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绝地求生》开发者Greene:我是最幸运的人

四氧化三铁

2017-09-13

返回专栏首页

作者:四氧化三铁

评论:
Brendan Greene长叹了一口气:我感觉自己就是游戏圈里最幸运的人。 仅仅发行六个月的《绝地求生:大逃杀》(以下简称《绝地求生》)迄今为止已经卖出了1000万份。 我曾是家族里害群之马,这是Greene的原话,家里人曾经一直以为我露宿街头。《绝地求生》让他向世界展现出了自己对生存游戏的热爱。

    Brendan Greene长叹了一口气:”我感觉自己就是游戏圈里最幸运的人。”

    仅仅发行六个月的《绝地求生:大逃杀》(以下简称《绝地求生》)迄今为止已经卖出了1000万份。“我曾是家族里害群之马”,这是Greene的原话,“家里人曾经一直以为我露宿街头。“《绝地求生》让他向世界展现出了自己对生存游戏的热爱。

    3dmgame

    对一个41岁,从未期待成为一名全职设计师的中年男人来说,《绝地求生》的成果看起来不坏。

    只要他谈起《绝地求生》,兴奋与快乐的情绪便溢于言表,“幸运”是他反复提及的一个词。Greene把这款游戏看作是一个重要的机遇,他可以借此鼓舞和他一样来自于MOD社区的开发者:“我希望看到下一个《绝地求生》。”

    为了了解这个人的一切,Polygon的记者Blake Hester对Greene就过去的一年进行了深入的采访。从《绝地求生》立项之初,再到游戏上市的6个月里,Greene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回顾过去的一年,他收获了什么?3DM对部分内容进行了编译整理。 


    41岁中年人的“握手会”

    一年前,Brendan Greene决定全身心投入游戏开发,并搬家到了首尔,他的住处离《绝地求生》的开发商“蓝洞”只有一街之隔。生在爱尔兰,住在首尔的Greene对记者说,他并没有感受到太多的文化差异。此前,他已经断断续续在许多国家生活。为了更加方便地理解周围的一切,他不得不学习长像奇特的韩文字母,除此之外他对生活没有太多的要求。Greene说,只要让他开发游戏,他愿意住在任何地方,即使是《绝地求生》中的小屋都可以。

    《绝地求生》的设定十分简单,开放地图上从天而降的100多个玩家都把“生存”当作终极目的。开局时每个玩家都一无所有——没有供给、没有盔甲、没有武器,他们只能通过相互伪装、蹲坑、偷鸡、劫掠来获得更多的资源。如果有人不幸死亡,那么其他人的机会就来了,因为死亡的玩家早已作别这局的云彩,沉迷于下一盘的吃鸡之旅。这种游戏模式被称为“大逃杀”(Battle Royale),灵感就来源于2000年日本的同名电影。

    3dmgame

    大逃杀,海外首映海报

    Greene最初仅仅打算以此题材为《H1Z1》或《武装突袭》制作MOD。”大逃杀“MOD刚一上线就大受欢迎,这吸引了“蓝洞”的注意,他们主动向Greene伸去橄榄枝,准备将MOD制作成属于Greene的游戏,并未他提供了工作室,数量不菲的预算以及优秀的团队。

    在2016年下,Greene正忙于和团队成员进行游戏的扫尾工作。和他此前破产后居住在巴西,以摄影师为职业勉强度日的生活相比,这是一段相对稳定的生活。接下来就是2017年3月,游戏市场风雨突变的日子,Greene说着,陷入了回忆。

    “我的生活并没有改变太多,只不过之前的6个月里在飞机上坐出了痔疮。”Greene开玩笑道。在此次采访前,他才刚刚从德国科隆飞回来,2017年的科隆游戏展也是《绝地求生》的首次线下大会。他还在阿姆斯特丹待了几天,就在几个小时之前,Greene还正在一艘轮船上“眺望风景”。

    “最近一段时间,我在西雅图参与了TI,在阿姆斯特丹开了个短会,出席了科隆游戏展,然后又回阿姆斯特丹待了几天,之后参与了西雅图西部游戏展,忙里偷闲回到爱尔兰参加我女儿的生日派对。对了,D.I.C.E.游戏峰会马上就要在葡萄牙举办了……”他滔滔不绝的说着,下半年还有东京电玩展,巴黎游戏周等5、6个活动,“你瞧,我现在简直就是《在云端》里的乔治·克鲁尼!”

    “这些该死的航班!”Greene又强调了一遍。频繁的出游归结到底还是粉丝们盛情难却,Greene一直对游戏都充满信心,把游戏递交给蓝洞负责人时,他雄心勃勃地说道:“这款游戏轻轻松松就能一个月就能卖出一百万套!” 3月23日到4月10日的16天内,游戏销量便达到了这一目标,对于Greene来说,销量突破百万是对自己的一次证明。

    3dmgame

    绝地求生游戏拥有数与玩家数

    “许多内部成员表示难以置信。”他说道,“团队里的老江湖们预计该作的首年销量在20万到30万之间,但我们16天就卖出了100万份,从那时起,办公室里是个人就开心得合不拢嘴。”

    然而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5月,《绝地求生》销量突破200份,6月超过400万份,7月越过600万大关,到了9月,《绝地求生》卖出了整整1000万份!不仅如此,《绝地求生》的玩家最高在线人数还超过了Valve旗下的Dota2,获得了将近1亿美元的利润,“大吉大利,今晚吃鸡”成为了2017年的流行语。“我想说,得知消息后的我们,风一般地冲出办公室,大家都想知道为什么会如此成功!”Greene说道,“我们对自己的游戏模式有着某种信仰,但是5个多月卖出1000万份,成为Steam排名第一的游戏。伙计,这太疯狂了!“

    《绝地求生》的玩家遍布全球,所以有许多双急切的手等待Greene去握紧,至少这是他过去的6个月中一直尽力在做的事。“我尽可能地前往每一个展会,因为这些玩家想要见到我们,我也想给他们这个机会。”Greene笑了,“比如我在科隆遇到的玩家,他们真心喜欢我们的作品,没有比这更让人开心的事情了!”

