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单机 > 攻略 > 图文攻略 > 攻略详情

《奥伯拉丁的回归》剧情分析

时间:2019-04-24 10:17:54
  • 来源:百度贴吧
  • 作者:Fukii
  • 编辑:月色如画
0

奥伯拉丁的回归》是一款复古的冒险解谜游戏,不过游戏中采用了一些倒叙的通关方法,因此很多玩家还不知道具体的剧情是什么,下边就给大家带来奥伯拉丁的回归的剧情分析,大家可以来看一看。

《奥伯拉丁的回归》剧情分析

奥伯拉丁的回归剧情分析

伯拉丁号从伦敦起航,抵达英国法尔茅斯港装卸货物。

在法尔茅斯装载货物到船只底部的货舱时,吊起货物的绳索断裂了,载着货物的托盘砸死了下方的水手Samuel Peters【水手Nathan Peters的兄弟】,同时一个藏在木桶中混入货物企图偷渡的偷渡者也死于这场事故。

Nathan Peters坚持认为是在上方平台装货的水手Lars Linde故意让托盘掉下来杀死了自己的兄弟,而另一位水手Alexander Booth声称自己在场,这只是场意外。

备注:

尚且不知道是否是因为货物中混入了一个成年人而导致货物超重绳子才断裂,但是偷渡者自始至终都没有被船员们发现,他的尸体一直在货舱的木桶里,安置在货架上,直到调查员发现了这个有蝇虫围绕的、有些裂开的木桶。

之后奥伯拉丁号起航向南航行至葡萄牙。

船只在离开葡萄牙后继续南下,因为水手们来自不同国家,所以他们更倾向于和自己国家的人聚在一起。此时印度水手Soloman Syed染上了不知名的疾病,开始剧烈咳嗽,同为印度水手的William Wasim和Renfred Rajub注意到了他的病情,William Wasim让他起来喝些东西,然而他还是病死了。

Soloman Syed死后尸体刚被入殓还未进行海葬的时候Renfred Rajub也病倒了,医生Henry Evans在诊断后告诉三副Martin Perrott、两名印度水手William Wasim和Abraham Akbar,Renfred Rajub患了一种非传染性的肺病,但他无法诊断出这到底是什么疾病,只能排除是肺痨。因为不能确诊,医生只好给他注射了鸦片酊听天由命,最终他还是病死了。

Renfred Rajub死后被送去木匠处入殓,与此同时屠夫带着三个海军学员Thomas Lanke,Peter Milroy,Charles Hershtik屠宰了一头母牛取肉。

备注:

由于医生诊断Renfred Rajub死于非传染病,尚且不知道Soloman Syed是否也死于同样的疾病。

之后奥伯拉丁号继续航行至加那利群岛附近。

二副Edward Nichols可能是在航行中发现了台湾皇室的守卫一直看守着自己的货舱,认为里面有值钱宝物,于是在行至加那利群岛附近时袭击了正在门口守卫的Hok-Seng Lau【音译刘盛学】,进入货舱打开了奇怪的货箱,里面装着一只贝壳。这时意大利乘客Nunzio Pasqua来到了货舱,无意中发现了他的行为,于是Edward Nichols将其用刀捅死杀人灭口,并将杀人罪行嫁祸给被他打晕的刘盛学身上。

在杀死Nunzio Pasqua后,Edward Nichols贼喊捉贼将刘盛学诬陷为凶手,之后在船长的主持下,刘学盛被判犯有杀人罪处以死刑,尽管Bun-Lan Lim【音译林斌兰】坚持声称他没有杀人,但死刑还是进行了。在炮手Christian Wolff的指挥下,四名船员对刘盛学实行了枪决,而事实上,四个人中只有水手Henry Brennan击中了他。

死刑结束后Edward Nichols集结了自己的心腹们,绑架了台湾皇室的两名成员林斌兰和It-Beng Sia【林小姐称其为明叔】,带着装着贝壳的箱子和补给乘小船逃走。船员们发现了他的行为试图阻止他们逃走,而Edward Nichols却开枪击中了距离他最近的瞭望员Timothy Butement,乘船逃走。

备注:

四副管家Davey James不同于画家的素描里那样在观看行刑过程,实际上他因为害怕目睹这一幕而在行刑时转向别处闭上了眼睛捂住了耳朵。而就四副John Davies对他的称呼和后来的保护行为来看,他可能还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

