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单机 > 原创 > 专栏
最新原创 游戏评测 观点投票 专栏 节目
  • 二零零七年十月一日,白金工作室由Seeds与Odd合并后正式成立于日本。 白金工作室说起白金工作室,那么Seeds与Odd这两家工作室自然不得不提。Seeds的创始人是三上真司、神谷英树与稻叶敦志,绝大部分成员都是来自于四叶草工作室——也就是原第四开发部。当年的CAPCOM第四开发部可谓是人才济济,三上真司、神谷英树与稻叶敦志等人都曾经在其中大展身手,而伴随着CAPCOM本部与三上真司的矛盾愈演愈烈,最终在制作完成Nintendo GameCube版本的《红侠乔伊》后,第四开发部被改建为子公司“四叶草工作室”,由稻叶敦志担当社长,目标就是为CAPCOM带来充满着独特理念的全新作品。 四叶草工作室可是在四叶草工作室的短暂生涯里,无论是《红侠乔伊》系列,还是《大神》与《神之手》都陷入了叫好不叫座的泥沼中。CAPCO

    2019-10-01 21:53:39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互联网时代以来,常有一些大众无法理解的亚文化事物,莫名其妙地就冲破了圈层,火的令人费解。比如狗粉丝和土味文化,就是这两年最好的例子。而从今年8月份开始,B站又兴起了一波土味“英雄联盟”视频的热潮。这些视频原先大多是土味或作者自嗨的短视频,本身和“英雄联盟”毫不沾边,但经由B站UP主搬运,并加上夺人眼球的“空格式标题”后,如今,这类土味“英雄联盟”视频已经在B站自成一派,且点击量瞩目。其中最为代表性的,就是一则标题为《影 流 之 主》的视频。该视频发布于今年8月4日,至今,它已经收获了超过800万次播放和1.2万条弹幕。 且根据该视频“最高全站日排行74名”的成绩不难看出,它并不是一夜之间爆红,而是在用户间慢慢发酵,形成了大量的二次传播。 视频主角一袭黑色秋衣秋裤,脚踩棉绒拖鞋,肢体无章法但魔性地扭动,动作中似乎

    2019-10-01 18:19:12
    0 春希
  • 一九九九年九月三十日,《帝国时代2》在北美发售于Windows上。 《帝国时代2》在年岁还没这么大的时候,我曾经有段时间非常喜欢玩RTS游戏——也可能正因为那个时候还比较年轻,反应速度也说得过去,现在倒是完全不行了——无论是一锤子下去晕一片的山丘之王、还是满天飞的基洛夫飞艇,这种充满了幻想色彩的浪漫主义真的挺对我胃口,而《帝国时代》则是其中的异类,至少在当时,我觉得这游戏老气横秋。 Kirov Reporting!当然,这可能要归结于在我们那片的网吧里,会玩《帝国时代》的都是些叔叔级别的人物——一般来说都是穿着大裤衩、把白背心卷到腋下露出“丰乳肥臀”的那种,让当时年幼的我望而止步。直到许多年后,在一个网吧突然断网的包宿中,我才发现自己错的有多离谱,因为《帝国时代2》太他妈好玩了。 《帝国时代2》游戏画面作为一款

    2019-09-30 23:54:51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九日,Rockstar North的前身DMA Design Limited被Take-Two以一千一百万美元的价格从Infogrames处收购。 Rockstar North如果说现在Rockstar最为出彩的游戏是什么,那么《侠盗猎车手》肯定当仁不让。而创造出这个IP的,正是Rockstar North的前身——DMA Design。 DMA Design LimitedDMA Design起源于David Jones创建的公司Acme,在一九八七年的时候,David Jones发现Acme已经被占用,只能将公司名称修改为DMA Design。 David JonesDMA Design最初的成员基本上都是David Jones的同学——Mike Dailly、Russell Kay与St

    2019-09-29 22:48:11
    0 银河正义使者
  • 初次来到第二银河的您,是否时常会因为没有交通标识而感到不知所措,或者因为被各路不法分子无情欺辱而感到垂头丧气。如果您有这方面的疑难,请不吝咨询第二银河交通管理局,我们将在接下来的视频课程中,尽量解答各位新晋指挥官的基础问题。

    2019-09-28 18:15:26
    0 廉颇
  •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八日,《以撒的结合》正式发售Windows上。 《以撒的结合》独立游戏总是能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就好像Edmund McMillen的《超级食肉男孩》与《以撒的结合》,并不复杂的游戏机制下,充满了个人风格的独特设计让人着迷。我是说,谁能拒绝一个狂奔的肉块与一个喷射眼泪的怪胎呢? Edmund McMillen《以撒的结合》是Edmund McMillen与Florian Himsl合作进行制作的一款独立游戏,在《超级食肉男孩》大受欢迎后,Edmund McMillen认为可以去尝试一些不同的东西——毕竟现在已经有了足够的资金保证。 《超级食肉男孩》整个《以撒的结合》的基础设计是Edmund McMillen与Florian Himsl在一周内敲定并完成的,游戏采用了类《塞尔达传说》式的地牢

