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单机 > 原创 > 专栏
最新原创 游戏评测 观点投票 专栏 节目
  • 一九九九年七月一日,《恐龙危机》在日本发售于PlayStation上。 《恐龙危机》很多人在童年的时候都被《生化危机》中的“回眸一笑百媚生”给吓了个够呛,说是童年阴影也不为过,但我印象最为深刻的还是《恐龙危机2》开场遇到恐龙的那一个瞬间,那种视觉与精神上的双重冲击令人无比着迷。 《恐龙危机》游戏画面当然,相比于顺风顺水,冷饭从一二三四五六炒到五四三二一零的《生化危机》,《恐龙危机》的命运就没那么好了,虽然都是出于三上真司之手,而相较于那时使用了3D预渲染2D的《生化危机》,《恐龙危机》甚至直接采用了实时渲染的3D环境 ,但《恐龙危机》也仅仅延续了三部作品,之后就被Capcom收到了仓库底下,重见天日这件事情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到。 《生化危机2:重制版》当然,《恐龙危机》最终的失败很可能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我们可

    2019-07-01 23:24:29
    0 银河正义使者
  • 毫无疑问,能够将自家游戏于E3游戏展上展出是一种荣誉。这意味着玩家和业界人士对于所展游戏有着高度期待和认可。我本以为今年E3上有完美世界这一家中国公司的新游展示就非常不错了,然而巨鸟多多和《自走棋》的出现着实令不少玩家大吃一惊。 事情发生在6月11日的“PC游戏展”环节,当玩家们还在对《莎木3》将于Epic平台独占发售的消息议论纷纷时,突然出现Q版黏土玩偶型的人物令观众们眼前一亮。熟悉《自走棋》正版手游的玩家一眼就能认出这些形象正是《自走棋》手游中的经典棋子。随后放出的消息更是带给了玩家们丝毫不亚于第一眼看到《自走棋》登陆E3时的震撼:《自走棋》将登陆Epic平台,并在今年晚些时候推出。后面还跟了几个小字:用虚幻4引擎制作。《自走棋》诞生于V社的《Dota2》,却选择在励志超越Steam的Epic上发展。个中意

    2019-07-01 14:25:07
    0 店点
  • 就在这个月的二十六日,由人民网主办、金报电子音像出版中心承办的“创新发展 责任同行——2019游戏企业责任论坛”在北京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厦举行,与会期间人民网起草了《游戏适龄提示草案》,并联合十余家游戏企业发起《游戏适龄提示倡议》。 而我们似乎可以从中看到游戏分级的希望,所以这一次,我们想和你聊聊,对于可能来到的游戏分级,你有什么看法?银河正义使者:当然是好事。游戏分级这事情从最开始提出来到现在,约莫也有个十几年的光景了,每年都有人提,每年都有人倡导,但总是石沉大海,现在终归是出现了个有鼻子有眼儿的雏形,你说这是不是好事?虽然目前绝大多数人都对《游戏适龄提示草案》中的内容有点疑问,可看看标题里的“草案”两个字,就觉得未来还是有希望的,肯定不能指望一口气吃成个胖子,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走起来,那就行了。 毕竟,前两

    2019-06-30 21:47:10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九五年六月三十日,《妖精战士》在日本发售于PlayStation上。 《妖精战士》《妖精战士》是个很奇妙的作品,游戏本身质量挺高,放在那个年代来看也绝对是个好作品,并且还是当时刚刚诞生不久的PlayStation“Three Major RPGs”中的一部作品——顺带一提,另外两部作品分别是《波波罗古罗伊斯物语》与《荒野兵器》。 《波波罗古罗伊斯物语》 《荒野兵器》但每每提到《妖精战士》,大家对于其在整个游戏历史上所起到的历史意义更加好奇,而对于游戏本身的探讨反而变得稀薄,其实这段历史也在之前的文章中复述过不少次,但也无可奈何,这边可能还是要劳烦您再看一遍。PlayStation作为当时的新兴主机平台,可以说在游戏阵容方面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索尼急需一款可以镇得住场面的RPG游戏,而《妖精战士》就此诞生,

