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单机 > 原创 > 最新原创
最新原创 游戏评测 观点投票 专栏 节目
  • 温馨提示:全文总计15723字。去年11月,在互联网的故纸堆中艰难挖掘了一两个星期后,我写了篇名为《关于“中国游戏纪事”,我们真正想看到的是什么?》的文章。写那篇文章,是因为对当时突然出现的那部名为《中国游戏纪事》的“纪录片”有所不满。那部纪录片糟糕的节奏、偏颇的记述、大量事实的缺失,以及本身难以承载足够信息的短小篇幅,都让它很难对得起自己的名字——让这样一部片子占据中国游戏行业历史记录的位置,怎么想都是件让人不爽的事情。 于是,我便在一番资料收集后,写了一篇自己的“中国游戏纪事”出来。回过头来看,那篇文章其实有着不少遗憾的地方:文章里事实案例与观点阐述的交叉铺陈,其实没有足够好的节奏;资料的匮乏,也让一些阐述不够详尽与扎实。最大的遗憾,是受限于时间、精力,以及我自身的写作水平,那篇文章的最后断在了千禧年初那个

    2024-05-27 00:05:54
    0 Marvin
  • 电子游戏的更新速度快得吓人——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有关注过新游戏的发售节奏,就会发现以前那句“玩不完啊”的调侃,在这个时代成了某种现实。3A大作定期发布,中型游戏见缝插针,独立游戏每天都在上新,但玩家们的时间是有限——尤其是那些还要面对“生活”这种有着各种抗性的BOSS的玩家,一年到头能完完整整玩上两三个游戏都算不错的了。玩家的有限时间,也导致了电子游戏行业的“浮躁”。这里的“浮躁”是个形容词,如果你打开现在的游戏,会发现它们会把最精彩的部分堆在前两个小时,力图用第一眼的印象吸引玩家——而一旦有人这么做后,带来的结果就是愈来愈多的游戏开始“快餐化”。而“快餐化”的结果就是留不下什么味道,不消一周多的时间,你可能连上一款游戏的主角叫什么都记不大清了……“急躁”是当代都市人所共同的特殊情绪,作为最典型不过的现代都市病

    2024-05-24 23:02:47
    0 廉颇
  • 最近这段时间里,我下了班都会和侄子开黑打《王者荣耀》。别看我侄子年纪不大,游戏打起来是一点不含糊,点开他游戏主页,一排排全是省标小国标。尤其是那一手绝活司空震,王者二十多星的局轻轻松松带我躺赢。只是有一点,这小子打游戏嘴里总是喜欢不停地嘟囔。比如,司空震放大招会一边旋转一边飞到天上,这时侄子就会说:“老大上天了”。而司空震开大后放电会有抡胳膊的动作,侄子会说:“肘死你、肘死你。”等司空震死了瘫在地上,侄子又会非常懊恼对我说:“哎,老大又坠机了。”说实话,我不是没见过抽象的人,其实我自己就挺抽象,而且生活在这个互联网时代,谁能保证自己的嘴里绝不会冒出几句抽象话呢?可对一个刚上小学的孩子来说,抽象程度相比大人过犹不及,还是挺让人意外的。我时常在琢磨,这小子每天在看什么东西? 百思不得其解的我打开抖音,想着随便刷几个

    2024-05-24 23:01:46
    0 阿姨王丽
  • 朋友们,“520”刚刚过去不久,你们都干嘛去了?老实说,它并不算个正式节日——毕竟,当天不放假也不休息。可谁家过节不休息呢?但要说压根不睬这事儿吧,铺天盖地的“520限定直播”“520商品限时特惠”等讯息还都在提醒你: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你得有点仪式感。而520那天也确实挺特殊,这边《奇点时代》的新版本剧情,男主角给大反派黄毛耻辱跪下磕头认错,祈求黄毛救救妹妹——如果您感兴趣的话,编辑部其他同事聊到了这件事。但除了“奇点时代”外,国产游戏《鸣潮》也开启了自己的前瞻“逆天抽象”直播活动。 520当天,《鸣潮》开启了日服限定前瞻直播。而在本次直播中,官方还特地请来了两位“重量级”嘉宾。首先是作为游戏角色秧秧的官方Coser——Enako。Enako在“黑叉”有着230万粉丝,并且经常会出席日本各种二游线上线下活动。