台湾乘客的名字拼写不同船上的中国籍船员,他们没有使用拼音,因此很难知道他们名字到底是什么发音。

由于语言不通,能够担任其翻译的中国瞭望员之一Li Hong也是他的心腹【行刑后跟随他一同绑架了台湾乘客逃走】,Edward Nichols可能指使其在翻译时利用双防都语言不通这点歪曲了刘盛学的证词,利用了自己身为二副的形象和威信以及船长对其的信任,将杀人罪嫁祸给了刘盛学。

故事发生在1802年,正值清朝时期,台湾已经并入清朝版图成为台厦道台湾府,因此事实上已经不存在台湾皇室【Formosan royals】的说法,大概是他们以为这段时间的台湾还是明朝早期那样才有了这种历史错误,林小姐可能只是权贵家的女儿,而明叔是她的管家。不过鉴于这是外国人做的游戏也没必要太过深究。

由于被枪击时Timothy Butement一只脚挂在了船边的缆绳上,他的尸体并没有掉进海里,而是掉下去挂在了船的外侧,正好在大副的窗户外面,而他的尸体也可能在之后的各种袭击中被拉扯掉只剩下一截小腿依然挂在那里。虽然并不知道这段时间里大副为什么没有发现自己窗外有一具倒挂的尸体或者一截断肢,不过在后续内容里Lewis Walker正在试图割断这段缆绳,可能是在各种事件后尸体有了移动才发现了想取回或者移走他的遗体,但是之后却不知为何不了了之,他的断肢还是挂在大副的窗前。

此时的二副Edward Nichols带着自己的心腹和两名人质,乘着两艘小船在公海上,打算就近前往加那利群岛。

跟随Edward Nichols逃走的有:二副管家Samuel Galligan,瞭望员Li Hong,水手Aleksei Toporov,水手Patrick O'Hagan,水手Alarcus Nikishin。

奥伯拉丁号已经不在海面上,小船向着正东方航行,大约3天就能到达加那利群岛。林斌兰和明叔被绳子绑住安排在两艘船上,期间林小姐说箱子绝对不能掉进海里,而明叔的话里则能听出箱子掉进水里的话怪物很可能会来。而在Li Hong给Edward Nichols翻译了这段话后,美人鱼便出现了,扔出一根尖刺将Li Hong刺穿。

随后更多的美人鱼出现,Edward Nichols命令划船离开却摆脱不掉美人鱼,Patrick O'Hagan试图索要武器反抗,却同样被美人鱼用尖刺刺中,Samuel Galligan询问Patrick O'Hagan伤势如何还能否划船,并叫卧倒躲在船里的Edward Nichols杀死美人鱼,而此时Alarcus Nikishin则被美人鱼拖进了海里,林斌兰被美人鱼抓住,呼救几声被美人鱼抓咬颈部而死。这时明叔用穿过Li Hong身体的尖刺割开了手上的绳索,捡起船尾的一把小刀冲过去刺死了Samuel Galligan,试图救出林斌兰。而美人鱼实在太多,他冒死打开了箱子,将底层抽屉的贝壳放到了上层,箱子里冒出的火柱烧伤了他的左手,击晕了美人鱼,然而此时林小姐已经死了,明叔也死于箱子内的水银。

缩在船底装死的Edward Nichols成了唯一的幸存者,他将死去的船员尸体丢进海里,将被击晕的美人鱼拖到船上,企图利用箱子里的宝物【贝壳】和美人鱼们作为赎罪的筹码回到奥伯拉丁号上。于是他带着箱子,两个台湾人质的尸体,还有三条美人鱼返回了奥伯拉丁号,然而他还没能上船就被最后一名台湾乘客,守卫Chioh Tan【音译焦秋】一枪击中而死。

备注:

美人鱼的价值是作为稀奇展品高价出售,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初一些长相奇怪畸形的人或者新奇的生物都成了人类好奇心的展览品,因此Edward Nichols才会将美人鱼当做珍稀货物带回船,企图利用它们作为稀奇展品的价值赎罪。

此时的奥伯拉丁号依然在加那利群岛附近。

Edward Nichols的尸体,林斌兰和明叔的尸体,神秘的箱子还有三条美人鱼被拖回了船上。焦秋因为射杀了Edward Nichols而被带上主甲板审问,水手Hamadou Diom从背后控制着他,瞭望员Huang Li担任翻译。焦秋表示这事情都怪船员们【二副和他的心腹们】,没有保护好箱子里的贝壳,他们都要死了。而就在船长问出更多信息之前,从小船上被网兜吊起准备运上船的美人鱼却丢出一根尖刺,直接将焦秋和Hamadou Diom一同刺穿。

