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高新技术 > 新闻详情

从天堂到地狱!只用一年,比特币挖矿就进入死亡模式

时间:2019-03-30 16:29:34
  • 来源:互链脉搏
  • 作者:梁山花荣
  • 编辑:NT

“10个多月总共投入了800多万,现在手上就剩5万块钱,都不够交3天电费,只能关机都卖了。”阿星低头刷着手机上加密货币APP币价行情,刚满33岁的他面容疲惫,甚至略显老态。

今年3月底,阿星准备关掉运营不到半年的新疆矿场,卖掉2000多台蚂蚁矿机和手中的全部加密货币资产,从此告别矿圈。

“太折腾了,去年丰水期先在四川大凉山里建了矿场,枯水期又拉到新疆,搬运迁徙途中矿机大量破损、掉算力不说,还被物流快递员敲诈‘上门服务费’,为了找电真是什么罪都受了。”阿星眼中布满血丝,苦笑自嘲,“挖矿不到一年,我爸说我看着老了10岁。”

在2018年比特币挖矿热潮推动下,为了获取低廉电费,新疆、内蒙古、四川、云南、河南等偏远地区,大大小小的加密货币矿场依山傍水,逐电而立。

“2000台规模只能算小矿场,去年年底,1万台以下的小矿场差不多关闭了百分之七八十,行情太熊了,电费又拼不过大矿场,没办法,总不能一直亏吧。”阿星向互链脉搏表示,2018年以前开矿场的都赚翻了,那时候躺着赚钱,但2018年一季度以后入场的基本都亏钱了,大部分中小矿场主都已纷纷离场。

矿场的“大萧条”直接传导到挖矿产业链的最上游矿机生产商。从2018年第四季度迄今,比特大陆、亿邦国际等矿机巨头不断传出营收陷入巨亏、大规模裁员和减产求生等负面消息,矿机生产商正面临着主营业务急剧下滑的尴尬处境。

3月26日,比特大陆发内部信称,赴港IPO申请已经失效。至此,包括亿邦国际、嘉楠耘智在内,三大矿机巨头赴港上市全军覆没。

日前,互链脉搏曾针对三大矿机巨头IPO申请失效事宜向香港交易所相关负责人发送邮件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前,尚未收到港交所方面的答复。

尽管亿邦国际已重新向港交所提交IPO招股书,比特大陆也宣称将重启上市工作,但在当前行情持续低迷,大量矿场主撤退的情况下,矿机厂商的再上市之路胜算几何?

事实上,不仅是矿场主和矿机厂商,加密货币行情的持续低迷已经让整条挖矿产业链都面临着“崩盘”的风险,加密货币挖矿造富的神话正在加速破灭。

单台利润暴跌近50倍 华强北矿机“大撤退”

在整条挖矿产业链中,受冲击最大最直接的莫过于有着全球最大“矿机销售集散地”之称的深圳华强北。

“去年这个时候,我每天能卖出去1200台矿机,饭都不用吃,那时候躺着赚钱,根本不愁没客户,最担心的是没货(矿机)。”29岁的李娜面前摆放着三台黑色的iphone Xs Max,她双手熟练地在三个微信号之间来回回复客户消息,在华强北赛格广场卖了一年多矿机的她早已习惯说话长时间低头回微信,只有在提及去年的销量时,才兴奋地抬起头,然后又迅速低头盯着手机。

“现在行情不好,利润太低了,去年行情最好的时候,1台矿机利润差价最高能赚2万元,平均1台矿机利润也在500块左右,现在卖1台能赚几十块钱就很不错了。”李娜向互链脉搏表示,很多矿机商铺卖1台矿机利润只有10块钱,甚至利润5块钱/台也卖。

从天堂到地狱!只用一年,比特币挖矿就进入死亡模式

(华强北矿机生意冷清,商铺“无人值守”)

李娜原来是华强北赛格电子广场某矿机商铺的大客户经理,但最近选择了单干。“单台矿机利润空间相比去年下降了四五十倍,我们拿10个点的利润提成,现在卖一台矿机利润10块,我们提成才1块钱,卖一万台矿机才挣1万块,太亏了。”

矿机利润空间急剧萎缩严重挤压了华强北商铺的生存空间,绝大多数卖矿机的商铺选择了撤离或者转行。

“我这里每月租金1.3万元,现在卖矿机租金赚回来都费劲,利润还不如卖笔记本电脑呢,我们对面原来十多家卖矿机的,现在全撤了,行情不好没客户上门啊。”华强北赛格电子广场四楼的李先生向互链脉搏表示,原来整个赛格广场至少有200多家矿机商铺,现在剩下不到20家,还有不少仍在陆续撤离。

从天堂到地狱!只用一年,比特币挖矿就进入死亡模式

(大量矿机商铺“撤离”转租)

