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单机 > 原创 > 最新原创
最新原创 游戏评测 观点投票 专栏 节目
  • 《精灵宝可梦 Let'Go 皮卡丘/伊布》发售已经半月有余,我们很高兴看到新老玩家齐聚一堂的场景,但同时我们也想和你聊一聊《精灵宝可梦》这个IP的始末。

    2018-11-29 14:45:58
    0 银河正义使者
  • 电子游戏被称为第九艺术。 但你无可否认的是无论什么艺术作品,商业价值永远是衡量其价值的标准之一,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甚至可以说是最重要的衡量标准,游戏亦是如此。一款游戏从立项开始到面世,期间所需要花费的人力物力不计其数,资金问题永远是一个绕不开的坎,无数制作人都和我聊过这个问题,一文钱难倒英雄汉也莫过如此,而在游戏立项之初,如何回笼资金就成为了所有游戏制作人所要思考的要点之一。于是买断、内购和GAMEPASS成为了当下最为流行的付费方式,我很难去评判这三种付费方式孰优孰劣,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三种不同的付费方式都有着自己存在的意义,它们适用于不同的消费环境与特定场景,而面对着日益加重的研发与运营成本,甚至某些游戏会交叉使用不同种的付费方式来进行运营,至于效果如何,我想不用我多说,很多非常成功的例子已经摆在了我们面前

    2018-11-28 15:16:27
    0 银河正义使者
  • Switch上的宝可梦新作发售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经过各大媒体和玩家们的体验,目前这款新作的风评还算不错。即便大家都喊着“这可不是第八世代,过渡作品罢了”,但还是被游戏里活蹦乱跳的宝可梦们萌到心颤。这次的新作本质上变化不大,针对新平台装载的一些新功能算是比较准确的戳中了轻度玩家的痛点,同时也满足了爆肝玩家们刷闪光、刷“大师级”称号的需求。就算玩不到宝可梦GO使得这部新作在国内活生生成了“阉割版”,但同时拥有高清画面和简体中文两个元素,还是不妨碍人们惊呼“真香”。 试问谁能抵挡皮神/伊布的可爱呢?尤其是中文,任天堂自日/月开始给系列新作加入官方简中的语言选项,但3DS至今仍未真正意义上的支持中文输入,更别说早期平台的宝可梦作品了。很多人在捕捉到新的宝可梦后,取名环节一般是直接跳过,完全没有发现,取名不管放在游戏还是

    2018-11-27 16:45:45
    0 嘉言
  • 友谊的小船总是会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说翻就翻,而打游戏的时候总是翻得最为勤快。

    2018-11-26 17:09:07
    0 银河正义使者
  • 国内玩家的游戏生涯其实颇为坎坷,从千禧年初的一纸《关于开展电子游戏经营场所专项治理的意见》的游戏机禁令到蓝极速网吧的一场大火,国内游戏圈与世界游戏圈在十几年的时光里产生了一个难以逾越的断层,本地化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成为了国内玩家最为糟心的事情。所幸在这段时光里我们还有着各大民间汉化组的陪伴,可以说国内一代玩家的游戏生涯里,汉化一定是一段抹不掉的记忆,而自从2013年游戏机禁令解禁后,主机平台与各个正版数字游戏销售平台在国内逐渐普及,除开某些二十国语言无中文的顽固厂商,绝大部分的厂商对于中文本地化这件事情也开始看重起来,越来越多的作品开始自带官方中文,但是中文配音却依旧稀缺,我依稀记得我们曾经出品过一个《双点医院》的中文配音补丁,补丁的下载量极其可观,可见对于一款提示语音可以传达重要信息的游戏来说,中文配音在此刻

    2018-11-23 18:14:21
    0 银河正义使者
  • 从一九九八年《游戏机实用技术》创刊号的发售以来,距今为止已经有了二十年的光阴了,这二十年的时间带来了非常多的变化,其中尤为明显的就是玩家习惯的改变,网媒的兴起开始让玩家们对于信息的接收变得更加迅速与驳杂,而平媒的速度在对比之下就显得愈加缓慢了,可与之相对的,正因为网络的飞速发展,玩家们现在更加倾向于在家中享受游戏的乐趣,大批玩家聚集在街机厅和各种线下聚会的场面也开始变得愈来愈少见,但我们仍然会怀念那些聚在一起的时光,那些展开对战的时刻、那些站在别人身后欢呼的时刻、那些互相之间交流经验的时刻、那些美好的时刻。 而UCG“天下聚会”给了我们一个全新的选择。十一月三号、四号最为令人侧目的一定是在上海开始的WePlay游戏展了,但是下午五点就早早结束的游戏展会着实让人不太过瘾,UCG为了填补参加完游戏展会后玩家们难以平