三条美人鱼被陆续放在担架上抬到最下层的货舱【船上有为储备活鱼类等货物而储水的舱室】,在下楼梯的时候厨师Thomas Sefton跑出来围观,并开玩笑说可以用这条鱼烹饪成一顿美味的佳肴。而尽管水手警告他退后些,他还是被美人鱼身上闪耀的贝壳吸引到并拿起来仔细端详,结果被愤怒的美人鱼一尾巴抽中而死。而美人鱼强有力的抽打也令正在下楼的船员们失去了平衡,水手William Wasim失去平衡跌下楼梯,抬着美人鱼的担架压在他身上,而他的脖子正好摔在楼梯下的木桶上,就这样摔断了脖子。

目睹了这一连串事件的船长管家Fillip Dahl突然发狂失去理智,拿着一把剑砍断了水手John Naples的右腿。船长大吃一惊并令人控制住了Fillip Dahl,他激动的表示美人鱼是带着诅咒的野兽,应该把它们全部放回大海,不然他们都要死掉。然而鉴于他的疯狂举动,并没有人理会他的说法,于是船长下令将他关进存放美人鱼的储藏室里让他冷静冷静。而John Naples却因为流血过多而死。

被关在储藏室的Fillip Dahl稍晚时候挣脱了束缚,打开了箱子拿出了贝壳,而箱子冒出的火焰却烧伤了他,他也因此而死。

备注:

John Naples被砍断的右腿没有被船员们找到,可能是在混乱中被Fillip Dahl扔到了楼梯侧面的角落里,之后调查员才在楼梯旁发现了他的断腿骨头。

Fillip Dahl伤害John Naples却和打开箱子的异常行为可能和他突然发狂的奇怪行为有关,有可能的确是因为美人鱼的召唤怪物们的诅咒而发狂。

此时的奥伯拉丁号依然在加那利群岛附近。而由于船上又是出现谋杀又是出现叛乱,悲剧越来越多,于是船长下令掉头返航。

海上刮起了大风,瞭望员们爬上了桅杆准备收起风帆,这时却有一道落雷劈中了正在爬上桅杆的瞭望员Huang Li。就在大家试图拉起风帆的时候,螃蟹骑兵们袭击了奥伯拉丁号,它们从右舷爬上了甲板,瞭望员Nicholas Botterill成了第一个被螃蟹骑兵的尖刺刺死的人。

船员们纷纷跑到下层甲板,而螃蟹骑兵们也跟了下来,木匠助手Marcus Gibbs听闻声响跑了出来,然而他不顾船员们的劝阻鲁莽的用斧头和螃蟹骑士战斗,结果被螃蟹骑士扔出的三根尖刺刺穿。

螃蟹骑士们继续进攻奥伯拉丁号,其中一个压住了医生助手James Wallace和瞭望员Jie Zhang并用钳子切断了他们的脖子,将他们斩首。此时炮手Christian Wolff和副炮手Olus Wiater开始给船员们分发武器抵御这些怪物,大家开始用各种武器和螃蟹骑士们战斗。

海军学员Charles Hershtik将一盏油灯丢向螃蟹骑士,随即冲过去和其战斗,却被尖刺刺穿,而油灯摔碎在螃蟹骑士身上燃起大火,将它连同Charles Hershtik一并烧死。屠夫Emil O'Farrell被螃蟹骑士丢出的三根尖刺钉在墙壁上,医生Henry Evans试图救下他,然而无济于事,他还是死了。

船员们在拼死战斗时,乘务员Zungi Sathi因为被一根尖刺刺中后背而躲到了三层甲板边侧的走廊里,大副William Hoscut指挥船员们战斗,副水手长Charles Miner拿枪射击一只螃蟹骑士却射偏了,流弹击穿了走廊和船舱的木板墙,击中了躲在墙后走廊里的Zungi Sathi,他悄无声息死在了那里。

最后一只螃蟹骑士闯进了底层货舱,木匠Winston Smith将它引诱到其中一间埋伏着多名全副武装的船员的货舱。Winston Smith和瞭望员Omid Gul与Maba,水手Nathan Peters和Alexander Booth一同战斗,尽管螃蟹骑士比他们想象中强大,还夺走了船员的武器,并用他的尖刺杀死了Winston Smith,但这只怪物终于被杀死了。

