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单机 > 原创 > 专栏
最新原创 游戏评测 观点投票 专栏 节目
  • 一九九七年四月十一日,《阿兰多拉》在日本发售于PlayStation上。 《阿兰多拉》提起《阿兰多拉》的开发商Matrix Software,想必很多人会一脸迷茫,其实这也是一件颇为正常的事情,因为这家公司绝大部分的工作都放在了为Square Enix、Chunsoft与Konami这样的公司进行移植与复刻工作上去了,并且这两年的整体工作重心也逐渐转移到了移动端平台上,唯一留在主机游戏领域的自研作品恐怕就只有前段时间因为尺度问题而在欧美地区引起过争议的《欧米伽迷宫Z》了。 《欧米伽迷宫Z》而对于Matrix Software迄今为止的经历来说,可以用一句虎头蛇尾来代指了,成立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Matrix Software,其处女作就是颇受好评的《阿兰多拉》,本作其实可以看做一九九二年由Climax Ente

    2019-04-11 21:51:45
    0 银河正义使者
  • 漫无边际的宇宙中有一群海盗,他们在宇宙中烧杀抢掠已有6年之久,成为了太阳系中令人忌惮的存在,至今已经夺走了7000亿多人的生命,哪怕是怀中的婴儿听到他们的名字也不敢发出啼哭,据悉据目前为止他们的成员已经超过了5000千万人,以一招空中螺旋开枪闻名太阳系,虽然官方将他们称作是“Tenno”,但他们显然更喜欢称呼自己为:仓鼠,他们来自一款越盘越活的游戏《Warframe》。这个称呼由来还是15年8月份Digital Extremes在全球性炸服时的调侃:“由于饲养人员操作不当,造成大量仓鼠逃跑,需紧急维护”,之后仓鼠这个称呼便慢慢的在玩家群体中传播:前有育碧种土豆,后有DE养仓鼠,后来还真的有玩家给DE寄过去了一只仓鼠帮助其恢复动力。 “每一个弱小的身躯里都有一个强大的灵魂,但可能没有肝”最初的《Warframe》

    2019-04-15 13:57:04
    0 沼雀
  • 不知道有多少观众与基叔一样,每次有3A新作发售,终会买来游玩一下,但是无论是多么高质量的游戏,再也找不到小时候玩红白机,黑世嘉的那种感觉,直到我重新拿起尘封的老主机,又看到了当年那些熟悉的画面,我知道,不是我变了,是世界在变,我还是我,只是现在的游戏不适合我罢了。 究竟如何在2019年快乐玩耍老游戏呢,我们首先想到的应该是模拟器,模拟器通过软件算法对复古游戏主机的各项参数进行软件模拟,并调用系统api来实现画面的显示和操作的输入,以此来执行复古游戏ROM.目前使用模拟器游玩复古游戏,大概分为以下几种方式需要注意一下,这里的分类是按操作方式而非技术底层进行分类:1:PC及mac下的模拟器(windows是目前最完善的模拟器平台); 2:安卓及ios下的模拟器(比如较为常见的是小鸡等手机模拟器前端); 3:基于LI

    2019-04-11 13:54:40
    0 肯德基怪叔叔
  •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日,《马里奥赛车Wii》在日本发售于Wii上。 《马里奥赛车Wii》如果说现在想要在Nintendo Switch上找几个和朋友之间勾心斗角的游戏,那一定很容易,但倘若要让我选个最心仪的,那么《马里奥赛车8豪华版》肯定当仁不让,毕竟谁会拒绝往自己朋友的底盘下扔一个龟壳的诱惑呢。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宫本茂带领团队将来源于一款科幻题材赛车游戏《F-ZERO》的灵感与马里奥结合起来,依靠着SFC独特的Mode7绘图模式实现了2D背景画面的透视,达成了伪3D的显示效果,并加入了不同特性的角色、车种、赛道、模式以及各式各样的道具,充满着奇特趣味的《超级马里奥赛车》就此诞生,并以超过八百七十六万份的销售成绩成为了SFC历史上销量排名第四的游戏,《马里奥赛车》系列的传奇也就此开启。 《超级马里奥赛车》而《马

