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单机 > 原创 > 最新原创
最新原创 游戏评测 观点投票 专栏 节目
  • 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九号,《生化危机:死寂》在NDS上发售。 《生化危机:死寂》不过我想,提到《生化危机:死寂》这个名字,恐怕有不少玩家会感到无比陌生,似乎在印象中《生化危机》系列并没有这样一个衍生作品。事实确实如此,《生化危机:死寂》并不是一款全新的作品,而是一款冷饭大厂CAPCOM的又一次炒冷饭,但是《生化危机:死寂》作为《生化危机》初代诞生十周年的纪念作,在炒制的过程中还是加了不少新料的。而且由于NDS独特的双屏幕设计,这一次的《生化危机:死寂》上屏用于显示地图、弹药数量与生命值,下屏显示游戏画面。 回眸一笑百媚生并且这一次并不是单纯的高清复刻,在画面上CAPCOM重制了全部的3D场景,保留了真人电影与CG片段,还加了来自《生化危机3:复仇女神》的一百八十度紧急转身与《生化危机4》的快速换弹两个实用功能,甚至

    2019-01-19 22:36:01
    0 银河正义使者
  • 手机游戏的受众群体愈来愈广,这片曾经的蓝海也开始被无数厂商所觊觎,除了一部分专注于手机游戏研发的厂商以外,我们会发现越来越多的传统厂商加入了产出手机游戏的行列,有的是完全的新作,有的则是自己旗下作品的移植,而更多的是则是那些我们所谓的“大作”改编,从《火焰纹章》到《恶魔城》、从《死或生》到《魂斗罗》,还有从灵魂深处发出“Do you guys not have phones?”呐喊的《暗黑破坏神:不朽》,对于这些经典IP改编手游的声音一直褒贬不一,而你是如何看待这件事情的呢? 我想和你们聊聊。嘉言:开发手游就是不学好吗?我觉得不能这么说。手游虽然处于鄙视链的下游,但不能全盘否认少数良心作品存在的价值。 手游给大众的固有印象是圈钱,确实如此,移动平台作品的体量通常不大,制作流程相对简洁,成本较低,品质上自然也会逊

    2019-01-18 22:56:47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八日,《世界树迷宫》在NDS上发售。 《世界树迷宫》说起《世界树迷宫》,那么DRPG与画地图这两点就不得不谈一谈。首先我们来明确一下什么是DRPG,其实也就是Dungeon role-playing video games的缩写,地下城角色扮演游戏,而这类游戏最大的特点就是第一人称视角的游戏画面。而其中的佼佼者就有我们熟悉的《巫术》系列,这个由Sir-Tech在Apple II平台发布的角色扮演游戏一经发布就大受好评,不仅被广泛移植到各个平台上,还直接或间接的影响了后世绝大部分的角色扮演游戏,在《冰城传奇》与《魔法门》中都可以看见《巫术》系列的影子。虽然《巫术》系列有着非常积极的影响,但是日本受到《巫术》系列的影响相较于欧美地区可能更为深远。 《Wizardry: Proving Grounds

    2019-01-18 12:16:51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七日,《马里奥与索尼克在北京奥运会》在NDS上发售。 《马里奥与索尼克在北京奥运会》马里奥、索尼克与北京奥运会这三个本来可以说是没什么关联的东西在这款《马里奥与索尼克在北京奥运会》中产生了奇妙的联系,而这部作品也创造了两个首次,它是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会首次由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官方授权的电子游戏,同时它也是首次将马里奥系列与索尼克系列两大IP进行合作的官方跨界游戏。而这部作品的来由也非常有趣,最开始任天堂与世嘉两家就有着想要将招牌角色进行合作而开发游戏的想法了,可是在二零零五年马里奥的创作者宫本茂与索尼克的创作者中裕司交流之后,双方却暂时放下了这个想法,因为双方都觉得当时的时机还不恰当。 宫本茂(左)与中裕司(右)而恰当的时机很快就来到了,一年之后,世嘉获得了由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授予的根据二零零八

    2019-01-17 10:32:19
    0 银河正义使者
  • 2018年带走了我们太多的珍贵回忆:李咏、师胜杰、樱桃子……他们是一个时代结束的标志,也是另一个时代的开始。然而对于游戏界来说,金庸先生的离开却是最令人沉痛哀绝的。因为他继承了旧一代卧龙生、宫白羽、王度庐的思想,并开启了“新武侠”派系,得益于此,国产单机三剑方有鼎力之时。不过在20世纪的“黄金时代”悄然结束时,整整10年间,国单好像并无任何“新意”呈现。网游的兴起、盗版的猖獗,虽说原因林林总总,但思想的止步却是毋庸置疑的。转眼之间又一个10年即将逝去,国产单机众说纷纭、孰优孰劣、褒贬不一。那么国单的发展和境况如何,笔者想去浅浅的探讨一番。 国单黄金一代:《仙剑奇侠传》有开始就有繁荣。国单的黄金一代,还要属二十世纪末到二十一世纪初的十年间。1988年4月27日大宇资讯成立。谁也不曾想到,正是这个公司,用《仙剑奇侠

