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单机 > 原创 > 专栏
最新原创 游戏评测 观点投票 专栏 节目
  • 1989年7月27日,《Mother》在日本发售于FC上。《Mother》对于《Mother》或者说《Mother》系列来说,过多的评价似乎永远是多余的,我也很想用一句“真他妈牛逼”来结束今天的话题,但篇幅这东西不仅约束上限,同时也会要求下限。《Mother》的制作人糸井重里可能是游戏行业里最“不务正业”的制作人了,不过对于糸井重里来说,游戏可能才是他的副业。糸井重里是谁?是获奖无数的广告文案专业人士、是《再见企鹅》绘本的原作、是《龙猫》中草壁达郎的声优、是NHK的节目主持人、是与村上春树合作《梦で逢いましょう》的作家、是演员樋口可南子的丈夫,同时也是《Mother》的制作人。糸井重里而《Mother》的起源也正是因为糸井重里到访任天堂——为了一些广告宣传方面的工作时,与宫本茂聊了聊自己关于RPG游戏的想法——

    2019-07-27 11:33:13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九一年七月二十六日,《战区88》在日本发售于SFC上。《战区88》本作最早其实是Capcom发布在自家CPS街机基板上的一款横向卷轴射击游戏,但因为街机版本的发售时间已无法考证,所以这里只能以移植SFC版本的时间作为依据来聊一聊。《战区88》SFC版本启动画面当时——也就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这个时间段,这种来源于《SpaceWar》的游戏类型——STG正值风光,从南梦宫的《小蜜蜂》与 Williams Electronics的《Defender》,到由南梦宫制作,开创了纵向卷轴射击游戏时代的《铁板阵》——虽然并不是历史上第一款纵向卷轴射击游戏,但确实是这个游戏模式的引领者,再到由Konami制作,定义了有多个等级的强制横向卷轴滚动游戏的《Scramble》——国内译名为《大进击》或《紧急起飞》。《S

    2019-07-26 13:39:41
    0 银河正义使者
  •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国王嗜杀成性,每晚都要大臣给他送来新的女孩过夜,并在过夜后杀掉再换,整整三年杀掉了一千多个女子,宰相的女儿山鲁佐德十分机智,决定用自己的办法拯救国家,让国王不再残暴,她自告奋勇地进宫,并带上自己的妹妹决定通过给国王讲故事转移他的注意力,让他忘记嗜杀。就这样,山鲁佐德一天一个故事,每晚只讲开头和中间,结尾全留到明天讲,她讲的故事无穷无尽,一个比一个好听,国王真的忘记了杀她,于是她一直讲了一千零一个夜晚,国王终于被感动了,“凭神的名义,我不杀你了,你的故事让我感动,我要把这些故事记录下来,永远保存”——于是,就有了《一千零一夜》。 当每个少年未曾成为少年,他们都听过无数的故事,这些故事被人们称为童话,归类于儿童文学,这些作品有的从某位作家笔下诞生,像是著名的《安徒生童话》,有的来源于世界各地

    2019-07-26 12:26:26
    0 木大木大木大
  • Etika说——“世界没有我会变得更好”Etika死了,你还记得这个名字吗,我已经快要忘了。Etika是一名Youtuber,用我们国内的话来说,就是一个主播,他的直播内容主要和ACG相关,因为“浮夸”的演技从网络主播这片红海中脱颖而出,如果你到现在还不知道我在说谁,那么一则由B站UP主小可儿在3年前制作并火遍B站的鬼畜视频可能会勾起你的回忆。 没错,就是这部“千万别玩守望先锋!”,这段鬼畜视频让这个黑人小哥走进大量中国观众的视野,而后,他一直出现在各种带有搞笑标签的视频中,用自己独特的“浮夸”演技获得大量关注,他并不是个新人主播,早在2012年他就加入了Youtube,并通过积年累月的努力将粉丝积少成多,成为如今的大主播。并不是所有的观众都对这样的表演感冒,除了喜欢这种形式的观众会成为他的粉丝以外,认为这种表