    2019-06-30 20:35:15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年六月二十九日,《暗黑破坏神2》在北美发售于Windows上。 《暗黑破坏神2》对于很多人来说,今天绝对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作为北方暴雪的最后一款游戏,《暗黑破坏神2》为日后被称为“Diablo like”的游戏形式做出了表率。 北方暴雪游戏延续了《暗黑破坏神》初代带给玩家们的风格与氛围,但与之相对的是,整个《暗黑破坏神2》仅仅沿用了不超过百分之一来自《暗黑破坏神》初代的代码,而且游戏从未有过完整的设计文件,北方暴雪的开发人员在制作过程中不断地将全新的想法加入游戏,以至于游戏耗费了三年的时间才得以完成——超过了之前两年制作周期的预估。 《暗黑破坏神2》游戏画面但也正是这样,《暗黑破坏神2》在游戏剧情叙事、系统机制、装备设定、技能设计与在线联机方面都做到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高度,再搭配上一年后推出的资料片《

    2019-06-29 21:33:46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九一年六月二十八日,《Final Fantasy Adventure》——或者说《圣剑传说》在日本发售于Game Boy上。《Final Fantasy Adventure》或者说《圣剑传说》也许你会很好奇为什么这次的标题会与以往不一样,而看到最开始的发售时间,恐怕你就明白了,《Final Fantasy Adventure》与《圣剑传说》其实是同一款游戏,换个说法的话,就是说《圣剑传说》从一开始就是作为《最终幻想》的衍生作品而开发的,这一点从《圣剑传说》初代的日文原名《聖剣伝説 〜ファイナルファンタジー外伝〜(圣剑传说〜最终幻想外传〜)》就可见一斑。《圣剑传说》启动画面不过最开始,制作人石井浩一想制作的并不是一款《最终幻想》衍生作品,这个创造了《最终幻想》系列中陆行鸟与莫古利形象的制作人,在参与制作《最终

    2019-06-28 23:16:01
    0 银河正义使者
  • 游戏,这个被称为“第九艺术”的娱乐方式,在经过数千年的发展变化后早已融入到个人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从电子游戏出现以来,社会人群的巨大精神需求与文化生活的质量提高,让它在互联网遍布全球的今天成为了一种全新的文化输出形式。而作为承担文化、凸显文化的一种载体,明确独有的游戏风格是势在必行的。从多个平台的热度排行、玩家评论,各大网站的评测以及官方的销量统计中可以清楚看到:日本的二次元风格游戏与欧美的3D写实风格游戏几乎占领了市场,他们极其成功的、原创性的将本国文化逐渐的渗透、融入游戏中,让余留者与后来者争相使用而别无选择。为什么提到二次元风格游戏会想到日本,提到3D写实风格游戏会想到欧美?我们的呢? 不说是单机、网游还是手游之类,国产游戏发展至今差不多有三十年左右,然而国产游戏的独立风格始终无法明确。虽然得益与新派武侠小

    2019-06-28 11:48:15
    0 小黑麦
  • 一九七二年六月二十七日,雅达利正式成立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森尼韦尔。雅达利提到游戏的历史,那么雅达利自然不得不提,当年的那场“雅达利冲击”几乎可以说是左右了电子游戏业界的发展进程,而我们目前所熟知的游戏历史都要建立在雅达利的盛衰兴败之上。雅达利最开始的起源是一家名为Syzygy Engineering的公司,由Nolan Bushnell和Ted Dabney成立,一九七二年六月二十七日,Syzygy Engineering被更名为雅达利并正式注册成立。他们的第一个作品就是将第一世代游戏主机Magnavox Odyssey上出现的乒乓游戏给带到街机平台上,而被后世无数人所纪念并谈论的传奇街机游戏《Pong》也就此诞生。《Pong》这之后,雅达利进入了飞速发展的时期,期间推出过包括Atari VCS——也就是后来的

