在北美发售于Windows上。 《暗黑之门:伦敦》最近有关于“暗黑破坏神”新作的消息已经可以说是满城风雨了,对于去年将“Do you guys not have phones?”用来当大轴的动视暴雪来说,今年一定得拿出点有关“暗黑”的东西几乎已经板上钉钉了,可每每到了这个时候,我就会想起北方暴雪的那些点滴,以及那些人离开暴雪后制作的《暗黑之门:伦敦》。 “Do you guys not have phones?”北方暴雪的创始人David Brevik、Max Schaefer、Erich Schaefer和Bill Roper四人,在原定计划里的《暗黑破坏神3》被当时还处于维旺迪控制下的暴雪终止后,选择了离开暴雪并创立属于自己的公司——Flagship Studios

    2019-10-31 19:12:17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九二年十月三十日,《皇帝的财宝》在日本发售于世嘉MD上。 《皇帝的财宝》《皇帝的财宝》是个好游戏。但同时,它也是个冷门游戏。冷门的原因有很多,但绝对不是因为它的质量——这个我保证。虽然我时常鼓吹“如果主机大战世嘉活了下来,现在主机市场谁主沉浮还不一定”的言论,但无可否认的是,倘若《皇帝的财宝》并不是发售在MD上,而是选择在SFC上登录的话,那么说不定我们现在就会拥有一个全新的系列IP了。 世嘉MD《皇帝的财宝》是由Climax制作的ARPG游戏,游戏在操控手感与谜题设计上都可以说是当时顶尖的水平了。但因为MD主机属性的原因——在MD上街机移植游戏大行其道,因为受众群体的原因,发售的RPG游戏大都销量一般,导致了游戏在商业目的上并没有达到原有的预期。 Climax而Climax后续在SFC上制作的《皇帝的财宝

    2019-10-30 20:39:41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九日,《使命召唤》正式发售。 《使命召唤》EA绝对没有想到的是,将自己与史蒂芬·斯皮尔伯格一同创造的《荣誉勋章》,给拉下二战FPS游戏第一把交椅的,会是那个曾经制作了《荣誉勋章:联合袭击》的2015工作室。 《荣誉勋章》无论何时,谈论到《使命召唤》或者说“使命召唤”系列,Infinity Ward都是一个无法避开的话题。Infinity Ward最初的成员大都来自于曾经开发了《荣誉勋章:联合袭击》的2015工作室,因为与EA之间的矛盾日益激化,2015工作室的总设计师Jason West带领团队内的22名核心成员出走,在投资人Vince Zampella的帮助下成立了Infinity Ward。 Infinity Ward而好不容易独立的Infinity Ward为了不要重蹈覆辙,在与动视的合

    2019-10-29 18:09:28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八日,《辐射3》在北美发售。 《辐射3》“辐射”系列的每一步发展总是令人心心念念,独特的核战后启示录风格背景设定让人无法拒绝这个从13号避难所开始的故事。但我个人一直是将整个“辐射”正统系列的发展,划分为两个时期的。第一个时期自然是Interplay时期,《辐射》与《辐射2》将2D画面与S.P.E.C.I.A.L系统相结合,营造出了恰到好处的CRPG氛围;第二个时期就是Bethesda时期,《辐射3》与《辐射4》走上了另一条道路,3D化的游戏画面与即时制战斗成为了主流,让整个游戏更加的FPS化。 Interplay当然,这并不是在说这两者之间的优劣,无论是Interplay时期还是Bethesda时期,“辐射”都是足够有趣的游戏,《辐射:新维加斯》更是将两者有机结合在了一起——虽然因为各种原因

    2019-10-28 22:07:21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七日,《英雄联盟》正式上线于Windows。 《英雄联盟》谁也没能想到,十年前《英雄联盟》的诞生,竟然会让“LOL”除了大笑以外,增添另一层含义。如果要说,目前MOBA——或者说类DotA游戏中,当之无愧的王者是谁,那么《英雄联盟》肯定当仁不让。无论是游戏本身的热度还是电竞比赛的职业化程度,都少有游戏能够与其相提并论。 《英雄联盟》当然,《英雄联盟》的成就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不论是《英雄联盟》或者是DOTA2,它们都起源于Kyle Sommer——也就是我们现在所熟悉的Eul,同样也是现在DOTA与DOTA2里风杖命名的来源——制作的一张地图。但在《魔兽争霸3》更新了“冰封王座”资料片后,Eul并没有将地图进行更新,于是这张地图迎来了一场由众多人参加的创作热潮。在众多创作者的努力下,大量的英雄、

    2019-10-27 15:10:23
    0 银河正义使者
  • 最近编辑部里举办了两场比赛,一场《魔兽争霸3》的,一场《任天堂明星大乱斗:特别版》的。比赛的过程很欢乐,边玩边模仿rOtk是常态,但同时也会聊些别的。在这两款有着不少历史的游戏面前,聊的也自然会是些“怀古伤今”的事情,比如自己当年高考前是怎么去网吧的。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国产游戏。在很多年前,“国产游戏”还并不是一个贬义词,那时候的我们还没有被首充和VIP所淹没,还可以从玩到《秦殇》《傲世三国》与《刀剑封魔录》,那真是个美丽的时代。但好在,这两年我们见证了国产单机游戏市场的回暖。于是,我们想和你聊聊,聊聊我们最希望哪款国产游戏会出续作。店点:现在一想,我也不知道那天是怎样把话题突然扯到国产游戏上的。但很明显聊到这个话题时,大家都用着追忆的口吻,频繁提到“小时候”、“以前”这些词。当然,我还多提到了一个名字,那就是