    2019-01-16 16:25:54
    0 小黑麦
  •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六日,《魔兽世界》发布了首部资料片《燃烧的远征》。 《魔兽世界:燃烧的远征》《燃烧的远征》作为《魔兽世界》的首部资料片,除了开放等级上限到达七十级以外,还给部落与联盟各增加了一个全新的种族:血精灵与德莱尼,除此之外还加入了大量的全新游戏内容,一经推出就在首日销售了将近二百四十万份,一举打破了当时PC游戏首日销量记录。不过没有包括国服。 黑暗之门国服的《燃烧的远征》正式开放时间是在二零零七年九月六日,比全球发售晚了将近八个月的时间,当年的那批老玩家们应该都还记得这段时间是如何度过的,除了眼巴巴看着外服玩家进军黑暗神殿以外,就只能一遍又一遍反复刷着纳克萨玛斯,甚至一部分玩家也因此AFK,期间还有一个段子在玩家之间流传开来,在吴俊杰所写的《最好和最坏的时代》中就曾经提及过这个段子:“让我们去打蛋蛋(伊

    2019-01-16 11:51:59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五日,由忍者理论制作的《DmC:鬼泣》正式发售。 《DmC:鬼泣》在《鬼泣4》发售之后,无数玩家都在期待《鬼泣5》的到来,可盼星星盼月亮,最后盼来的却是《DmC:鬼泣》,这一消息在当时引发了不小的争论,也让忍者理论进入了舆论的最中心。 忍者理论而这家以《天剑》和《奴役:奥德赛西游》闻名的英国游戏开发商也是压力不小,毕竟接手的可是“动作天尊”CAPCOM的核心IP,除了在《鬼泣》系列的基础上做出改进以外,它们也加入了非常多全新的想法,为了使得本作在游戏体验上不输于以前的《鬼泣》系列,CAPCOM甚至派遣伊津野英昭带领工作人员逐帧来帮助忍者理论进行游戏动作系统的改进,在《DmC:鬼泣》完成之时,整个九十余人的开发团队中有近十人来自CAPCOM。 伊津野英昭本作在玩家口碑与市场预期方面并没有达到CAP

    2019-01-15 14:54:55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四日,Interplay Entertainment发售《辐射:钢铁兄弟会》。这个标题打眼一看,你很可能会认为我是不是漏写了三个字,觉得这个游戏的标题应该是《辐射战略版:钢铁兄弟会》,不过有趣的就是,《辐射:钢铁兄弟会》与《辐射战略版:钢铁兄弟会》都是真实存在的游戏,而我们今天要说的,就是《辐射:钢铁兄弟会》。 《辐射:钢铁兄弟会》《辐射:钢铁兄弟会》是由Interplay Entertainment开发的ARPG《辐射》系列游戏,作为系列的第四款游戏,本作显得有那么些离经叛道,相较于《辐射》和《辐射2》的开放世界玩法,《辐射:钢铁兄弟会》更加偏向线性游戏,玩家需要在推进故事的同时探索限定的场景。游戏保留了《辐射》系列经典的SPECIAL系统,但是与传统《辐射》不一致的是,本作人物的SPECIA

    2019-01-14 13:48:29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三日,Mimimi Productions UG正式成立。 Mimimi Productions UG不过在这之前,他们已经是一家有着相当工作经验的开发商了,不过那个时候他们还叫Mimimi Productions,一个以兴趣与爱好聚集在一起的团队。这群从二零零八年就在一起进行游戏开发的人,最开始的游戏都是以移动端为主的,除了处女作《Grounded》以外,《Whoowasit?》、《daWindci》与《Las Vegas!》都是移动端游戏,其中《Whoowasit?》作为一款儿童游戏拿下了为数不少的奖项。 《Whoowasit?》而《最后的修补匠:颜色之城》是他们正式成为Mimimi Productions UG后的第一款作品,发布在STEAM与PSN,本作拿下了Deutscher Comp

    2019-01-13 22:21:06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二日,AlphaDream在日本东京成立,不过那个时候它还叫做Alpha Star。 AlphaDream其实很多人对于任天堂的第二方开发商并没有那么了解,因为相较于任天堂的那耀眼夺目的光环,除了《宝可梦》系列的开发商GAME FREAK以外,绝大多数的第二方开发商给玩家留下的影响恐怕就是盒装游戏封面上的那个LOGO了。 GAME FREAK而AlphaDream就是如此,看着这个名字你会觉得无比陌生,但是如果提起《马里奥与路易》,那么你一定会想起来。 《马里奥与路易》AlphaDream的创始人是曾经担任过Square社长的水野哲夫,而其员工构成也绝大部分来自Square,其中就有藤冈千寻。 藤冈千寻这位作曲家第一次与Square合作的项目就是《最终幻想传奇3》,而巧合的是,由Square于任

