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单机 > 原创 > 最新原创
最新原创 游戏评测 观点投票 专栏 节目
  • “每个潜行英雄都成了一部活生生的传奇故事书,他们成了受到别人崇拜的神,不论老幼,每一个人都对这些英雄满怀敬意。在这样一个失去了所有的土地和天空的世界里,在这个“飞行员”和“航海员”一类的词汇已经成了毫无意义的空话的世界里,孩子们的梦想就是成为潜行英雄。他们想独闯前路,穿着闪亮的盔甲,接受着几百人仰慕而感激的目光,爬上去,到地面上去探险,到那个神的王国,与怪物作战,然后给地下的人们带来燃料、军用品、光和火——其实就是,给他们带来生命。” ——节选自《地铁2033》小说 很多玩家在游戏中应该经历过这样的场景:在地下城和地牢中与危险的怪物战斗,找到珍贵的宝箱,但换个思路想想,当人们某一天突然开始了地下生活,会是怎样一幅光景。如果不是为了躲避些啥,谁又愿意住在地下呢? 据说早在罗马帝国时代,基督徒们为了躲避帝国迫害,在

    2019-01-10 18:01:14
    0 嘉言
  • 二零零八年一月十日,Valve宣布收购Turtle Rock Studios,这也正是后来我们所熟悉的Valve South的前身。 Turtle Rock StudiosTurtle Rock Studios一直与Valve有着莫大的渊源,这需要从工作室的创始人Michael Booth开始说起。在Turtle Rock Studios成立之前,Michael Booth、Phil Robb与Chris Ashton都在Westwood Studios工作,也就是那个我们口中的那个西木。 Westwood Studios其中,Chris Ashton最先离开了Westwood去到Valve参加《反恐精英》的开发工作。而Michael Booth与Phil Robb则在EA收购Westwood后选择离

    2019-01-10 10:49:47
    0 银河正义使者
  • 作为入行不算太久的编辑,我的好友栏暂时还没有被友站同行和甲方媒介占满,也没有自己的读者群。我的朋友圈大体上是由一些中轻度玩家、小部分的核玩家、完全不玩游戏的大学女孩、和一些自认为是女孩的男青年组成,零星还有几个江湖骗子。这样一帮人,读书那会也算不上关系密切,平时最多聊聊D.va和天使的新皮肤,发几张黑色玫瑰的战绩图,到此就算是极限,却在某天一改往常的讨论起了独立游戏。说来神奇,她们的话题最早从虚构的故事衍生至了现实中的事例,从游戏题材的伦理讨论上升到了危及社会的人类难题,起初我以为是一个像《The Red Strings Club》这样美术风格独特的赛博朋克游戏吸引了这些怪咖,缓过神才发现,话题的起因不过是一个橙光游戏,这也太荒唐了。 作为从业者,我似乎是最后一个知道这游戏的人去年9月,这款游戏发布于橙光游戏平

    2019-01-09 17:27:37
    0 海涅
  • 二零零六年一月九日,Irrational Games被Take-Two Interactive收购。 Irrational GamesIrrational Games对于不少人来说可能会感到非常陌生,但如果换成2K Boston与2K Australia你就没有那么陌生了,而这,也正是我在标题上使用了《生化奇兵》开发商而不是Irrational Games的一点儿取巧门道。 2K Australia熟悉我的人一定知道,immersive sim,也就是沉浸式模拟游戏是我经常提及的一个词汇,倘若你提及了沉浸式模拟游戏,那么Looking Glass Studios一定是一个你绕不开的点,这家成立于九十年代的游戏制作公司是此道中的翘楚,《地下创世纪》、《网络奇兵》与《神偷》都是不可多得的沉浸式模拟游戏,不过可惜的是

    2019-01-09 09:34:39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四年一月八日,Sammy Corporation正式发行了《七武士20XX》。 《七武士20XX》这家专注于柏青哥开发与销售的公司其实发行过不少游戏作品,《罪恶装备》、《斗鱼》与《死亡艺术》等作品都曾经是Sammy Corporation发行的作品,而《七武士20XX》可以算是其倾注心血最多的一部作品了。 Sammy Corporation本作是由制作了《Sonic Advance》、《龙珠Z:武道会》的Dimps Corporation与制作了《卡莱里安.灰烬》的Polygon Magic两家工作室联合开发而成,游戏获得了黑泽明一九四五年的电影《七武士》授权,并且将整个故事的背景放到了20XX年来重新演绎《七武士》的故事。 《七武士》值得一提的是,游戏的角色设计是由Jean Giraud负责的,也就是曾