    2019-04-10 23:33:04
    0 银河正义使者
  • “Hey Grandkids”是主播Shirley Curry每一次开播时的第一句话。这里需要解释的是这样的开场并不带有任何嘲讽或者是辱骂的意味在里面,因为这位主播是一位货真价实的有着83岁高龄的老太太。 出生于1936年的Shirley Curry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玩过最早的街机游戏并且见证了互联网的诞生和普及。现在的她有四个儿子、九个孙子以及一个曾孙。Shirley的第一台电脑是上世纪90年代她儿子更新迭代的弃物,而Shirley最开始仅仅只是打算用这台电脑记录食谱而已。 Shirley儿子在送给妈妈这份礼物时忘记删除了自己喜欢玩的游戏:《文明2》。在机缘巧合之下Shirley在这台电脑上打开了《文明2》,从此开启了自己长达20多年的游戏生涯。很多人因为经常看到Shirley玩《上古卷轴:天际》而误以为

    2019-04-11 10:03:32
    0 水古月
  • 二零零九年四月九日,《胧村正》在日本发售于Wii上。 《胧村正》其实我个人对于游戏公司并没有什么感情,毕竟游戏这东西算是集体性质的工业化产品,所以我对游戏公司与知名制作人倒没有什么坚持,除了喜欢的系列出必买以外,基本上每个游戏在购买之前都会考虑一下自己喜不喜欢、适不适合自己,而唯一的例外就是Vanillaware,也就是香草社。 香草社就好像前段时间发售的《十三机兵防卫圈:序章》,对于一款售价2980日元,但除了原声碟与设定以外,甚至连存档都没办法继承到正式版的试玩版游戏,我依旧毅然决然地选择了买下来,究其原因,还是因为“香草社”这三个字。这可能是唯一一家可以用自己的画面让你掏钱掏得心服口服的公司了,而国内玩家对于香草社最深刻的印象恐怕就是来自于《胧村正》了,作为一款香草社出品的游戏,《胧村正》依旧保持了其独特

    2019-04-09 10:14:08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八八年四月八日,《双截龙》在日本发售于FC上。 《双截龙》最初的《双截龙》其实是在街机平台发布的,但因为发售时间已不可考,所以我们以移植到FC平台上的时间为准,并且,对于大多数国内玩家来说,FC版本的《双截龙》才是童年的味道。 《双截龙》街机版本启动画面在聊《双截龙》之前,我们先要聊一聊Beat 'Em Up,也就是清版动作类型游戏的起源,一般来说现在都默认为一九八四年十二月诞生的街机游戏《成龙踢馆》是此类型游戏鼻祖,而游戏的特点自然不用我过多赘述,通过动作击打解决版面内的所有敌人才可以前往下一个关卡的设定将“清版”解释的淋漓尽致,这之后由Technōs Japan制作的《热血硬派》又在此基础上加入了纵深场景与跳跃功能,进一步的丰富了清版动作类型游戏的可玩性,但由于《热血》系列独特的亚洲文化氛围与欧美市场不

    2019-04-08 15:45:56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八六年四月七日,Atlus正式在日本成立。 Atlus提到Atlus,《真·女神转生》系列与其衍生系列《女神异闻录》一定是绕不开的话题,但不知道你是否了解,这个以独特风格而闻名的日式RPG游戏厂商曾经有过非常坎坷的一段历史。一切的起源都来自于当时在TEHKAN——也就是日后的Tecmo任职的员工:冈田耕始、原野直也与横山秀幸等人,他们决意从TEHKAN离职并在一九八六年四月七日创立了Atlus。初创的Atlus所负责的第一款游戏正是由西谷史在一九八六年所发表的小说《デジタルデビルストーリー女神转生》改编而来的《数码恶魔物语 女神转生》,本作于一九八七年九月十一日发售在FC上,但有趣的是,在游戏封面上并没有Atlus的标志,而代替其出现的却是NAMCO的LOGO,究其原因,是当时在制作与开发等诸多事宜上初出茅