    2018-11-20 18:10:35
    0 银河正义使者
  • 当你兴奋的问起身边那些有“资历”的老玩家XX系列哪一作最适合新玩家入坑时,没准他会一拍屁股,两眼放光的先和你谈起该系列的破而后立,启程转折。似乎每一个老IP都存在一部打破常规,在某一时间不被理解,却在发售后迅速蹿红让人喊着“真香”的里程碑作品;与此同时,这位老前辈还会叹息一声,“XXX那个雷作千万别玩,它已被开除系列游籍。”这个被开除系列名单的游戏,和那个奠定系列地位的作品往往有着一些形而相似的地方,它们都意图向偏爱“硬核或是休闲、线性或是开放、线上或是线下”的玩家靠拢,有所区别的是前者倒在了征途的路上,后者则抵达了“存档点,”从这一刻起, 在下一个“存档点”前,短暂的圆满让该系列就此定型并被更多人所接触。说起RPG你会先想到什么?是战场上让人闻风丧胆的火箭炮? 那你一定是“二战吧”成员,事实上不同的受众群体对

    2018-11-17 10:14:03
    0 海涅
  • TGA 2018的年度游戏票选已经开始了,最终入选最佳年度游戏的游戏一共有六款,分别是《刺客信条:奥德赛》、《蔚蓝》、《战神》、《漫威蜘蛛侠》、《怪物猎人:世界》与《荒野大镖客救赎2》,这六款游戏可以说是在过去一年内发售游戏中的佼佼者,不过对于这次的“游戏界奥斯卡”评选,我们也有着属于自己的想法,有着对这六款游戏意见相左的支持,也有着自己一心支持的游戏并未入围最佳年度游戏的惋惜。 那么你觉得上述哪款游戏有着可以夺得最佳年度游戏桂冠的实力?或者说你觉得哪款游戏本应该入围却没有它的身影? 我想和你聊一聊。银河正义使者:今年一年的游戏历程如果要找个词汇来形容的话,那么“驳杂”两个字肯定逃脱不了,从独立游戏到3A大作、从个人DEMO到邀请试玩,以往不愿去接触的游戏类型也都在今年挨个试了个遍。与其说这是兴趣口味的转变不如

    2018-11-16 17:11:25
    0 银河正义使者
  • 距离系列上代新作《辐射4》发售的三年后,《辐射76》终于推出了。但它不像前辈那样是一款单人开放世界RPG,而是一款多人在线RPG。在正式发售之前,玩家们经历了漫长的beta测试期。结果就是游戏发售后,预测它会变成什么样成为了另一个难题。我越是去探索地图中偏僻的角落,尝试解码那些神秘的电台信号,以及避开危险收集更好的动力装甲碎片,反而越发怀疑自己,到底应该厌恶辐射76中各种令人感到挫败的点,还是不顾这一切去喜欢它。 通过在测试期以及发售后游玩的15小时,我希望本作带给人的感觉能达到不错的水准,但事实恰恰相反。本作给人的感觉越来越像是“多人模式下的辐射4.5”,我不太确定它的内涵是什么。其他玩家能随时尝试干掉我这件事,究竟是个会对我之后的游戏体验产生良性促进的元素,还是负面影响的元素?现在下定论还为时尚早。 这里就

    2018-11-16 11:01:17
    0 嘉言
  • Dustin Auxier是一个来自美国的独立游戏开发者,他与许多我们认知中的独立游戏开发者一样,几乎一手包揽了游戏的全部制作流程,从玩法设计、编程、美术到一些音效设计,而整个制作过程中他主要通过YouTube视频教程和在线社区自学需要用到的知识,“除了音乐”,他这样提醒我。《魔法洞穴》系列是Dustin Auxier最为成功的作品,而于2015年诞生的《魔法洞穴2》即将来到中国,为此,我采访了Dustin Auxier,询问了他与独立游戏这些年的点滴。 Q:为什么选择了游戏行业,又为什么选择了独立游戏之路? A:我在2002年开始尝试游戏制作,那时我才12岁。我一直很喜欢绘画、动画和视频游戏,所以当我发现“RPG Maker”允许像我这种没有编程知识的人创造自己的RPG游戏时,我非常顺利成章的开始尝试制作游戏

    2018-11-12 16:06:58
    0 银河正义使者
  • 八年一冠。 IG在2018年11月3日为LPL赛区拿下了第一个S赛冠军,而夺冠的消息宛如洪水一般洗刷了我们每个人的社交圈,无论是高声大喊“IG牛逼”的玩家们,还是以为“埃及牛逼”法老王复活了的吃瓜群众,每一个人都知道了有一个战队叫做IG,有一个冠军被他们捧走。可总是有些不和谐的音符在此刻奏响。你可以说这是游戏玩家们的狂欢,你也可以说这是《英雄联盟》粉丝们的狂欢,你当然也可以说对于不玩游戏的人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事情,可对于中国《英雄联盟》官方来说,这恐怕是最为重要的事情了,可事实偏不如此。 2018年11月3日IG夺冠,按照惯例,盛大的庆祝活动应该会立刻公布,结果事与愿违,中国《英雄联盟》官方除了公开了一个忘了填写抽奖规则的抽奖微博以外,就只有漫天的KDA女团皮肤曝光,游戏的客户端也被KDA女团的宣发所霸