备注:

由于大部分战斗发生在公共区域,事务长Duncan McKay躲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逃过了一劫。

四副John Davies可能是在看到Nicholas Botterill被刺中后第一个号召船员们准备战斗的人。而在螃蟹骑士进攻下层甲板时他在保护藏在厨房里的四副管家Davey James,基本上没有参与到战斗中。

螃蟹骑士可能是被关在舱室的美人鱼召唤的,就同样的上半人身和尖刺来看,甚至和它们是同类近亲。

奥伯拉丁号仍在返航的路上。

螃蟹骑士袭击的事情结束了,然而船上死伤惨重,事务长Duncan McKay,水手Alexander Booth和Nathan Peters决定趁夜逃走。水手Lars Linde发现了他们并要求一同逃走,Nathan Peters拒绝了并声称在法尔茅斯港导致他哥哥Samuel Peters死亡的事故是Lars Linde所为。尽管Lars Linde和Alexander Booth都说那是一场意外,但愤怒的Nathan Peters还是一棍子将Lars Linde打死。

而与此同时,巨大的海怪克拉肯出现了,在船头的画家Edward Spratt被一根粗大的触须缠住勒死,成了第一个被克拉肯杀害的人。

克拉肯的触须缠上了奥伯拉丁号开始袭击船只。炮兵甲板上的船员们开始架起大炮准备攻击这只巨大海怪,而几条触须伸进了舷窗,其中一条卷住了已经被引燃引线的大炮,而另一条卷住了炮手Christian Wolff。由于克拉肯触手的拉扯,沉重的大炮被拉动改变了方向,侧翻的炮身将水手Abraham Akbar压在了墙壁上碾死,而本该朝外的大炮也对准了被缠住Christian Wolff,将他压在炮口上,水手George Shirley试图将他救下来,引线却因为操控大炮的Abraham Akbar被碾死而无法熄灭,炮弹直接将Christian Wolff轰死在墙壁上,George Shirley在被炮击波及到后被克拉肯拉下了船。

炮兵甲板的悲剧发生后三副Martin Perrott和三副管家Roderick Andersen赶去查看情况,这时克拉肯突然拉扯起船只,船身向一侧严重倾斜过去,一个没有固定好的大炮随之滑动撞在了Roderick Andersen身上,将他撞死。

此时海军学员Peter Milroy和Thomas Lanke带着装着弹药的袋子前往主甲板对抗克拉肯,但克拉肯却抓住了Peter Milroy攻击了他,Thomas Lanke试图拉Peter Milroy身上的绳子将他拉回来,而这时Peter Milroy手里装满弹药的袋子爆炸了,直接将他炸死,并炸断了克拉肯的一条触手。同时右舷上的波斯瞭望员Omid Gul从颠簸的甲板上掉了下去。

船上战斗愈发激烈,之前在小船上准备逃走的Duncan McKay,Alexander Booth和Nathan Peters都被掀进了大海中;新几内亚瞭望员Maba在战斗中被克拉肯的触手卷起撕成了两半。船长夫人Abigail Hoscut Witterel因为担心奔出来找她的丈夫,三副Martin Perrott说船长在船舱里,叫她马上回去,而此时克拉肯拉倒了一根桅杆,正好砸在Abigail Hoscut Witterel身上,当场将她砸死。

与此同时克拉肯还卷起了舵手Finley Dalton,并准备袭击瞭望员Wei Lee,他们也就此失踪【被拖下水死亡】。

而此时船长Robert Witterel进入了关着美人鱼的舱室,他用剑刺死了两条美人鱼,命令他们让克拉肯停止攻击。第三条人鱼通过某种方式和克拉肯交流,让他离开了奥伯拉丁号,而这也证实了的确是美人鱼们召来了克拉肯。

克拉肯停止了攻击远去了,海面恢复了平静。船长示意三副Martin Perrott,四副管家Davey James,大副管家Paul Moss将美人鱼和贝壳放归大海,而当他们打开关着美人鱼笼子的瞬间,愤怒的美人鱼便丢出尖刺刺穿了Martin Perrott。重伤的Martin Perrott让其他人给它一个贝壳,拿到贝壳之后美人鱼立刻平静了下来。弥留之际他要求Davey James和Paul Moss锁上门,并要求美人鱼送奥伯拉丁号回家。