    2019-09-28 17:25:43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九二年九月二十七日,《勇者斗恶龙5:天空的新娘》在日本发售于SFC上。 《勇者斗恶龙5:天空的新娘》前段时间,CG电影《勇者斗恶龙:你的故事》在日本上映了,虽然电影的表现不怎么样,但这无法掩盖原作《勇者斗恶龙5:天空的新娘》故事的优秀。 《勇者斗恶龙:你的故事》宣传画面游戏依旧由老朋友Chunsoft负责制作——当然,这也是他们最后一次制作“勇者斗恶龙”系列的正统续作了,而“勇者斗恶龙铁三角”的堀井雄二、鸟山明与椙山浩一继续在本作中保持活跃。 Chunsoft《勇者斗恶龙5:天空的新娘》在SFC上的宣传口号是“愛がある、冒険がある、人生がある”——翻译过来也就是“有爱、有冒险、有人生”,而这正体现出了游戏想要表达的内容。 《勇者斗恶龙5:天空的新娘》启动画面与绝大部分的RPG游戏所不同的是,《勇者斗恶龙5:

    2019-09-27 21:39:21
    0 银河正义使者
  • 或许死亡才是大酋长最好的选择,至少不用在活着的时候喊出“部落都是废物”。 这段动画发生在《魔兽世界:争霸艾泽拉斯》的8.25版本,希尔瓦娜斯和萨鲁法尔大王在奥格瑞玛单挑时怒吼“部落都是废物!”,在场的所有人都无法相信,曾经的大酋长,居然痛骂部落废物。结局时,希尔瓦娜斯杀死了萨鲁法尔,化作一团黑影消失在了天际,奥格瑞玛开城。就这样,艾泽拉斯第四次大战,以部落方损失两名领袖为代价结束了。“XX都是废物。” 在那之后玩家们炸开了锅,讨论主要集中于部落阵营。有人痛骂萨鲁法尔是个“带路党”,还有人表示大快人心,不过以上讨论通常会用标准格式结尾,那就是“弗洛尔XX”,因为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触动玩家们的底线了。在“争霸艾泽拉斯”初期,弗洛尔就安排了一手烧树的剧情赚足了眼球,随后便将这件事归为了希尔瓦娜斯的一时冲动。没错,希尔

    2019-09-26 17:12:09
    0 沼雀
  • 一九八六年九月二十六日,《恶魔城》在日本发售于FC上。 《恶魔城》虽然我们应该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没办法看到《恶魔城》的新作面世,但念叨念叨总归是可以的。最开始的“恶魔城”系列,其实并没有办法划分到“类银河战士恶魔城”这个类别中,直到萩原彻带着《恶魔城X:月下夜想曲》出现,游戏中加入了丰富的RPG要素,大量需要玩家在后续游戏流程中获得相应的道具与技能来破解的关卡、地形与机关,才让“恶魔城”系列成功完成转型,与《超级银河战士》在之后一起被合称为“类银河战士恶魔城(Metroidvania)”的缔造者。不过这里要稍微注意下,五十岚孝司并不是像很多国内媒体误传的一样,是《恶魔城X:月下夜想曲》的主导开发者,《恶魔城X:血之轮回》与《恶魔城X:月下夜想曲》这两部作品,都是由萩原彻担任制作人与监督职位的,五十岚孝司仅

    2019-09-26 14:14:57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八六年九月二十五日,Outrun在日本发售于街机上。 Outrun提起赛车游戏,你会想到什么?提起铃木裕,你会想到什么?如果将两者一同提及,恐怕Outrun是最值得聊一聊的作品了。 铃木裕加入世嘉后的铃木裕,凭借着《冠军拳击》《太空哈利》与Hang-On等作品在街机平台的成功,成为了世嘉非常看重的游戏设计师。其中,Hang-On所使用的摩托车造型控制器十分独特,让游戏在当时的街机厅中大受欢迎,于是在Outrun中,铃木裕延续了这个设计——然后更进一步。 Hang-On当时的铃木裕打算制作一款赛车游戏,于是开着车在欧洲的各个国家行驶了两个星期,以寻求灵感。直到他到达摩纳哥之后,将超跑法拉利Testarossa做到游戏中的想法终于成型,回到日本,他组建了一个十人团队,找来了一辆法拉利Testarossa来研究细