    2019-07-25 14:25:59
    0 木大木大木大
  • 一九七八年七月二十五日,光荣正式成立于日本横滨。 光荣就像我在之前所说过的,很多我们耳熟能详的游戏公司在一开始都并不是从事游戏行业的,有卖花札纸牌的、有做物流的、有做房产中介的,也有贩卖染料和租赁唱片的,比如光荣。襟川阳一在自家的染料贩卖与唱片租赁生意每况愈下的时候,因为妻子襟川惠子赠送的一台夏普MZ-80C电脑而对编程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随即在公司内成立了“光栄マイコンシステム”部门来进行软件研发与销售业务,而这也正是我们现在所熟悉的光荣的起点。 襟川阳一不到一年的时间,光荣就推出了一款在当时看来十分少见的SLG游戏——《川中岛合战》,这款游戏当年的销售额达到了自家染料业务的三倍以上,于是光荣全面转型电子游戏业务。 《川中岛合战》之后,光荣连续出品了大量作品,而这些作品并没有去试图复制《川中岛合战》的成功,而

    2019-07-25 09:15:38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九七年七月二十四日,《怪物农场》在日本发售于PlayStation上。 《怪物农场》《怪物农场》初代要出重制版的消息传了挺久,终于在今天尘埃落定,Tecmo松口确定了重制版将会在今年年内发售,对于不少玩家来说,发售的那天恐怕真的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最新消息对于《怪物农场》,可能有的玩家并没有那么熟悉,这个诞生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的IP其实是Tecmo旗下一个非常成功的养成游戏系列,十余年间一共发售了十七部正作与衍生作品,但同样逃不过系列游戏热度逐渐消退的境遇,以几款手机游戏作为整个系列的终点销声匿迹在大众的视野之中。 《怪物农场》当然,《怪物农场》作为一款游戏来说,可玩性上还是非常之高的。初代的《怪物农场》中就已经确定了后续整个系列的框架,培养怪物,然后用经过训练的怪物进行对抗并参加比赛。不过你可能会觉

    2019-07-24 21:00:54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三日,《马克思佩恩》正式发售于Windows上。《马克思佩恩》提起Remedy,那还真的是有不少话题可以聊聊,《马克思佩恩》《Alan Wake》《量子破碎》和即将到来的《Control》。不过如果说那些东西最值得一聊,那么足足花费了Remedy七年时间的《马克思佩恩》系列绝对一马当先。Remedy很多人以为《马克思佩恩》是Remedy的第一款游戏,因为让Remedy这个名号开始逐渐被所有人熟悉起来的确实是《马克思佩恩》,但其实在制作《马克思佩恩》之前,Remedy还制作过一款名为《死亡拉力》的赛车游戏,而正因为制作《死亡拉力》的原因,让Remedy与Scott Miller——3D Realms与Gathering of Developers的创始人结缘。Gathering of Devel

    2019-07-23 23:14:57
    0 银河正义使者
  • 距离日本明仁天皇退位已经过去了数月,日本的年号也早已从“平成”改为“令和”。各大日本企业为了新到来的“令和”年开始了紧锣密鼓的规划。这其中就包括了东映,以及其旗下的日本三大特摄剧之一的《假面骑士》。于是在不久前,最新的令和骑士《假面骑士01》宣布将在9月1号正式上映。相比于平成新十年各种放飞自我的皮套造型,新骑士重新捡起了《假面骑士》的传统昆虫主题,并将初始形态设定为“进击的蝗虫”。但也正是因为选择了“昆虫”这一和子供向以及英雄格格不入的元素作为初代骑士的皮套主题,才奠定了《假面骑士》系列相比于其他两款日本传统特摄剧更加写实与“黑深残”的风格和基调。 从昭和到平成再到如今的令和,假面骑士们历经三代,而最初的观众也早已长大成人,这也是《假面骑士》系列即使在成人中也有一定受众的的原因。但为何《假面骑士》系列在历经三