    2024-05-24 19:17:09
    0 阿姨王丽
  • 前些日子,中文互联网升级到了前所未有的“战国时代各方混战”版本,不仅各方势力层出不穷,而且这场混战还有愈演愈烈的态势。最早,大家还只是对“ML游戏(Master Love游戏,指游戏内的角色只能喜欢玩家扮演的主角一人)到底是不是二游唯一解”“‘有男不玩’是否是玩家合理诉求”等理念性的问题有所争论。但渐渐地,事情发展的抽象程度就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比如说,“尘白禁区”“星塔旅人”等游戏社群中支持ML游戏的玩家,为了宣传自己的ML理念,维护现有的二游环境不被“xxn”进一步破坏,已经开始了“赛博练兵”。 这场持续了一个多月的“赛博练兵”到底有没有起到效果,目前还不好说。但无论是“快速识别对方成分”,还是“针对‘敌方’话术进行应对性训练”,都无疑是二游圈交流环境正在变得夹枪带棒,逐渐走向极端的一个例证。 注意:以

    2024-05-22 22:41:37
    0 子鲤
  • 对《RKGK/Rakugaki》这款游戏,我有着诸多好奇——因为,它并不像是一款投身于复古潮流的游戏。与其说它身上有着某些与前辈相似的特质,倒不如说它在还原整个90年代玩家所身处的文化氛围。这是一种不基于市场,也没有切实目标,单纯从个人视角出发的乖僻阐述。比起在某些细节上的刻意堆砌,它更在意笼罩式的感官体验,令玩家产生梦核式共鸣。借这个机会,我们联系到了Wabisabi工作室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Anwar Noriega,想和他聊一聊这款充斥着个人审美,展现着90年代风貌的平台动作游戏。让他本人来串联线索,为玩家呈现《RKGK》的曲中意。 Q:能和我们介绍一下Wabisabi工作室吗?你们现在有多少人?《RKGK》花费了多久才制作完成?以及为什么使用Wabisabi这个名字? A:Wabisabi是一个完全

    2024-05-22 22:39:53
    0 海涅
  • 我第一次参加网易游戏520发布会的时候,是在一个巨大的宴会厅。宴会厅里摆放着一排又一排的,蒙着白色绸缎的椅子,一眼望不到尽头,好像一股股浪潮。人群四散在各处,交头接耳声窸窸窣窣,融入了浪潮的低语,在庞大的空间里回荡、上扬。直到灯光熄灭,主舞台大屏幕上流淌下一抹红色,低语的白色浪潮因此变成沉默的红色暗涌。那时,同事拉了拉我的袖子,对我说:“要开始了。”我不记得那次是在哪一年,或许是2018年,又或许是2019年。后来,我参加过很多次网易游戏520发布会,每一年都不那么一样,白色低语和红色暗涌的奇妙切换未必会出现,新鲜事物的诞生与旧有事物的回响,也常常演绎着不同的主题。唯一相同的是,一期一会,“要开始了”这句话后点出的沉默与期待。这是网易游戏的第23年,也是网易游戏520发布会举办的第10年。这无疑让整场发布会充满