    2019-09-25 13:01:51
    0 银河正义使者
  • Steam上差评如潮,好评率仅15%,菜单弹窗无法关闭,生涯模式经验值逆生长,状态栏显示前作《NBA 2K19》小标……开局经历了这些以后,目前世界上最好的篮球游戏《NBA 2K20》,还有救吗?真的很难了。 但尽管如此,无论从游戏质量还是市场的角度来说,《NBA 2K20》仍难逢敌手。《NBA Live20》已经放弃了PC平台,且EA延迟了该作的推出。一般来说,一款游戏跳票并不罕见,但年货体育游戏往往不在跳票范畴之内。体育年货游戏的发售时节多依据现实中联赛的进程而定,有一定时效性,没有厂家愿意错过休赛期最一手的节点。虽然EA声称《NBA Live20》跳票只是为了带来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但这种场面话实在没有说服力。唯一的解释,只能说是《NBA Live20》在EA心中的地位越发降低了。 在去年NBA 2K和N

    2019-09-24 17:56:04
    0 廉颇
  • 9月22号,DOTA2相关APP——MAX+社区中,“卢本伟”陡然成了社区玩家们议论的话题之一。事情的起因,则是卢本伟在MAX+社区中,发贴晒自己在DOTA2最新赛季的天梯排名。 段位为DOTA2中的最高段位——“冠绝一世”,天梯排名第27。后面的“核心7315”,表示卢本伟在“核心”位置上的分数高达7315。7315分是什么概念?举个例子,在今年由DOTA2知名主播团队——“OB战队”举办的战队队员选拔赛中,选手报名的条件是:“1 2 3号位置(核心位置)要求7500分以上,4 5(辅助位置)要求7200分以上。” 这还是上赛季末期的分数要求。而卢本伟在新赛季初就有着高达7315的天梯分,这足以说明,他有着参加DOTA2职业比赛的基础和实力。就算不走职业这条路,做一名“天梯高端路人玩家”也是绰绰有余

    2019-09-24 17:37:37
    0 店点
  •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四日,ICO在北美发售于PlayStation 2上。 ICO上田文人的作品,我尤为喜欢《旺达与巨像》。少年为了拯救少女,在广袤无垠的草原上奔驰着,向看似不可能战胜的巨像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的挑战。这真他妈的浪漫,不是吗? 《旺达与巨像》不过,如果说是哪些游戏让我意识到电子游戏也可以是艺术的话,那么同样是上田文人的ICO一定位列其中。这是上田文人的第一款游戏作品——我是说,是他第一款处于主导地位的作品。不过就算算上他曾经在《绝命凄杀》中担任动画设计的工作,ICO也只是他游戏生涯中的第二款作品而已。从Warp离职后,上田文人就进入了SIE Japan Studio工作,而他提出的第一个游戏构想就是ICO的原型——游戏的核心理念:牵手,也正是上田文人在这个时候受到电视广告的启发而确定的,游戏原型的设计

    2019-09-24 10:06:02
    0 银河正义使者
  • 手脚忙乱,高负荷的引擎隆隆作响,学车的既视感愈发强烈。我将方向盘向一侧打死,重重踩下“刹车”。但为时已晚,赛车已不受控制,冲出赛道,撞上护栏。我停止了思考,大脑一片空白。 直到屏幕上出现“禁止符”,我才反应过来,这不是现实,而是游戏,是我刚刚坐在专业赛车游戏设备内体验的一场《神力科莎》(Assetto Corsa)竞速比赛。《神力科莎》是Kunos Simulazioni工作室开发,由505Games发行的一款汽车竞速游戏,以硬核和真实著称。在《神力科莎》系列中,汽车驾驶手感、物理效果、赛道乃至场上机械师的还原,都堪称赛车游戏之最。一些职业车手甚至会用《神力科莎》训练,来熟悉现实中的赛道。但你可能想象不到的是,在销售方面,赛车氛围并不强烈的国内,其实是《神力科莎》全球销量第二高的地区,仅次于美国。 近日,《神力

    2019-09-23 11:36:42
    0 店点
  •       当我们回顾整个人类科幻史的时候,不难发现,随着时代和人文环境的变迁,人们对于科幻本身的定义一直在发生拓展与演化。从玛丽·雪莱的《弗兰肯斯坦》到刘慈星的《三体》,人们对于科幻这一概念始终莫衷一是。   其中,我个人最喜欢的,是艾萨克·阿西莫夫对科幻所下的定义:“科幻可以被认为是一种,人类在面对科学以及技术变迁时所做出反应的文学写照。”简单来说,就是有什么样的时代背景便产生什么样的科幻作品。  这也是为什么,人们承认《真实的故事》是最早的科幻作品的原因之一。早在星际战争、外星漫游等概念无异于神祇传说的古罗马时期,有关天文以及历法的研究就已经有了相当的规模,这也让琉善(Lucian of Samosata)能够结合当时的天文学知识和神话元素,去创造出颇具星际科幻色彩的作品。