    2019-04-07 22:08:29
    0 银河正义使者
  • 游戏本来是一种让人感受到乐趣的文化载体,但是在很多时候因为诸如游戏设计理念不合理、层出不穷的BUG与硬件优化等问题的存在,游戏过程中的会乐趣会被消磨殆尽,而这一问题在多人在线游戏中则更加严重,除了一些游戏本身的问题以外,还会出现外挂泛滥、队友犯傻与敌人犯贱的情况。当然,除了这些问题以外,还会有着个人自身因素导致游戏体验糟糕的情况,就好像前两天还在讨论到底要不要有低难度模式的《只狼:影逝二度》,我舍友每天晚上叮叮当当稳定打铁两个半小时,至今没有打过玄一郎,除了日常的边骂娘边爬上床以外,发泄的方式就是砸手柄了,直到昨天他把盘掰了我才重回清净。我知道《只狼:影逝二度》是个好游戏,但是对于我的舍友来说,这个游戏体验确实说不上好。于是这次我们打算和你聊一聊,对于你来说,经历过最糟糕的游戏体验是什么? 银河正义使者:我个人

    2019-04-06 19:44:21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九二年四月六日,Windows 3.1x正式更新,《扫雷》代替《黑白棋》加入操作系统。 Windows for Workgroups 3.11与《扫雷》其实我还是蛮喜欢玩扫雷的,但也并不是一开始就喜欢,这玩意最初在我的心里和《红心大战》与《空当接龙》是属于同一个级别的,就是那种我再无聊也不会去尝试的游戏,因为我既不理解它是怎么玩的,也没办法从中得到快乐。而一切的转变在于一个朋友当时手把手地教了我几分钟,这东西当面教导一下上手速度极快,我当时就开了一局《扫雷》,然后在蒙对了最后两个没办法计算出准确位置的雷时,顷刻间就喜欢上了这个游戏,而在Windows 7系统中的《扫雷》改进了第一次点击可能会出现死局的情况后,我就更加喜欢在上班期间偷摸着打上两局了。 上班干的事情但其实《扫雷》这一游戏形式并不是微软首先创造的

    2019-04-06 17:10:29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九六年四月五日,《鲁多拉秘宝》在日本发售于SFC上。 《鲁多拉秘宝》作为日本老牌RPG游戏厂商的Square在SFC时代推出了不少经典游戏,像是《最终幻想4》、《浪漫沙加》、《最终幻想5》、《圣剑传说2》与甫一登场就拿下了无数赞美的《最终幻想6》等等,而除了这些系列之作外,还有着土田俊郎带来的SRPG游戏《前线任务》、制作阵容极为豪华的经典RPG游戏《时空之轮》,以及因为Square与任天堂之间的矛盾而被恐慌性抛售的可悲作品《圣龙传说》。每每聊到这段可以说是主宰了日后主机市场格局的历史时,无论是《最终幻想6》、《妖精战士》、《圣龙传说》还是《最终幻想7》,都是时常被提及并讨论的作品,可不知道你是否了解当年Square在推出《圣龙传说》并遭受到制裁之后,还有着一款非常有趣的RPG游戏——《鲁多拉秘宝》在SFC

    2019-04-05 17:37:14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一三年四月四日,《进化之地》正式发售于Windows与macOS上。 《进化之地》虽然从世界上的第一款电子游戏诞生至今不过短短数十年的时间,但是它的历史却足够我们洋洋洒洒书写上好一段时间,【游戏历史上的今天】这个栏目也是旨在通过回望那些过往将这段历史从点滴处慢慢道来,而这些值得纪念的历史自然不只会通过文字的形式被表达出来,除了音乐与影像之外,甚至于通过游戏来表现游戏历史这一做法也被人实现了,而《进化之地》就是这么一款游戏。 游戏历史上的今天LudumDare是由Geoff Howland在二零零二年创立的一项游戏开发竞赛,要求参赛者在四十八小时以内按照既定主题进行游戏开发,游戏素质优秀并最为契合主题的作品将会摘得桂冠,而第二十四届LudumDare的主题为“Evolution”,获得当期冠军的正是Nicol