    2019-01-12 23:45:37
    0 银河正义使者
  • 经典游戏的魅力总是难以抵挡的,而随着这些游戏被时间所冲刷,其受限于当时机能条件下的画面、关卡设计与操作方式等内容,都与主流世代的游戏有着不小的差距,而现在再回过头去尝试那些十几年前的经典游戏,也颇有些难以入口的感觉。而聪慧的游戏厂商自然不会放过这一点,于是玩家口中的“炒冷饭”开始大行其道,图省事的就是重置(Remastered),主要就是置换高清化的游戏贴图为主,列如已经发售的《鬼武者HD》,而重制(Remake)则要复杂的多,一般是在不改动剧情的情况下从头至尾全新制作一遍这款游戏,《生化危机2RE》就当属其中的佼佼者。而对于你来说,你是更加喜欢原汁原味的重置(Remastered)还是破而后立的重制(Remake)呢?银河正义使者:其实这是个很纠结的事情,对于像《生化危机2RE》这次将固定视角改编为越肩视角的

    2019-01-11 21:54:37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一日,《雇佣兵:佣兵纪元》正式发售。 《雇佣兵:佣兵纪元》本作是由Pandemic Studios制作,LucasArts发行的开放世界动作冒险游戏,本作的背景放在了二零零七年的朝鲜,玩家需要在三角洲特种部队、军情六处与瑞典皇家海军这三种不同来源身份的雇佣兵角色中选择人物,不断地在地图里完成各种任务并阻止核战争的发生。 《雇佣兵:佣兵纪元》游戏画面游戏发售之后获得的评价还是颇为正面的,Pandemic Studios也为其制作了续作:《雇佣兵2:战火纷飞》,但是本作的评价与一代形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极对比,这个刺杀委内瑞拉总统的故事似乎并不那么受人欢迎,游戏在系统机制与完成度上都有着一定的问题,它甚至还一举拿下了GameSpot当年最令人失望游戏奖。 《雇佣兵2:战火纷飞》有的时候我会在想,如果《雇

    2019-01-11 17:54:33
    0 银河正义使者
  • 你对抄袭《环世界》的指责有什么看法? 这是我问廖秋钥的第一个问题,这个来自巴渝的游戏制作人每次开口都有着一股天生的戏谑感,经过一番调侃,他反问我,你觉得呢?我摇了摇头。今年三十岁的廖秋钥并不是一个游戏行业的雏儿,在西山居工作的六年时间足够让他对游戏这个行业有着自己的独到看法,七年之痒还没来得及赶到,一个打小就有的念头开始了蠢蠢欲动。还珠楼主的《蜀山剑侠传》一直是廖秋钥喜欢的小说,“天涯逢知已、飞剑化长虹”的情形成为了一个幻梦,这个幻梦在他接触到游戏这个奇妙的东西时就埋下了注脚,于是从玩游戏到做游戏的这个人生历程就变得颇为顺理成章了,他选择了软件工程专业,毕业之后进入了西山居作为自己职业道路的起点,专注在自己的项目里,但是始终没有忘记想要做点有趣东西的念头,可是在西山居这种有着一定规模的公司里,想要实现这种非常个

    2019-01-11 13:07:50
    0 银河正义使者
  • “每个潜行英雄都成了一部活生生的传奇故事书,他们成了受到别人崇拜的神,不论老幼,每一个人都对这些英雄满怀敬意。在这样一个失去了所有的土地和天空的世界里,在这个“飞行员”和“航海员”一类的词汇已经成了毫无意义的空话的世界里,孩子们的梦想就是成为潜行英雄。他们想独闯前路,穿着闪亮的盔甲,接受着几百人仰慕而感激的目光,爬上去,到地面上去探险,到那个神的王国,与怪物作战,然后给地下的人们带来燃料、军用品、光和火——其实就是,给他们带来生命。” ——节选自《地铁2033》小说 很多玩家在游戏中应该经历过这样的场景:在地下城和地牢中与危险的怪物战斗,找到珍贵的宝箱,但换个思路想想,当人们某一天突然开始了地下生活,会是怎样一幅光景。如果不是为了躲避些啥,谁又愿意住在地下呢? 据说早在罗马帝国时代,基督徒们为了躲避帝国迫害,在

    2019-01-10 18:01:14
    0 嘉言
  • 二零零八年一月十日,Valve宣布收购Turtle Rock Studios,这也正是后来我们所熟悉的Valve South的前身。 Turtle Rock StudiosTurtle Rock Studios一直与Valve有着莫大的渊源,这需要从工作室的创始人Michael Booth开始说起。在Turtle Rock Studios成立之前,Michael Booth、Phil Robb与Chris Ashton都在Westwood Studios工作,也就是那个我们口中的那个西木。 Westwood Studios其中,Chris Ashton最先离开了Westwood去到Valve参加《反恐精英》的开发工作。而Michael Booth与Phil Robb则在EA收购Westwood后选择离

    2019-01-10 10:49:47
    0 银河正义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