Paul Moss和Henry Evans准备弃船离开,两个人收拾东西的时候医生发现美人鱼舱室的钥匙丢了,而门锁住了打不开,于是他将自己的宠物猴子丢进储藏室,枪杀了它,剁下它的爪子带走。

备注:

调查记录册和怀表是Henry Evans寄给调查员的,留下死在储藏室里猴子的爪子是以便日后寄给调查员,解开被锁在门后的Fillip Dahl和Martin Perrott的命运。

每一个拥有贝壳的美人鱼都在闪光。被放回大海美人鱼应该是答应了Martin Perrott的要求,时隔数年后将奥伯拉丁号推回了法尔茅斯,因此调查员在船上时能看到远处海面上美人鱼身上贝壳的闪光。

奥伯拉丁号依然在海面上,现在一切都过去了。

水手长Alfred Klestil在和克拉肯的战斗中被扯掉了一只手臂,被人架着送进了休息室。四副John Davies告诉他他的副手Charles Miner被克拉肯扯成了碎片,Alfred Klestil认为这种诅咒不可能无缘无故消失,最后他在愤怒中因失血过多离世。

医生Henry Evans,大副管家Paul Moss,四副管家Davey James,乘客Emily Jackson和Jane Bird准备弃船逃生,他们乘上了最后一艘小船,而瞭望员Leonid Volkov却阻止并攻击了他们,尽管船长示意让他们离开,Leonid Volkov还是一剑刺穿了Paul Moss的胸口。船长再次下令让乘客们离开,而Leonid Volkov依然试图攻击小船上的其他人,这时Emily Jackson拿起一把枪射中了Leonid Volkov,小船终于得以下海。Lewis Walker将Leonid Volkov的尸体推下了船,筋疲力尽的船长靠坐在了栏杆上,而这时下层炮兵甲板上却传来了争吵。

休息室里,副炮手Olus Wiater认为不能再信任船长,并向四副John Davies提出叛变并将美人鱼和贝壳带到东方卖掉的意见。这段对话被海军学员Thomas Lanke听到,他惊慌失措的大喊着“叛变”逃离,而Olus Wiater追了上来在背后捅了他一刀,并试图用枪杀死他。John Davies冲过来制止Olus Wiater,两人在争夺枪支枪时枪支走火射中了Olus Wiater的脸,他当场死亡。

大副William Hoscut水手Henry Brennan听到骚动赶来炮兵甲板,Henry Brennan看到现场却误以为是John Davies故意杀死了Olus Wiater,于是一棍子击中他的头部将他打死。

William Hoscut则赶去照顾受伤的Thomas Lanke,他拜托大副转告Peter Milroy的母亲:他尽力去救他的朋友了。William Hoscut鼓励他让他活下来,并让Henry Brennan去拿医生留下的急救箱,但他还是因为伤势过重而死。

备注:

Emily Jackson,Jane Bird,Davey James和Henry Evans乘着小船漂流到了最近的非洲,他们四人成了奥伯拉丁号上最后的生还者。

奥伯拉丁号终于迎来了最终的旅程。

船上只剩下了四个幸存者。在不知道过了多久后,最后的几个船员,大副William Hoscut,水手Henry Brennan和瞭望员Lewis Walker做出了和Olus Wiater同样的计划:叛变,将美人鱼和贝壳带走卖掉。而他们完全不知道美人鱼和贝壳已经被船长放回了大海。

在决定叛变后三人分两路袭击了船长室,面对最后的叛乱船长不得不开枪射死了自己的朋友,妻子的哥哥William Hoscut。而尽管船长解释说美人鱼和贝壳已经放回了大海,Henry Brennan扔不相信,他挥舞着棍子冲过来击中了船长的肩膀,却被船长用刀割破了喉咙。这时从后面偷袭过来的Lewis Walker挥刀刺中了船长的右肋,被船长顺势从Henry Brennan手中夺来的棍子一棒击杀。

奥伯拉丁号上只剩下了船长Robert Witterel一个活人。他回到死去的妻子身边,坐在椅子上,祈求她原谅自己和这一切,然后饮弹自尽。

至此,一切都结束了,奥伯拉丁号上无人生还。

7.9
已有12人评分 您还未评分!
  • 类型:冒险游戏
  • 发行:Lucas Pope, 3909
  • 发售:2018-10-18(PC)
  • 开发:Lucas Pope, 3909
  • 语言:英文
  • 平台:PC Switch
  • 标签:创意剧情复古

玩家点评 0人参与,0条评论)

收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分享: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3DM自运营游戏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