    2019-04-04 19:25:56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九三年四月三日,《龙战士》在日本发售于SFC上。 《龙战士》现在提到CAPCOM,你肯定会想起它“动作天尊”的名头,更不用说近两年CAPCOM一改之前的颓势,接连推出了《怪物猎人:世界》、《生化危机2重制版》与《鬼泣5》这三款大受好评的作品了,以至于《鬼泣5》评分解禁后,CAPCOM美国CEO浦田贵一郎在推特上说出的那一句“Capcom is back!”,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令所有一直在支持着他们的玩家不禁感慨万分,那个曾经的CAPCOM终于回来了,而这些年CAPCOM所遭遇到的窘迫时刻也在此刻烟消云散。 “Capcom is back!”但我们回望过去,这位以动作游戏闻名的游戏公司,曾经还制作过很多类型的游戏,而《龙战士》就是其中的一款,作为CAPCOM的首款RPG游戏,《龙战士》的表现十分不错,本作由曾

    2019-04-03 20:47:36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九四年四月二日,《最终幻想6》正式在日本发售于SFC上。 《最终幻想6》其实对我来说,《最终幻想》系列在《最终幻想7》面世的时候,就已经被分为了泾渭分明的两个部分,一个是由《最终幻想3》开始确定风格一直到《最终幻想6》结束的“前最终幻想”时代,这个时代的名字很显然是我现编的,但是它与之后的《最终幻想》系列最大的区别就是所有作品都是由坂口博信为开发主导、天野喜孝担任人设,并且在游戏类型上属于2D游戏时代产物。这之后,随着Square的《圣龙传说》被任天堂制裁之后,首部3D化的《最终幻想》——《最终幻想7》被放到了索尼的PlayStation上,伴随着坂口博信渐渐退出主导地位,监督北濑佳范、人设野村哲也与脚本野岛一的组合成为了“新最终幻想”时代开幕者。 《最终幻想7》当然了,这个时代的划分也就是我随口这么一说,

    2019-04-02 21:39:47
    0 银河正义使者
  • 玩家见面会一直都是一个挺有趣的活动,只要你不是那个在舞台上被主持人要求做奇怪事情的人。就在前几天,我很荣幸的受到了西山居的邀请前往了此次国服《最终幻想:勇气启示录》的玩家见面会,可能是因为平时很少参加这类活动,兴奋了一晚上的副作用就是一直到天边泛起光亮我才渐有睡意,当从睡梦中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发现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于是匆匆打了个车直奔这次见面会的举办地——上海史克威尔艾尼克斯主题咖啡餐厅,其实选在这里举办活动真的非常契合。说句实话,你很难在上海找到比这里更加适合举办《最终幻想:勇气启示录》玩家见面会的地界了,除了史克威尔艾尼克斯本身文化基因与餐厅的有机融合以外,这还是个会把《钢之炼金术师》里的合成兽做成蛋糕给你吃的餐厅。 到了会场之后,发现热情的玩家基本上已经到齐了,我被安排在了第一排的

    2019-04-02 13:05:49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五年四月一日,小岛组正式在日本成立。 小岛组LOGO是的,你没有看错,Kojima Productions——小岛组是在愚人节正式宣布成立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喜欢把玩家骗的团团转的制作人刻意而为之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这个在愚人节这天成立的小岛组,在电子游戏这短短的历史上留下了非常多值得纪念的作品。在小岛秀夫制作了两款《Metal Gear》与《掠夺者》等等游戏之后,索尼带着PlayStation进入了主机游戏市场,而其强大的机能让小岛秀夫产生了一个新的想法,那就是3D化的《Metal Gear》——《潜龙谍影(METAL GEAR SOLID)》,为了支持小岛秀夫的想法,Konami抽调了三十余人的开发团队供给小岛秀夫使用,而这,正是小岛组的前身。 《潜龙谍影》所幸小岛秀夫并未辜负Konami的