    2019-01-08 12:06:16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八年一月七日,Electronic Arts正式收购了Pandemic Studios与BioWare。 Electronic Arts我们都知道,EA收购的工作室不计其数,而这些工作室大都也没有什么好下场,而Pandemic Studios与BioWare算是其中截然不同的两个典型。你一定很好奇为什么这两家工作室会在同一天被收购,那么就不得不提到另一家公司:VG Holding。但是在聊这件事情之前,我们需要先理一理Pandemic Studios与BioWare的始末。Pandemic Studios是由动视在一九九八年注资成立的,由同样来自动视的Josh Resnick担任总裁,Andrew Goldman担任首席执行官,最初的两部作品《终极战区:战斗指挥官2》与《黑暗王朝2》都是动视旗下IP的续作

    2019-01-07 12:50:30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零年一月六日,由Flight-Plan制作,Banpresto发行的《召唤之夜》正式登上了历史舞台。 《召唤之夜》作为一款SRPG游戏,《召唤之夜》无论在游戏玩法还是内容上都表现得十分优秀,游戏将战棋与模拟两方面的要素结合相当好,系列的角色设计是我们所熟知的插画家饭冢武史,也就是负责为《奇诺之旅》插画的黑星红白这个笔名背后的男人,其独特的画面风格也成为了《召唤之夜》的特点之一。 饭冢武史而整个系列的剧本构成都是由都月狩一人负责的,这也让历代《召唤之夜》在剧情上的联系更加紧密,从初代《召唤之夜》的主角勇人——一位对人生的价值感到迷惑的普通日本男子高中生,被召唤到利因巴姆这个充满了幻想风情的中世纪世界后,整部作品的世界观与基调就已经确定了下来。 《召唤之夜》游戏画面不过在国内,《召唤之夜》的衍生作品很可能比其

    2019-01-06 17:41:41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一零年一月五日,《暗黑血统》在初出茅庐的Vigil Games手中诞生。 《暗黑血统》Vigil Games是Joe Madureira、David Adams、Marvin Donald与Ryan Stefanelli四位创始人在二零零五年时联合创立,二零零六年就被一代传奇THQ所收购,此时的THQ正处在风头无两的年岁,二零零七年财报上超过十亿美元的收入数据让所有竞争对手都如临大敌。 THQ二零零零年到二零一一年的LOGO不过后面发生的事情我想大家都应该有所了解了,在《暗黑血统2》发售的寥寥数月后,THQ宣布进行了破产清算,至于破产的具体原因,倘若以后有机会自然可以详细说道说道。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Vigil Games可谓是“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句话最好的见证者了。 THQ二零

    2019-01-05 18:10:00
    0 银河正义使者
  • 游戏的CG一向是一款游戏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曾经震惊世界的《最终幻想7》还是去年年末《任天堂明星大乱斗》灯火之星模式的开场CG,游戏CG对于整体游戏内容的气氛烘托起到了不可获取的作用。而这一次,我们想和你聊一聊你印象中最为深刻的游戏CG有哪些?嘉言:“首先我没玩过,我看视频觉得挺有趣。”很多优秀的CG就是这样的,不玩游戏单看它就能让人心情激动,就像银河老师给了满分的《任天堂明星大乱斗》。虽然我很喜欢任天堂的游戏,却唯独对大乱斗不怎么感冒,这件事也一直被编辑部的诸位认定为我是伪任豚的证据。 但话说回来,就算没玩过,我还是觉得“灯火之星”能成为近期作品当中最能令我感动的CG,有着空前阵势的角色大集结,也有我非常喜爱的卡比作为主角,还有悠扬动听的主题曲,再想想这部作品背后制作人樱井政博和老任已逝前社长岩田聪的羁绊,

    2019-01-04 18:43:21
    0 银河正义使者
  • Paradox在二零零五年一月四日发售了游戏:《钢铁雄心2》。 《钢铁雄心2》相较于初代《钢铁雄心》颇为混乱且正反馈不明确的游戏体验,《钢铁雄心2》的表现则要好上不少,作为一款大战略战争游戏(Grand strategy wargame),它很清楚如何在系统深度与玩家乐趣之间找到平衡。游戏的时代背景设定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既允许玩家在短任务模式中体验特定的二战经典战役,也允许玩家在完全战略模式中在二战时期的各个标志性阶段选择任意势力进行游戏,而玩家则需要在资源规划、政治交涉与战斗部署三个方面进行权衡与抉择。游戏的上手难度并不低,甚至可以说是很难,不少玩家会在初次接触游戏的时候被其大量的信息反馈而弄得不知所措,但这也正是这类游戏的魅力,一旦游戏上手之后,那种奇妙的乐趣令人十分着迷。 《钢铁雄心2》游戏画面而在《