    2019-06-27 23:15:39
    0 银河正义使者
  • 在今年的三月份,Google发布了自己旗下的云游戏平台Stadia,在现场的演示中我们可以看到《刺客信条:奥德赛》的游戏画面随着设备的切换而迅速且流畅的转换着,从那一刻开始,仿佛以前离我们颇为遥远的云游戏真的即将来到我们身边,以往开的关于“云玩家”的玩笑话也即将变成现实,这真的是个挺奇妙的事情,但唯一的问题就是,Google Stadia的地区支持列表中并没有中国的身影。 那么我们还能期待些什么呢?就在不久之前,我们受邀前往了华为实验室参与华为与网易雷火游戏部成立5G云游戏联合创新实验室的揭幕仪式,在这里,我们看到了5G在日后生活中的运用场景,也看到了云游戏在之后会有着什么样的发展前景,更看到了两者之间的有机结合。 这两位“技术宅”的牵手虽然令人意想不到,但却毫不“违和”。网易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游戏研发商,

    2019-06-27 11:51:23
    0 廉颇
  • 2019年的E3游戏展落下帷幕,没有老对手索尼的微软一家独大,CD Projekt RED更是给足微软面子,公开了《赛博朋克2077》的发售日期以及最新预告片。预告片结尾,演员基努·里维斯的出现使全场沸腾。 近几年,有越来越多的真人面孔出现在游戏中,其中有众多我们熟悉的明星脸,比如《死亡搁浅》中的“弩哥”(诺曼·瑞杜斯)、拔叔(麦斯·米科尔森),以及一夜火爆互联网的基努·里维斯。 《死亡搁浅》弩哥 《死亡搁浅》拔叔他们强大的明星效应使游戏还未发售,就成为了大众的焦点、茶余饭后的谈论话题。但这种影响也是相互的。演员布莱恩·德恰特凭借互动式电影游戏《底特律:变人》中康纳一角火爆社交媒体,收获迷妹无数。 随着动作捕捉技术(Motion Capture )的逐渐成熟,不论在影视作品还是游戏中,人物角色活灵活现

    2019-06-27 11:22:21
    0 头脑风暴
  •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六日,《红侠乔伊》在日本发售于GameCube上。《红侠乔伊》提到了《红侠乔伊》,那么自然不得不谈神谷英树,而谈到神谷英树,那么四叶草工作室也不得不提,当年的CAPCOM第四开发部可谓是人才济济,三上真司、神谷英树与稻叶敦志等人都曾经在其中大展身手,而伴随着CAPCOM本部与三上真司的矛盾愈演愈烈,最终在制作完成Nintendo GameCube版本的《红侠乔伊》后,第四开发部被改建为子公司“四叶草工作室”,由稻叶敦志担当社长,目标就是为CAPCOM带来充满着独特理念的全新作品。四叶草工作室而《红侠乔伊》正是承接了第四开发部与四叶草工作室变迁的一部作品,它身上散发着某种耀眼的光辉,而正是这种光辉吸引了之后无数的玩家止不住的怀念着“四叶草”这群人。可这部由稻叶敦志与神谷英树联手制作的《红侠乔伊》

    2019-06-26 22:28:45
    0 银河正义使者
  • 腾讯电竞技术联盟的成立作为2019全球电竞运动领袖峰会暨腾讯电竞年度发布会上的一出重头戏,毫无疑问将会为中国电竞行业的发展增添新的力量。而烨侃科技作为联盟的首批成员之一,承担着推进电竞消费发展以及产品设计认证的责任。 我有幸采访到了烨侃科技的CTO(首席技术官)高惠杰先生,并和他聊了关于烨侃科技对电竞发展的技术支持以及对电竞圈子内一些事件的看法。Q:您好,能简单自我介绍一下吗?A:你好,我是烨侃科技的CTO高惠杰,我主要的职责是通过各种技术手段和最先进的云计算技术为我们的全民电竞玩家提供一个好的平台。同时通过腾讯电竞技术联盟,为电竞行业的标准推广到所有玩家以及相应的厂商做好准备。 Q:烨侃科技作为技术联盟的首席成员,主要承担哪方面的职责?A:烨侃的职责主要涵盖两大内容,一个是作为电竞行业标准的联合发起者,我们与