    2019-09-23 11:03:29
    0 太空棕熊
  • 一八八九年九月二十三日,任天堂正式成立于日本。 任天堂这可能是目前为止成立时间最早的一家游戏公司,当然,在日后的【游戏历史上的今天】里,很可能也不会出现比这更早的了,毕竟,任天堂在上上个世纪的时间里,所做的是一些和游戏完全没有关系的事情。最开始的任天堂是一家卡牌公司,由山内房治郎成立,主要的营业内容就是生产并销售花牌,也正是次年年底,第一家Nintendo Koppai的销售店正式开业,虽然当时日本政府禁止各种可能与赌博相关的纸牌出售,但花牌不在此列,于是借着这一次政策红利,任天堂赚取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花牌这之后的任天堂度过了一段非常平稳且漫长的时间,期间因为政策放松的原因而进入了纸牌市场,公司也一度更名为Nintendo Playing Card,甚至还举办了名为Nintendo Cup的纸牌比赛。而转变的

    2019-09-23 10:40:26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七五年九月二十二日,Enix正式成立于日本。 Enix就像绝大部分我曾经聊过的游戏公司一样,Enix也是一个半路出家的游戏公司。当然,在那个年代的绝大部分游戏公司都是如此,其基本原因我们可以简单归结为,电子游戏的新时代到来,而想分一杯羹的人从四面八方涌来。不过这也只是个简单的归纳,并不能详尽说明,毕竟今天的主题并不是这个,倘若下次有机会,倒是可以深入聊聊,但现在,还请把目光放回Enix的身上。Enix的前身是由福岛康博所创立的営団社募集サービスセンター,也被叫做Eidansha Boshu Service,是一家发布房地产信息的报社企业。在一九八零年的二月,Eidansha Boshu Service建立了一家子公司,次年,该子公司更名为Eidansha Systems,Eidansha Systems的主

    2019-09-22 23:39:11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一日,《文明5》在北美发售于Windows上。 《文明5》《席德梅尔的文明5》对于整个“席德梅尔的文明”系列来说,其实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存在。这不仅是制作方Firaxis Games被Take-Two收购后,制作的第一款“席德梅尔的文明”系列游戏,更是整个系列生涯中,少有可以不去考虑版权问题的一作,同时也是变革巨大的一作。 《席德·梅尔的文明》当然,如果要说清楚有关于“席德梅尔的文明”系列的版权与被收购的事情,我们恐怕得把目光转向过去,一直回到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初期。席德·梅尔与Bill Stealey在一九八二年创立了MicroProse,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一直在开发飞行模拟游戏,直到一九八七年,第一款前缀有着席德·梅尔姓名的游戏:《席德·梅尔的海盗》诞生了,也是从款游戏开始有了日后将席德·梅

    2019-09-21 14:16:47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日,《火炬之光2》正式发售于Windows上。《火炬之光2》说起DiabloLike这个类型的游戏,那么一定会提及暴雪娱乐、北方暴雪与“暗黑四巨头”之间的恩怨情仇。虽然说往事莫提,但既然要说道说道关于《火炬之光》的故事,那么自然也免不了俗,就不妨让我们把时间点挪到“暗黑四巨头”离开北方暴雪的时间段。北方暴雪的创始人David Brevik、Max Schaefer、Erich Schaefer和Bill Roper众所周知,在北方暴雪还叫做Condor的时期,《暗黑破坏神》其实就已经接近完成了,之后被暴雪收购,《暗黑破坏神》大受欢迎,于是北方暴雪基本上就开始专注于这个IP的开发,《暗黑破坏神2》更是将这个IP提升到了一定的高度,随即,《暗黑破坏神3》的开发进入日程。当然,那个时候的《暗黑破坏神

    2019-09-20 17:51:53
    0 银河正义使者
  • 对于游戏来说,发售前的宣传期是十分重要的。每年三大游戏展上往外扔各种“与实物不符”的宣传片已经是常态了,而每每到了这个时候,对于宣传片的讨论总是此起彼伏,从宣传片的播放次数与赞踩比上也可以看出游戏的热度究竟如何。于是我们想要和你聊一聊,聊一聊有哪些游戏你看过宣传片就期待爆棚的?末药 《死亡搁浅》天下第一! 这种由所有玩家玩家所参与建立起来的游戏,让每个人留下自己所曾经探索过的足迹,通过留下的道具物品间接帮助到其他人,不断变化更新的世界,让人感觉非常的震撼和兴奋。 这让我想起了当初《尼尔:机械纪元》结尾玩家们的存档化作的僚机,牺牲自己辛辛苦苦打出的存档帮助其他玩家,给玩家以自我牺牲帮助他人的悲壮感动,这种感动难以言喻,整个世界就是在人与人的互动互助中所建立起来的,不是吗? 在游戏中能看到主角使用着非常具

    2019-09-20 11:07:57
    0 银河正义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