    2019-07-23 15:10:05
    0 店点
  • 一九七八年七月二十二日,SNK正式成立于日本。 SNKSNK对于不少玩家来说,真的是一个值得怀念的存在,谁没有在放学后的街机厅和朋友搓上过几把《拳皇97》呢?那个时候,《拳皇97》在国内几乎一度成为了SNK的代名词,但作为一款在平衡性上表现并没有那么好、充斥着大量BUG、在国际市场上被早早淘汰的“拳皇”系列游戏,它在国内风靡的原因其实可以很简单的归结到盗版基板的泛滥上,而SNK这家诞生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的公司,也绝不仅仅是一句“做97的”就可以概括的。 《拳皇97》在SNK正式成立之前——也就是一九七三年,一家名为Shin Nihon Kikaku的公司开始涉足街机游戏行业,而很快,这家公司就于一九七八年重组为股份制企业“新日本企画”——Shin Nihon Kikaku Corporation,而我们所熟

    2019-07-22 23:16:50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一日,Key社正式成立于日本大阪。Key对于Galgame玩家来说,Key社一定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樋上至、麻枝准、Na-Ga、久弥直树、折戸伸治都是耳熟能详的名字。从“四季组曲”的《ONE~辉之季节~》《Kanon》《AIR》与《CLANNAD》诞生之后,Key社就在无数的Galgame玩家心中占据了足够高的地位,其中《Kanon》《AIR》与《CLANNAD》三部作品更被称作是“催泪三部曲”。《Kanon》尤其是“催泪三部曲”的最后一部作品——《Clannad》,在我心目中这就是Key社最高成就的杰作。相较于之前的《Kanon》与《AIR》,这也是Key社首部全年龄向的作品,虽然缺少了成人内容部分的内容,但是正如我之前所说,对于某些游戏来说,有了成人内容反而是多余的,《Clannad》正是

    2019-07-21 23:31:23
    0 银河正义使者
  • 《最终幻想14:漆黑的反叛者》——也就是玩家口中的5.0版本日前在metacritic上拿下了媒体均分92与玩家均分9.2的优秀成绩,在这个目前MMORPG游戏市场显露颓势——毕竟连那个曾经等同于MMORPG游戏本身的《魔兽世界》,最新版本资料片“争霸艾泽拉斯”也只拿下了媒体均分79与玩家均分3.0的分数,活跃人数还在不断下滑——的当下,一跃成为MMORPG游戏历史上评分名列前茅的作品。你很难想象会有一款游戏迎着时代的浪潮逆势前行,但它确实做到了,于是我们想和你聊一聊,聊聊这个在现在游戏市场已经不怎么火热的游戏类型——MMORPG游戏,聊聊那些个曾经鲜活无比的世界,聊聊你对那些世界的回忆。 银河正义使者:“songnide”“yubiediu”沼雀:那就从两个方面去聊聊吧,一是回忆,二是看法。首先,我还算一名喜

    2019-07-21 20:56:53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日,《堡垒》正式发售于Xbox 360上。 《堡垒》独立游戏总是充满了奇妙的创意与令人赞叹的想法,比如《时空幻境》,比如《FEZ》,比如《传说之下》,又比如《堡垒》。Supergiant Games的名字对于现在的不少人来说,可能十分陌生,而在《堡垒》发售之前,对于所有人来说,Supergiant Games更是闻所未闻。 Supergiant GamesAmir Rao与Gavin Simon曾经在EA的《命令与征服》项目组工作,二零零九年的时候两人选择从EA离职,创建了Supergiant Games,在一个房间里集合了七个人,开始了独立游戏之路。而他们的第一款游戏,就是《堡垒》。游戏在开发之前使用了九个月的时间来确定游戏核心玩法,在二零一零年三月的GDC上,本作有一个雏形版本,但因为几乎