    2019-06-26 16:07:19
    0 店点
  • 小孩要输了。 在我收到这条消息的时候,小孩的状况确实不怎么乐观。在美国芝加哥举办的Combo Breaker 2019《拳皇14》项目比赛上,小孩因为是从败者组一路杀到决赛,所以需要获得两次胜利才能够拿下冠军,决赛初盘,面对日本“三魔王”之一的Score,小孩在二比零落后的情况下,成功连胜三局进入了决胜盘,但在决胜盘的时候,又再次被Score以二比一打入赛点。在场中休息时,透过直播的镜头,我看到大洋彼岸小孩脸上的沉默,那是一段很长时间的沉默,长到两个解说需要在观众面前调侃为什么小孩可以用保温杯喝下如此多的水来缓解气氛,而此时的Score似乎已经胜券在握,止不住笑容的同时,还对着镜头比起了“V”字手势。 那条“小孩要输了”的信息依旧在我的手机上闪烁着,而我在恍惚中突然意识到,这样的局势,在小孩的职业生涯中,有过太

    2019-06-26 12:28:15
    0 银河正义使者
  • 今年的WonderFestival 2019上海依旧如期举行,除了一贯以来的疯抢小岛制作的情形以外,52 TOYS这家独特而又充满了原创活力的公司也占据了不少人的视线,无论是原创的猛兽匣、万能匣还是CANDYBOX和超活化,这些各种品类的玩具有些充满了创意,有些还将传统人文与现代潮流进行了有机结合。我们有幸与52 TOYS的CEO陈威在WF 2019的现场聊了聊。 WF2019 52TOYS展区除了回顾一下这家堪称国内目前最为“凶猛”的衍生品公司以外,我们还展望了一下52 TOYS的未来,并聊了聊对于国内衍生品市场的看法。 52TOYS CEO 陈威Q:能简单聊一聊52 TOYS的起源吗? A:52 TOYS是一个专注于衍生品行业的品牌。在2013年,我跟现在的合伙人,也就是《三国杀》的创始人黄今,

    2019-06-26 11:51:43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九三年六月二十五日,《四狂神战记》在日本发售于SFC上。《四狂神战记》Neverland在不少人眼里可能是一家与《符文工房》划上等号的公司,而它在国内玩家群体中最为知名的作品也正是《符文工房》。虽然Neverland早就因为商业环境变化而导致的业绩不佳停止运营并申请破产,至此消弭于历史之中,可留下来的《符文工房》却在最近有了新消息,但回过头去想想,Neverland旗下值得铭记的作品可绝对不止《符文工房》而已,比如以中国传统文化为背景的《风水回廊记》,又比如它们的处女作——《四狂神战记》。Neverland作为Neverland的首部作品,《四狂神战记》成功为Neverland在当时竞争激烈的日本游戏界打下了一片疆土,虽然与《最终幻想》等RPG王道作品相比,《四狂神战记》显得可能更加小众一些,虽然故事同样是

    2019-06-25 23:30:30
    0 银河正义使者
  • 近期,在洛杉矶举办的E3发布会可谓是游戏业内最受人瞩目的盛世了。无论是游戏开发商,赞助商或投资商还是一般玩家,都无比重视这次展会。开发商们宣传自己的最新大作;投资与赞助商推广自己的硬件设施;玩家们则在五花八的各类新游中择其所好。三者各取所需,互利互惠。这种“三赢”的妙局淋漓尽致地体现出游戏这一新兴产业的巨大价值。毫无疑问,E3正是游戏业的高光时刻。 然而凡事都有光暗两面,马克思哲学也教导过我们“事物具有两面性”。游戏业有高光时刻,自然也有见不得人的阴暗部分。例如由游戏引发的一系列公共问题;又或者是关于游戏业内的各种丑闻,比如性骚扰。其实将游戏业内的性骚扰事件单独拿出来讲可能有失公允。毕竟性骚扰这种敏感问题在各行各业都普遍存在,有男女共处的地方就可能会出现性骚扰。但是最近关于游戏业内性骚扰的新闻确实比较多。比如就