“很多老板把老本都给亏进去了,现在仓库里积压着一堆矿机,低价贱卖又不甘心,等行情好点再出手,还能少赔点儿,我仓库里也有好多,你要吗?便宜给你。”李先生指着店铺角落里的阿瓦隆矿机手写广告牌,他转行卖笔记本电脑的同时,仍然在兼着卖矿机,“现在的行情谁说得准呢,说不定牛市就来了,央行不也准备发行数字货币嘛。”

但在华强北,并非所有矿机商铺都面临生存危机,有少数实力雄厚的矿机公司开设的店铺依然在坚挺。

“虽然行情不好,但我们的生存压力相对没有那么大,因为从研发、生产、销售、矿场和交易所等一条龙我们都有,我们仓库里一台矿机都没有,有库存全部拉到矿场去挖币,有订单直接到工厂下单生产。“华强北某矿业商铺的黎先生向互链脉搏表示,华强北的大多数商铺都是贸易商,只能靠中间利润差价赚钱,盈利模式单一,行情不好的时候抗风险能力都很弱。

“我们在四川、新疆、云南等地方还有很多矿场,最大矿场总负载15万千伏安,有2—3万台显卡矿机在挖矿,矿机不好卖的时候,我们矿机托管业务发展就很好。”黎先生向互链脉搏透露,很多小矿场主、散户矿工等都把矿机给我们托管,矿机托管的收益也还不错。

不过,黎先生也坦言,在熊市,公司的加密货币、矿机销售和挖矿业务贡献收益都在急剧锐减,现在日常现金流依然要靠其它金融业务来输血。

币价波动不确定性成为挖矿行业“命门”

事实上,无论是华强北矿机商铺的“大撤退”,还是深山老林里比特币矿场的“关机潮”,其最直接的根源是比特币币价波动的不确定性,币价波动牵扯着整条挖矿产业链各个环节的神经。

对于产业链下游的矿工和矿场来说,币价的涨跌直接决定了其收益、回本周期和挖矿的积极性,而在产业链中游的矿机销售端,币价的波动更是影响着矿机销售价格的起伏和市场供需。

但整体来看,币价波动不确定性给产业链中下游带来的影响,最终全都会体现在产业链上游矿机厂商的主营业务上,甚至可以说币价的涨跌直接决定着矿机生产商的业绩情况。

在比特币行情好的时候,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曾赚得盆满钵满,如2017年三者营收业绩分别高达25亿美元、13.08亿元和9.78亿元。

但从2018年第二季度开始,比特币价格一路下跌,矿机巨头的业绩就不那么好看了。据《财经》杂志报道,比特大陆从2018年第二季度开始已经由盈利转向亏损,其2018年全年或亏损超过10亿美元。其他两家矿机厂商虽未公开2018年具体业绩,但从亿邦国际近期宣布减产今年矿机产量来看,其主营业务矿机销量增长恐也遭遇瓶颈。

从天堂到地狱!只用一年,比特币挖矿就进入死亡模式

(BTC近一年价格趋势图)

另一方面,币价波动的不确定性严重影响着资本市场对矿机厂商进行定价。以比特大陆为例,按照其招股书披露,2017年度比特大陆有27%矿机销售收入是通过加密货币支付的,截至2018年6月30日,比特大陆的总资产中约有28%为加密货币,但比特大陆对加密货币的计价采用成本法而非之前大家普遍采用的市场公允价,也引发了专业注册会计师和资本市场的质疑。

如近期,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理事马洪针对比特大陆针对加密货币的会计政策、无形资产减值测试以及加密货币相关收入的确认与计量等方面提出了六大质疑。

而早在2018年11月底,一位注册会计师在接受互链脉搏采访时就曾表示,比特大陆将加密货币资产按照成本法记账,看似避免了币市行情大幅波动的影响,但最终变现还是要按照公允价值计量,一旦加密货币价格大幅下跌,将对其资产变动产生较大影响,香港交易所也将会发函询问。

从目前三大矿机巨头赴港IPO全军覆没的情况来看,币价波动的风险已经是一块阻碍矿机厂商上市的“绊脚石”。

实际上,对于整个挖矿行业而言,币价波动的不确定性都是其“命门”所在。纵观整条产业链,无论是矿工、矿场或矿池,还是矿机销售端的华强北,对低迷的币市行情都束手无策,只能看“行情”吃饭,唯有处于产业链上游同时掌握一定市场话语权的矿机巨头为了扭转被动局面,已经开启了自救之旅。

矿机巨头的“自救运动”

赴港IPO宣告失败之后,三大矿机巨头迅速展开了“自救运动”。

其中动作力度最大、速度最快的还是矿机龙头老大比特大陆,其分别在人员优化、组织架构调整、加快盈利增收和主营业务转型人工智能四大方面展开动作。

2018年11月下旬,比特币一周闪崩30%引发“矿难”,矿机市场哀鸿遍野。次月,比特大陆为了“节流”过冬,不得不对自己“动刀”。截至目前,有公开消息称,其裁员规模达到50%,裁员部门涉及AI、矿池、矿场以及BCH哥白尼客户端团队等。