    2018-11-09 17:14:02
    0 银河正义使者
  • 英雄是什么?行侠仗义,救死扶伤,在很多人心目中是正义的化身,他们心向和平,即便是羸弱的凡人之身,但仍拥有强大的内心和不屈的精神。现实有英雄的存在,而在艺术作品中,身怀绝技的超级英雄们也是不乏大批忠实的拥趸。他们就像照亮黑暗的一道光,引人伸出双手想要触碰。 但是,有光明的地方就会有阴影,正义不一定绝对而纯粹,英雄也不一定完美。正面和反面会同时存在,人性的弱点和枷锁赋予了英雄们别样的魅力,有残缺才更显真实。在漫长的创作生涯中,作者和画师们愈发觉得“有缺陷”的英雄比起几近完美的英雄,给人来的印象更深刻,渐渐的,这演化出了一个独特的概念——反英雄(Anti-Hero)。 反英雄并非英雄的极端反面,而是亦正亦邪的存在。他们可能漠视既有的法律和道德标准,消极被动的处世,或是因为过去的遭遇一直背负着黑暗,他们的行动准则始终都

    2018-11-09 09:57:15
    0 嘉言
  • WEPLAY游戏展第一天的下午,我有幸采访到了须田刚一。游戏鬼才、草蜢工作室创始人、Suda51、百万制作人、浓重的个人风格与叫好不叫座等略显矛盾的标签组成了须田刚一这个有些矛盾的人。这位充满着矛盾意味的制作人在此次的WEPLAY游戏展上为我们带来了新作《英雄不再:特拉维斯再次出击》将会支持中文的消息,但与之相对的,是我对他怀抱着的某种愿景。 当我知道须田刚一将会来到WEPLAY游戏展的时候,除了来不及把NGC的《杀手7》盒子翻出来让须田刚一留下笔迹的懊恼以外,更多的则是一种期待,自己的人生早就已经过了故作悲春伤秋的束发舞勺,但也还没有到向死而生的而立不惑,从《银色事件》到《杀手7》、从《暗影诅咒》到《杀手已死》、从《英雄不在》到《电锯甜心》,须田刚一用自己的创作向我述说着属于他的哲学,而一事无成的我无比羡慕这

    2018-11-05 18:43:05
    0 银河正义使者
  • 从北大侠客行开始,网游从文字MUD的怀中开始成长,在那个没有鼠标提供便捷操作的时代,我们只能通过敲击“space”和“Enter”按键,以及一系列英文单词和汉语拼音来发出指令,完成角色的创建和行动。也许正是玩家一次次的操作和由此与机器产生的交互,让“回合制”的概念初具雏形。 历史的发展使我们无法预知的,尤其在电脑诞生之后。从1999年的UO(网络创世纪)开始,图形MMO第一次点燃了整个游戏世界,那是一个时代的经典。梦想的世界从此向人类打开了大门,可对于太平洋对面的我们来说,终归是远了一些。蓄势待发。2000年,由巨人发行的《万王之王》与智冠制作的《网络三国》在时隔数月后,共同开启了中国的网游元年。那一刻,只属于中国人的虚拟梦想世界由此开始。21世纪初,网游在中国刚刚起兴,大批外国厂商对这个“青涩”蛋糕的诱惑,

    2018-11-05 10:01:37
    0 小黑麦
  • 独立游戏,往往受限于资源成本,国内国外都长期盛行着“小而精”的风气。这些细腻小巧的作品只需要一些有趣的创意,和恰当的题材便能在玩家圈中受誉无数,赢得属于自己的核心粉丝,创造自己的“MEME”词梗,甚至建立起自己的玩家圈子。比如当下依然在STEAM热销榜上坚挺的两款国产独立游戏。而透露着些许时代感的像素风一词,在游戏行业里几乎和独立游戏拜了把子,提到独立游戏就绝对绕不开「像素风」这一美术风格,或者说像素风游戏几乎就代表了独立游戏本身,它完美诠释了“小而精”的游戏创作理念,又解决了游戏制作人面对经费困难捉襟见肘时的尴尬窘境。从1952年电子游戏这一娱乐形式出现,到2018年半个多世纪的硬件更替,这种落后于当代主流价值观、受外界因素被迫为之的创作手法却似乎从来没有过时,甚至有些风靡过了头,几乎每一天登录STEAM、G

    2018-11-03 23:18:33
    0 海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