    2019-01-04 10:34:31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八年一月三日,《符文工房:新牧场物语》的续作:《符文工房2》正式发售。 《符文工房2》作为一个为了庆祝《牧场物语》十周年纪念而公布的IP来说,由Neverland代工的《符文工房》系列质量非常不错,首部作品《符文工房:新牧场物语》一经面世就以其融合了《牧场物语》玩法与奇幻风格的角色扮演要素而大获成功,随后的《符文工房》便脱离开“新牧场物语”这个副标题开始了独立的发展。 《符文工房:新牧场物语》但有趣的是,现今我们仍然可以看见一部分《符文工房2》与《符文工房3》作品有着“新牧场物语”也就是“A Fantasy Harvest Moon”作为副标题,而这一部分作品大部分都是由Natsume在北美地区发行的,出于某些原因,他们保留了“新牧场物语”这个副标题,除此之外,对于二代开始的《符文工房》系列,基本上都是以

    2019-01-03 11:52:50
    0 银河正义使者
  • 修仙一词虽来源已久,但无论是求道之法,亦或是飞升之门皆众说纷纭,其形神则更难有一家定论。亘古至今,先秦有方士炼灵丹,东汉有黄巾致太平,若要说个能让读者从云里雾里的宗教活动中窥探其经络的名字,当是仙侠流小说的鼻祖《蜀山剑侠传》。而修仙一词在今天则被用到了游戏当中,这不算是罕见,没跟「侠」绑到了一块,那才算是稀罕。我单提这一嘴,是因为近年来仙、武、侠几个字在游戏行业中几乎已经融为一体,而它们本来应该是分开的。因为在这里,行侠只是现象,修仙才是本质,现象所呈现的事物可以从不同角度得出不同的解读,而本质则即是因,又是果——行者所见是地上仙人路遇不平,接济清贫,殊不知那云雾缭绕的山上不过是少了一个扫地小童、砍柴伙夫,罢了。死道友不死贫道,人前显圣那套都是书里头半诓半骗的假象,这是《了不起的修仙模拟器》告诉我们的。 抄袭X

    2019-01-02 17:37:38
    0 海涅
  • 一九九六年的一月二日,《百战天虫联合》于DOS平台发布,本作并不是一款全新的作品,而是由一九九五年的原版《百战天虫》与一九九六年发布的拓展《百战天虫:Reinforcements》集合而成,所以本作也被称为《Worms and Reinforcements United》。 《百战天虫》此时的Team17可谓是风头无两,《百战天虫》系列的首部作品就突破了百万级销量,一举让Team17从一个知名发行商成为了众所周知的《百战天虫》开发商。而这也正是问题所在。 彼时Team17主要的游戏发行平台都在Amiga平台上,尽管发行了诸如《Full Contact》、《Alien Breed》和《Superfrog》等作品,当时Team17发行的游戏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曾经登上销量排行榜的顶端,而其总体销量更是占据了Amiga平

    2019-01-02 11:48:30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二年一月一日,Marvelous在日本地区的GBA平台上发行了由Artoon制作的《拳皇EX:Neo Blood》,这并不是《拳皇》系列第一次登陆掌机平台,追溯到一九九六年的GB平台上,就曾经有过三头身比例的《热斗拳皇95》与《热斗拳皇96》两部作品出现,而《拳皇EX:NeoBlood》作为掌机平台上首款真实比例的《拳皇》游戏,其表现却并不如人意。 《拳皇EX:Neo Blood》是基于《拳皇99进化版》而进行制作的一款《拳皇》系列游戏,游戏的系统基本上延续了《拳皇99进化版》,但无论操作手感还是游戏机制都有些不尽人意,大量的BUG也让流畅进行游戏变成了一种奢望,除了新角色叶花萌的加入与引入复活高尼茨的十神宝故事线开端以外,这部作品似乎并没有什么值得让人记住的亮点。 可是历史总是充满了巧合。今天是二零一

    2019-01-01 23:56:00
    0 银河正义使者
  • 仿佛约定俗成一般,每代《文明》在诞生之初总是给人一种缺了点什么的感觉。靠着资料片的不断补完,那代《文明》才变身完全体,成为同类作品中的佼佼者。继迭起兴衰后,《文明6》也迎来了它的第二个大资料片”风云变幻“。不同于迭起兴衰着重表现的“时代”要素,“风云变幻”的关注点是无处不在的东西——自然环境。一个文明从始至终的发展不可能离开环境的影响,自然既给予馈赠,也带来灾难。人们总是说着人有能力征服自然,渴望无止境的索取。但灾害的出现又让我们觉得,自然好像是“有意识的”,殊不知平衡是在日积月累的情况下被打破的,一系列微小的连锁反应,才最终带来毁灭性的后果。在这部DLC中,F社提供了全新的游玩思路,从内到外,文明会与外在环境发生更多的交互。如果说风云变幻之前的文明兴起和衰落更多取决于内部条件,那么这之后的新时代文明将面临更加

    2018-12-29 09:42:41
    0 嘉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