    2024-05-22 09:17:32
    0 廉颇
  • 老树开新枝在生物界算得上是一件稀罕事,看见了高低得算个祥瑞。而老游戏出续作也同样如此,值得所有系列粉丝欢呼雀跃。但经典IP出续作,往往难以走向完美的结局。比如说隔壁的“工人物语”,其于2023年发布的续作不能说是和系列毫无关联吧,可以说是彻彻底底地抛弃了原本“工人物语”的产业链玩法,转而专注于一个四不像式的RTS战斗模块,且完成度还极低。算得上是反例的典型。 这些忘记了自己的优势,也抛弃了传统的“续作”,即丢失了自己的特色,引发新老玩家不满。某种意义上,也变相为不少经典大作系列彻底钉死了棺材板,着实令人唏嘘。但这并不意味着“老树出新枝”就完全没有佳作。在这个经典IP纷纷秽土重生却折翼偏斜的时代,有一位策略游戏界的老前辈站了出来——“家园”(Homeworld)。 “家园”这个系列可以说伴随了至少两代人的童年。其

    2024-05-21 10:28:14
    0 廉颇
  • OK,兄弟们,全体目光向我看齐,看我看我,我宣布个事儿:其实我是国产游戏的粉丝! 当然,我不否认这些年里玩了不少日本游戏、欧美游戏、韩国游戏等。但我要说明一下,那都是批判性的试玩,其实我一点都没把它们当回事。而且,如今也不一样了,我们即将要迎来“国产游戏新元年”了。为什么?拜托,今年可是2024年——远的不说,今年8月20日正式上线的《黑神话:悟空》,大伙儿肯定都不陌生吧?要知道,自2020年发布第一条概念视频开始,它就成了无数玩家的白月光。所有人都希望它可以完成《斗战神》未完成的遗憾,同时也能让国产游戏迈入一个新的阶段。 不过,既然是“国产游戏新元年”,那么今年的游戏种类肯定不会这么单一。所以,除了《黑神话:悟空》这种专注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游戏外,我们也有“师夷长技以制夷”的国产游戏。比如说,大胆借鉴西方的“新

    2024-05-19 20:35:59
    0 廉颇
  • 是什么让五旬老妪夜半频频扶额哀叹?是什么让乐坛当红炸子鸡低头沉默不语?是什么让影视花旦面色惨白不停呜咽?又是什么让精瘦的汉子蜷缩一旁瑟瑟发抖?这一切惨状的背后,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小朋友们,你们知道为什么吗?知道的小朋友,请编辑短信“答案内容+姓名住址”发送到……看到这儿,你可能认为我越来越没“米线”了,天天编段子说胡话。而我想说的是,以前那些怪话也许是,但这一次可真不是。 就在上周五,湖南卫视的《歌手2024》在没做太多宣发的情况下,自己一个人偷偷开播了。要知道,“歌手”可以算得上是国内乐坛“最硬核、最顶级、最真实”的乐坛综艺节目,曾经有无数顶级唱将在此一展歌喉。举个例子来说,已故歌后COCO李玟,曾在《我是歌手》第四季夺得“歌王”称号,而她在节目中穿的裙子,正是她获得“第73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原创

    2024-05-18 22:30:59
    0 阿姨王丽
  • 卡牌对战游戏,大概是游戏界博弈最为激烈的对抗游戏类型之一。要加入卡牌对战这场华丽的决斗,玩家需要了解卡组构成的思路和卡牌之间产生的化学反应,小到一个操作,大到全盘的战略,几乎必须将每张卡牌的效果都利用到极致,最后还要加上一点点与卡组的羁绊,方能赢下一场酣畅淋漓的对决。 《游戏王Master Duel》这种以规则为核心,对反应和操作的要求极低,强调博弈和策略的游戏玩法,让每一个成熟的卡牌游戏都有着千变万化的魅力。市面上主流的CCG如《炉石传说》《万智牌:竞技场》《游戏王Master Duel》等,虽然各自规则玩法都不尽相同,但在有趣这一点上,是共同的,这也是卡牌对战类游戏最独特的地方之一。 《万智牌:竞技场》然而,正如打牌界的名言“强力的卡牌往往伴随着风险”一样,卡牌对战游戏出众的游戏性,也让它具备比大多游戏类型