在高层组织架构方面,为了解决吴忌寒和詹克团两人路线之争的分歧,两人同时卸任比特大陆联合CEO,由原任产品工程总监王海超出任CEO。詹克团仍为公司董事长,而外界盛传离职的吴忌寒继续担任公司董事。

同时,为了改善急转直下的业绩收入,加快资金回笼,比特大陆先是在3月初趁着莱特币大涨,狂甩10万台莱特矿机,收回3000万元资金;紧接着,在3月下旬又斥资8000万美元在国内建设20万个矿机,利用丰水期的廉价水电,快速增加加密货币资产业务收入。

而亿邦国际由于陷入了7纳米矿机研发掉队的困境,在主营业务调整上采取了减产求生的保守策略。3月初,亿邦国际公布2019年将生产40万台比特币矿机的计划,而这一目标与它曾半年卖出30.9万台矿机的业绩明显大幅缩水。

嘉楠耘智在改善业绩收入方面尽管没有公开计划,但其近期宣布完成了一轮金额高达数亿美元的融资,希望通过引进传统风险投资来推进公司主营业务。不过日前有知情人士称,嘉楠耘智虽宣布完成融资,但实际上无任何新投资人进入,已融资金均来自公司已有股东。

最后,为了避免主营业务过度单一的风险,比特大陆和嘉楠耘智在今年更加明确了要转型人工智能的目标。

比特大陆在3月26日的内部信中称,公司将聚焦在数字货币和人工智能芯片以及基于此的产品和服务。嘉楠耘智则在3月上旬称,接下来将以芯片为切入点,搭建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的生态平台。

但人工智能行业人士对其似乎并不看好。一位专注AI芯片领域投资多年的投资人向互链脉搏表示,“比特大陆和嘉楠耘智的芯片主要是为了满足挖矿,但人工智能芯片当前更多需要突破的是架构创新和聚焦行业应用场景,包括了芯片成熟度、客户认可度和在细分领域的竞争力,只有满足这些条件,才能真正带来真金白银的收入,但这需要长时间的建设和积累才能做到。”

因此,短期来看,比特大陆和嘉楠耘智靠转型人工智能将很难对主营业务的收入产生实质的贡献,不仅如此,从当前国内AI芯片企业的生存现状来看,人工智能芯片研发是一个烧钱的“无底洞”。

从三大矿机厂商的“自救”动作来看,无论是甩卖矿机,还是抓住廉价丰水电的机会加快获取加密货币收入,其主营业务都难以获得持续稳定的预期增长模式。

赴美上市胜算难测, 矿圈“造富神话”或将终结

在过去几年时间里,加密货币市场爆发造就了不少亿万富翁,随之而兴起的挖矿行业同样是一台庞大的“造富”机器。三大矿机巨头能够在极短时间内快速崛起,更是直接得益于整个挖矿行业的发展,但如今,三大矿机巨头的后市走向也关乎到整个挖矿行业的兴衰。

对于当前的三大矿机巨头而言,无论是加快研发量产更大算力的矿机,还是转型人工智能业务,都需要庞大的资金和更多的融资渠道作为支撑,上市早已迫在眉睫。

但从此次赴港IPO全军覆没的情况来看,传统资本市场对于加密货币和挖矿行业似乎并不完全认可。另外,此前行业寄予厚望的科创板也并未将区块链或挖矿行业作为重点培植对象。

对于矿机厂商来说,要想在国内登陆资本市场,困难重重。在此背景下,矿机厂商开始退而求其次,将目光瞄准了美国纳斯达克。

今年1月,嘉楠耘智宣布准备到纳斯达克上市,并计划早期融资10亿美元(约69亿人民币),初步材料已经递交。

那么,港股IPO折戟后,转战美股会是明智之举吗?

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理事马洪向互链脉搏表示,矿机厂商如果去纳斯达克上市,成功的可能性会更大一点。“美国等国家的法制比较健全,金融体系更为完善,以前像阿里巴巴等互联网企业在香港都无法上市,但是去了美国基本都行,说不定矿机厂商在纳斯达克上市带来创新也有可能。”

但一位不愿具名的专注美国STO领域的律师则向互链脉搏直言,港交所IPO都没有成功,三大矿机厂商赴美上市的成功概率会更低的。

“矿机厂商在纳斯达克能否成功上市需要具体参考美国纳斯达克的上市条件,并进行综合判断。”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陈如波律师认为,2018年美国证监会(SEC)曾针对加密货币领域多次发布监管声明,美国众议院也曾在去年6月份通过了防止非法使用比特币、DASH、ZCASH等加密货币在内的H.R.6069号法案,这意味着美国金融监管机构对于加密货币或挖矿领域的监管也并不宽松。

综合来看,对于矿机厂商转向纳斯达克上市能否成功,目前还难以定论。但可以肯定的是,随着三大矿机巨头赴港IPO团灭,加密货币挖矿行业的低谷期已经来临,而矿圈的“造富神话”时代或将彻底终结。

玩家点评 0人参与,0条评论)

举报
内容举报
收藏
分享: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他们都在说 再看看
3DM自运营游戏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