    2019-07-20 15:24:01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九日,《最终幻想10》在日本发售于PlayStation 2上。《最终幻想10》其实我对于《最终幻想》系列有一个自己的划分,不过也仅限于我自己写作相关内容时使用的依据。我一般以《最终幻想7》作为整个《最终幻想》系列的分界点,在《最终幻想7》面世之后,整个系列就已经被分为了泾渭分明的两个部分,一个是由《最终幻想3》开始确定风格一直到《最终幻想6》结束的“前最终幻想”时代,这个时代的名字很显然是我现编的,但是它与之后的《最终幻想》系列最大的区别就是所有作品都是由坂口博信为开发主导、天野喜孝担任人设,并且在游戏类型上属于2D游戏时代产物。这之后,随着Square的《圣龙传说》被任天堂制裁之后,首部3D化的《最终幻想》——《最终幻想7》被放到了索尼的PlayStation上,伴随着坂口博信渐渐退出主导地

    2019-07-19 20:39:21
    0 银河正义使者
  •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八日,《街头霸王4》在日本发售于街机平台。 《街头霸王4》如果不是朋友的提醒,我都有点忘记《街头霸王4》从诞生到现在,也有十一个年头了。不过这应该不是我的错,毕竟除了二零零八年发售的《街头霸王4》以外,Capcom还陆续推出了《超级街头霸王4》《超级街头霸王4:街机版》与《终极街头霸王4》三部升级作品——就这我还没有算上一开始的“家庭版”与为了3DS推出的《超级街头霸王4:3D版》,由于《终极街头霸王4》是二零一四年的作品,所以恐怕导致了不少人和我一样在记忆中觉得“街霸4”并没有推出多久。 《终极街头霸王4》但如果深究下来,《街头霸王4》确确实实是一款十一年前的作品了,而有趣的是,《街头霸王4》与《街头霸王3》也整整相隔了十一年。 《街头霸王3》格斗游戏市场的衰落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街头霸王3》

    2019-07-18 18:35:26
    0 银河正义使者
  • 日式抽卡类手游,是指一个以概率机制为核心,推动收集以及养成玩法的手游大类,其核心玩法因为酷似一度风靡日本的扭蛋机器的玩法,所以这种游戏类型又被称为日式扭蛋游戏。这个类型的游戏一度因成本回收迅速、用户群体广大、内容制作简单等特点,在日本呈现井喷式的发展,自日本舶来之后,也一度成为了国内手游厂商的香饽饽,这一趋势直到近年才开始衰退。“扭蛋”机制的起源与手游化扭蛋狭义上指代的是一个装着未知玩具的蛋壳状物体。相对的,扭蛋机就是指投入一定价值的钱币就可以进行盲选扭蛋,随机获得其中玩具的机器。所需的价值一般也不会太高,基本可以被日本的硬币面额轻易消化。其主要面向的用户包括手攥零花钱,希望获取实体玩具的儿童;也包括纯粹对于扭蛋收集抱有兴趣的成年人群体。所以扭蛋其实是有节制的健康游戏,如果一款游戏只是无下限地利用概率陷阱,而从

    2019-07-18 10:59:17
    0 太空棕熊
  • 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七日,《我们的太阳》在日本发售Game Boy Advance上。 《我们的太阳》在那个Konami还是一心向善——大概吧——的年代,《我们的太阳》确实算是一部非常杰出的作品,当然,相较于其游戏质量的突出,在创意方面,《我们的太阳》更加出彩。《我们的太阳》是Konami为Game Boy Advance——也就是GBA发布的一款ARPG游戏,游戏讲述了一个发生在黑暗时代的故事,在那个时代有着吸血鬼的存在,而主角Django——一个吸血鬼猎人,拿着Gun Del Sol——一种以吸血鬼最为惧怕的阳光作为弹药的枪械,前往死者之都Istrakan。 《我们的太阳》怎么样,是不是一个挺常见的故事?而让《我们的太阳》显得与众不同的则是其设计。本作的玩法结合了地下城探索、解谜和潜行,当然,你可能会说这几种玩