    2024-05-17 21:44:41
    0 廉颇
  • 手游市场的“泡沫”早已在层层冲刷下散去。 “玩家的钱越来越难赚”这是所有从业者都深有体会的变化。在2024年的今天,针对移动端与F2P类游戏市场的竞争,正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中低投入与公式化的传统手游日渐丧失着产品吸引力,认识到这点的游戏厂商们,要不选择识时务地趁早抽身,要不就是赌上更多人力与物力,希望成为市场中的少数幸运儿,但随着越来越多高规格、高投入的手游登场,这场消耗战最终也催生了不少“反常规”的产品,它们试图在激烈的战场之下,寻找一条新的出路—— SQUARE ENIX于2020年投入日本市场的《歧路旅人:大陆的霸者》便是其中之一。这部改编自2018年的话题作《歧路旅人》的JRPG,从早期开发阶段便一直靠着“反市场”的游戏内容,受到着核心玩家的关注。而三年多的运营时间,让它在世界范围内成了“最受主机玩家

    2024-05-17 21:44:20
    0 廉颇
  • 《艾诺提亚:失落之歌》这款“类魂”游戏,今年2月份因为发售日期撞上了《艾尔登法环》的DLC“黄金树之影”而选择延期发售,谁知在3月份未来游戏展上宣布延期到8月21日后,又遇上了4月份《黑神话:悟空》8月20日发售的官宣,只能被迫选择再度延期到9月19日发售,十分抓马。作为一款以戏剧为核心要素的游戏,不得不说他们的发售之路确实充满了戏剧效果。 当然,对一款声名不显的小工作室作品来说,这份颇为意外的遭遇,也为他们的游戏增添了不少话题度,让许多玩家关注到了这款新作。而游戏本身独特的风格也引起了不少玩家的期待,正应那句“福祸相依”的老话。最近,我们也十分有幸收到来自SEGA的邀请,拿到了这款游戏的DEMO,成为国内第一批玩到《艾诺提亚:失落之歌》的媒体,根据试玩到的内容,我撰写了本篇试玩报告。需要注意的是,本次试玩报告

    2024-05-16 23:00:37
    0 Marvin
  • “胡言乱语”是我针对“美少女游戏”特殊性所设立的衍生词条。在这里,我会尽可能省略对于游戏剧情的复述,也会避开迟来的优劣评判,着重于某些狭隘、主观,甚至毫无道理的自我表达——正如字面意思所写的那样。 2009年10月,美少女游戏《纯白交响曲-Love is pure white-》(文中简称《纯白交响曲》)在日本地区发售,作为“调色板(Palette)”从“Light”独立后的第九部作品,游戏首次采用了“外部人员”主导的开发体制,其中包括了当时在业界已经小有名气的插画师“和泉つばす”,以传统恋爱游戏类故事出名的脚本家“北川晴”“保住圭”,以及今天处于半引退状态的“八音盒(おるごぅる)”。无论是从角色设计、脚本、故事构成、还是剧情演出,当时的调色板在本作上都可谓倾尽所及——至少在“9-nine”推出之前,它一直是调

    2024-05-16 21:45:12
    0 伊東
  • 有那么一个游戏类型,它诞生于电子游戏产业的黎明时期,曾是无数厂商与玩家的心头所好,人们喜欢它的原因非常简单,它是将玩家们迅速拉入一个虚构世界中的最好手段,创作者们在故事演出上倾尽自己的所想,而玩家则可以通过直面困境,与故事的主人公们融为一体——那个时候,简单的像素场景足以拼搭出一个宏伟壮阔的世界,单薄的特效叠加起来便是一场牵动人心的冒险。玩家们亲切地将这种游戏类型称作“角色扮演游戏”,而其中那些叙事属性更强、多多少少带有一些特定“中二”情绪、设定异想天开,却又刚好能够打动青少年玩家们的游戏,则被狭义定义为“JRPG”。 当然,这些都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的老黄历了。在今天,“角色扮演游戏”依然在全新的表现形式下发光发热,可“日式角色扮演游戏”却早早被踢出了热门游戏类型的分类,许多日本大厂们纷纷急着从中抽身,只剩下几家

    2024-05-16 21:44:56
    0 廉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