    2019-10-26 23:24:39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六日,《巫师》在欧洲发售于Windows上。 《巫师》对于不少人来说,“巫师”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IP。当然,这里并不是在说“Wiedźmin”到底应该翻译成“巫师”还是“猎魔人”,毕竟被玩家们所接受的译名与正确的译名,这两者间是非常难以抉择的。而是在说普及程度上的问题。国内绝大部分的玩家都只是《巫师3:狂猎》的粉丝,对于《巫师》初代与《巫师2:国王刺客》两者来说,因为其操作模式和系统机制等问题虽然在全球范围内有着一定的影响力,但在国内可以说是冷门了。而《巫师3:狂猎》的出现不仅让CD Projekt RED享誉全球,同时也在国内拥有了众多拥趸。 《巫师3:狂猎》但无可否认的是,《巫师》对于“巫师”系列与CD Projekt RED来说,都是意义重大的。最开始的CD Projekt在波兰是发行

    2019-10-26 21:40:57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九一年十月二十五日,《噗呦噗呦》在日本发售于MSX2上。 《噗呦噗呦》就算到了今天,“噗呦噗呦”依然是益智消除类游戏中不得不提的一支力量。但最初的《噗呦噗呦》其实是一款衍生作品。制作商Compile因为出品过不少街机游戏而小有名气——但也只是小有名气而已。 Compile直到有一天,Compile在《Disk Station Special》的圣诞节特刊中随杂志附赠了一款游戏——《魔导物语Episode II Carbuncle》。附赠的游戏受到了不小的欢迎,于是Compile又马不停蹄的制作了完整版本,也就是《魔导物语1-2-3》——这一作也被不少人认为是“魔导物语”系列真正的第一作,同时,这一作也是出了名的猎奇,不过这是后话了。 《魔导物语1-2-3》游戏画面——其中就出现了Puyo《魔导物语1-2-3

    2019-10-25 23:03:45
    0 银河正义使者
  • 从千禧年开始,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使得陌生人之间的交流变得更加频繁和便捷,以往的一些权威形象开始在新生代“嬉皮士”手中解构,传统媒体对于舆论引导的影响力也大大减弱。当然对于一些保守或者刻板的人来讲,这些年轻人的戏谑态度是对他们权威的挑战,难免会觉得不爽。但对于有些不拘小节的人来说,以正面的态度去面对这些调侃甚至不惜自黑,往往却能取得扭亏为盈的结果,其中代表性的人物就是被大家称为“战略忽悠局局座”的张召忠。如今他在B站、微博等年轻人聚集的平台都拥有相当多的拥趸,自制节目《张召忠说》每期都有好几十万的播放量,在22号最新一期的《张召忠说》更新后,25日上线了一期特别节目,为大家展示了“战忽局局座”在台前幕后的故事。中国第一大忽悠?一提到张召忠,许多人往往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战略忽悠局局座”。 “局座”这一称号在最初诞生

    2019-10-25 11:17:10
    0 鹿野
  •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日,《魔法门之黑暗弥赛亚》正式发售。 《魔法门之黑暗弥赛亚》“魔法门”这个IP在国内可能略显冷门,倘若我提起的话,想必会有不少人摸不着头脑,但如果我提到其分支系列——“魔法门之英雄无敌”,恐怕很多人就会熟稔起来。作为“魔法门”的衍生作品,Jon Van Caneghem创造的“魔法门之英雄无敌”凭借着自身过硬的素质脱颖而出,与作为RPG游戏的“魔法门”并肩前行了很长一段时间,以至于整个“魔法门”世界的剧情都是由二者一同推进的。 “魔法门”系列但在原发行商3DO因为金融危机的影响而被解散后,“魔法门”的所有权由育碧花费一百三十万美元拿下。随即,育碧就推出了三部“魔法门”系列作品——大名鼎鼎的《魔法门之英雄无敌5》、益智类型的《魔法门:英雄交锋》与Arkane Studios制作的《魔法门之黑暗

    2019-10-24 22:50:13
    0 银河正义使者
  •   近日,《热血少女》以及发售在即的《怒之铁拳》和《忍者蛙》在某种程度上将清版动作这一游戏类型带回到了广大玩家的视野之中。诞生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清版动作游戏,在迎来黄金时代的同时便迅速衰微,并在千禧年后几乎绝迹于主流游戏市场。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清版动作元素成了独立游戏和小制作的代名词。虽然其中绝大多数作品的痕迹都被时间冲刷殆尽,但也不乏《城堡破坏者》,《失落城堡》这样的或传统,或剑走偏锋的佳作诞生。特别是《失落城堡》,相较传统清版游戏而言,其三年之久的生命周期显得格外突出,继PS4和NS之后,近日落地的手游版公测真正践行了好游戏不分平台的理念。   作品断层并没能磨灭玩家们的热情,反而是来自80年代的烟火气息进一步激起了老玩家的回忆以及新玩家的好奇。让人不禁思考,为什么这样一个历久弥新的游戏类型

    2019-10-24 09:27:57
    0 太空棕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