    2019-07-17 23:37:34
    0 银河正义使者
  • 瘦弱、安静与谦逊,这是我看见野末武志第一时间的感受。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在整个交谈过程中,野末武志一直维系着给我的第一印象,面对我的提问始终用着不疾不徐的语速回答、每一个回答结束都会对我点头微笑示意,甚至在我们因为场地问题而不得不中断采访更换采访地点的时候,依旧保持着足够的礼貌。 对于野末武志,其实可能有很多人都并不了解。作为SQUARE ENIX事业企划推进室影视项目制作人兼导演的他,也许并没有阪口博信、植松伸夫、北濑佳范、野村哲也和吉田直树这般引人注目,但对于《最终幻想》的历史来说,野末武志是一个很难绕开的名字。《最终幻想VII圣子降临》的联合导演、《最终幻想XV王者之剑》的导演、《最终幻想XIII》《最终幻想XV》《最终幻想:纷争》和《王国之心》系列的CG动画导演,这些title都是野末武志出现在各个场合会

    2019-07-17 14:21:25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八二年七月十六日,《鸵鸟骑士》正式发售于街机平台。 《鸵鸟骑士》《鸵鸟骑士》是一款由Williams Electronics开发的街机游戏,设计师是John Newcomer。在一九八一年的Williams Electronics发售横版射击游戏《Defender》大获成功之后,John Newcomer决心从玩具设计师转行,加入Williams Electronics制作游戏。 Williams Electronics而他的第一款游戏就是《鸵鸟骑士》,最初的John Newcomer已经将《鸵鸟骑士》规划进了可以双人同时游戏的范畴——这在当时还是比较少见的,而为什么选择“鸵鸟”作为游戏的主角,在《Retro Gamer》的采访中曾经出现过答案,最开始的候选人非常之多,机械装置、神话人物和动物都在其中,但最

    2019-07-16 17:21:16
    0 银河正义使者
  • 一九八三年七月十五日,Famicom发售于日本。 Famicom对于游戏历史来说,任天堂的身影无处不在;而对于任天堂的历史来说,Famicom(以下简称FC)的身影无处不在。大家都知道,任天堂最初是一家售卖花札纸牌的公司,直到山内溥出任社长之后,任天堂才开始涉足玩具与游戏行业。当时的任天堂专注于游戏软件的制作,主营业务就是街机平台上的光枪游戏,但在同一时间,任天堂也开始对游戏主机展现出了兴趣,首先尝试的目标就是在日本地区代理销售Magnavox Odyssey游戏机。 Magnavox Odyssey三年之后,任天堂终于决心生产属于自己的游戏主机——Color TV-Game,而宫本茂正是在这个时候加入的任天堂。Color TV-Game的市场表现并不赖,甚至还推出了好几个后续版本,于是坚定走上游戏主机行业的任

    2019-07-15 23:03:17
    0 银河正义使者
  • 近期,在全国各地的肯德基店铺内掀起了一阵由《最终幻想14》(以下简称FF14)引发的“血案”。无数“光之战士”(《FF14》内玩家角色的称呼)在攻略联动四人套餐的“战斗”中败下阵来。而事件的罪魁祸首是一只“黑肥鸡”——购买肯德基联动套餐所送的限时坐骑。这种通过联动刺激消费的操作如今已屡见不鲜,但吃着汉堡,满嘴流油的“光之战士”们着实很容易给不了解情况的吃瓜群众们留下“肥宅”的不良印象。 仅仅凭借一份肯德基套餐就给《FF14》玩家们安上“肥宅”的帽子必然是不妥的。但这也确实激发了不少网友对《FF14》玩家们“真面目”的探讨以及对《FF14》这款游戏的好奇。最直接的,莫过于对这次事件的各种“沙雕”表情包的使用和讨论。那么,引发网络热议“光之战士”们是否就如同表情包上展示得那样有趣呢?他们在艾欧泽亚上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2019-07-15 18:18:56
    0 店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