    2019-04-01 22:13:05
    0 银河正义使者
  • 文:mikasa 在网上和人聊天时,难免因生气或开玩笑,说出几句粗鄙之语,而最近,下面这张表情包成为了一批耿直网友的新宠。 这一幕来自1973年播出的《假面骑士V3》。画面上这位头顶大复眼,形似昆虫的角色,正是这部英雄特摄剧的主角。实际上,这句脏话并非出自他之口,而是对面的反派说出来的,但因为字幕没有及时切掉,造成了错位,就出现了“正剧英雄口嗨”的奇特景象。 “你妈的,为什么”走红后,网友们在发挥P图绝技之余,还在同一部剧中,发现了更多由于字幕组放飞自我产生的喜感画面,假面骑士V3也多了一个“嘴臭骑士”的绰号。 但就像玩梗的人未必了解,“嘴臭骑士”风评被害的真相,很多人也不清楚,这个因为嘴臭火起来的超级英雄,到底是什么来头。 为什么他长得这么奇怪,和“超级英雄”八竿子打不着啊?《假面骑士》是什么动画,怎么现在还

    2019-04-02 15:31:39
    0 BB姬
  • 文:B哥高中物理课上老师会介绍这样一个概念,名为第二宇宙速度。讲的是如果一个物体达到一定的速度之后,就可以挣脱引力,离开某个星球,所以又叫做逃逸速度,比如地球的逃逸速度就是11.2公里/秒。 那么如果把Steam比作一个星球,游戏的收入比作速度,那么就可以定义出一个“逃逸收入”,也就是说不管通过什么别的方式,达到了这个收入,就可以逃离G胖魔爪,可以不在Steam上发售游戏。 那么这个收入是多少呢?很难去界定,因为因游戏而异,但可以确信的是,Bethesda这个弟弟应该没有达到逃逸收入,至少《辐射76》没有。 在去年《辐射76》发售之前,B社表示《辐射76》的PC版将会在自家的Bethesda.net上独占。 不过B社也没有把话说绝,对外宣称“我们并没有宣布未来的游戏不会登陆Steam”。但不久之后公布的《狂怒

    2019-04-01 13:51:29
    0 BB姬
  • 《灵魂筹码》凉了。 当然,这并不是我的一面之词,而是切实发生的事情,以至于让我回想起这款游戏的缘由都只是一个玩家在相关新闻下发出的疑问——“这游戏还在?” 相关新闻评论截图随即我去看了看游戏在STEAM上的在线人数,不多不少,正好六十个。这在线人数说句实话,想凑两桌麻将完整的打上几圈可能都够呛,而对于一款在大半年前还在STEAM热销榜上出现的多人在线游戏来说,这个在线人数可能真的意味着它“凉透了”。很多人会把二零一八年形容为国产优质游戏井喷的一年。在这一年里,我们见证了《波西亚时光》精准抓住核心用户的成功之路,也看到了堪称奇迹的《太吾绘卷》用绿皮代码俘获了无数人心,更有着《中国式家长》让众多玩家在自身婚姻问题还未解决的当下茶饭不思的养着儿子,而高质高产的NEXT Studio与横空出世刷新了国产ACT游戏制作量

    2019-04-01 11:17:46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九八年三月三十一日,《星际争霸》在北美正式发售于Windows上。 《星际争霸》最近暴雪的日子可以说没那么好过,这家在业界延续了数十年传奇的游戏厂商似乎在此时此刻展现出了疲态,向前迈出的每一步都令人担忧不已,但回首望去,在许多年前,暴雪从未让人失望过。 暴雪娱乐在接连推出了《魔兽争霸:人类与兽人》、《魔兽争霸Ⅱ:黑潮》与《暗黑破坏神》之后,已经在游戏圈站稳脚跟并声名大噪的暴雪开始了一个新的IP企划。在一九九六的E3游戏展上,这个BobFitch领导团队制作的RTS游戏并没有获得过多的赞誉,究其原因可能是与一年之前发布的《魔兽争霸Ⅱ:黑潮》采用了相同的引擎进行制作,并且在一些诸如UI、色调与种族设置等细节上与其过于类似,引起了当时媒体与玩家一片“太空版魔兽(Warcraft in space)”的哗然。在这之

    2019-03-31 21:26:54
    0 银河正义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