    2019-06-25 17:22:05
    0 店点
  • 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四日,《英雄传说:空之轨迹FC》在日本发售与Windows上。 《英雄传说:空之轨迹FC》对于《英雄传说:空之轨迹FC》来说,想必无需多言,作为FALCOM目前当家的“轨迹”系列起源,《英雄传说:空之轨迹FC》为整个塞姆利亚大陆的故事开了一个好头,在后续的作品中,世界观的慢慢丰满、各种设定的逐渐成型与大量的剧情伏笔解开,将整个“轨迹”的世界变得异常真实,也无比吸引每一个接触过——或者说沉迷于这个世界的人,而我至今都还记得前段时间一群人苦苦等待“闪轨4”的样子,那模样像极了当年等待“SC”的那群人。 《英雄传说:空之轨迹FC》游戏画面目前的“轨迹”系列其实挺难以评价的,因为对于非粉丝来说,这个系列延续十几年六七部作品确实难以上手,而对于粉丝来说,那么当拿到“闪轨4”的时刻可谓是如获至宝。而《英雄

    2019-06-24 23:20:57
    0 银河正义使者
  • 前几天,上海久违的下了一场暴雨,豌豆大的雨点以俯冲的姿态向着树叶、地面与人的身体袭击过来,虽然攻击力不怎么样,但总归是影响心情的,可当我坐在电视机前,把摇杆握在手上,看着屏幕上闪烁着的Logo时,突然一切都没什么关系了,无论是天气还是一些别的什么。《侍魂》真的是个有够久远的记忆,久远到曾经鼎鼎大名的橘右京、娜可露露与霸王丸这些角色,现在都只是活跃在手机屏幕上的英雄而已,没有人在乎怎么打出个漂亮的“一闪”,更多的只是在乎装备好不好。其实满打满算,离合集性质的《侍魂六番胜负》发售也已经相距了整十年,更别说正统续作《侍魂闪》了,作为系列第三款3D化作品,《侍魂 闪》的表现比《侍魂64》与《阿修罗斩魔传》都要好上不少,可面对着格斗游戏浪潮的消退与SNK自身所遭遇的窘境,《侍魂》这个IP终究还是褪去了光环,长达十年的沉寂

    2019-06-24 16:29:35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不久前,日本正式宣告平成年代的结束,进入“令和”元年,众所周知,日本游戏厂商占据着游戏行业半壁江山,而在刚刚过去的平成三十年间,正是日本游戏乃至全球游戏发展的黄金时期,这三十年来,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与普及,电子游戏产业从一株冒尖的小苗,迅速成长为如今的参天大树,这株树苗的生长过程中诞生了无数的传奇故事。三十年间,游戏历史上出现了索尼和任天堂建立合作又最终破裂,记录了世嘉的几战几败黯然离场,见证了微软的强势临阵,以及直到如今的三足鼎立,其间发生过无数脍炙人口的故事,诞生过在游戏行业至今仍然闪烁着光辉的名字,所幸,自从远古时代人们学会结绳记事以来,就从未放弃过对历史的记录。现在,让我们梦回三十年前,回到那个尘封许久的年代,回忆起那些在历史星空上熠熠生辉的家用机以及游戏,感受那些从过去到现在并且直到久远的未来,电子游

    2019-06-24 09:50:15
    0 木大木大木大
  • 一九九六年六月二十三日,Nintendo 64在日本发售。Nintendo 64主机大战永远是个值得一谈的话题,尤其是PlayStation首次登场的第五世代主机大战与Xbox横空出世的第六世代主机大战,期间值得聊聊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于是趁着今天这个时间,把第五世代主机中Nintendo 64的故事说道说道。Nintendo 64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任天堂与世嘉展开了对Silicon Graphics全新CPU的竞争,而最终任天堂获得了Silicon Graphics的青睐,Project Reality这一计划也正式开启,而这正是Nintendo 64的起源,不过那个时候的任天堂计划日本地区主机名称为Ultra Famicom,其他地区为Nintendo Ultra 64,最终为了全球统一称呼,Ninte

    2019-06-23 23:37:20
    0 银河正义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