    Greene说道:“《绝地求生》与玩家产生了共鸣,这是现在玩家们所需要的游戏,它俘获了人们的想象力,而我只是恰好成为了这款游戏的制作人。我真的很幸运!“依然是"幸运",这个41岁的中年人,摩挲着双手,再一次提到了这个词。

    3dmgame

    Greene(左)在PAX West上的合照

    参与每个活动时,他常常会得到玩家对游戏、对开发团队的感谢。甚至有玩家对Greene说,不仅仅是他一个人吃鸡,他们一家都购买了高配置PC来分享这份快乐。

    不少粉丝还常常给Greene留言,告诉他《绝地求生》改变了他们的生活。其中一位患有肠胃癌的玩家从游戏中得到了慰藉,他的生活也因为多了《绝地求生》而充满了欢声笑语。”这就是我所希望的,人们能从我的游戏中汲取力量!“

    乘飞机前往世界各地,遇见各式各样的玩家对为Greene创造了一个回馈的机会。他的团队希望为《绝地求生》制作MOD;他们甚至还想要搭建一个让游戏开发者自由制作MOD的平台。“我们想要从中找到下一个《绝地求生》”Greene激动地说。

    “我就是一个盲目乐观的傻缺!”Greene谈到这一点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我能够周游世界,与人们谈论一款巅峰同时在线人数达90万的游戏。这对我而言好像在做梦一样。”事实上,发现下一个《绝地求生》的难度堪比于抓住彗星的尾巴,这一切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但是Greene想要去完成这件事,他有平台,有数百万的粉丝,以及当下的爆款游戏。除了和热忱的粉丝们,他还要和另外一群人——出版商们握手。


    “我说过的每句话都能成为新闻”

    打开每个游戏门户网站,《绝地求生》一定会是它们重点报道的对象。每一天都有和它相关的新闻,或者对Greene的最新采访。在《绝地求生》推出Steam抢先体验版之后,无数人都想知道是谁制作了“Playerunknown”是谁、他来自何处以及他是怎么想到制作这个奇怪但取得巨大成功的游戏的。

    讽刺的是,Greene说他其实是一个相对孤独缄默的人,他喜欢匿名去做一些事情,这也是他给自己取名叫“Playerunknown”(不知名玩家)的原因。直到现在,他依旧可以大摇大摆地在会场走动,而不被立刻认出。他喜欢以玩家身份和他作品的粉丝们交谈,除了出席活动人们通过徽章认出他外,Greene依然有自己呼吸的空间。

    3dmgame

    Greene的ID就是“Playerunknown”

    但是在各种媒体的报道下,事情则发生了戏剧化的转变。

    只要谷歌一下他的名字,无数有关他的采访文章便弹了出来。许多网站都将Greene的经历重新叙述一遍后,强行插入自家的头条。尤其是这段时间,无数记者在Greene的家门口蹲点并反复登门拜访,目的就是多了解一些有关游戏与他个人生活的信息。

    虽然个性稍显孤僻,但Greene是一个乐于给记者提供信息的人。“这是工作的一部分,这也是我必须要做的。”这句话也让我感到宽慰许多。当然,现在的生活和他作为MOD制作者时的默默无闻已经大相径庭,但对于Greene而言,和媒体交流不过是另一种与粉丝交流的方式。

    “接受采访对我而言是一种战火的洗礼!”话音刚落,我们就哈哈大笑起来。

    ”我说的每句话都变成了新闻,这是此前身为MOD制作者的我无法想象的事情。我不得不去学习如何处理这些事务。“Greene说道,”有时候我可能有些口不择言,但是你知道这就是我的说话方式。”Greene不是一个演讲家,今年微软的E3展是他第一次公开发表演讲,展台下的观众有上千人,坐在屏幕前观看直播的则有上百万人。这次让人影响深刻的演讲,还帮助他改变了自己根深蒂固的性格特点——害羞。

    “在此之前,每个人都认为我太过内向。每次派对,我都默默坐在角落里只和我熟悉的朋友聊聊天。”他陷入了沉思,“现在我学会了放飞自我!我甚至可以在舞台上和观众们谈笑风生,想要成为一个瞩目的公众人物,我必须还要再这方面多下功夫。”

    3dmgame

    微软的E3展会上,Greene第一次进行公众演讲

    他对媒体表示欢迎,和公众交流已经成了他工作、生活的一部分。当然,Greene希望媒体能够进行一些妥协让步。

    “我并不介意接受采访,只要他们理解我是一个较为孤僻的人。我也许会在推特上发布一些图片,但是我没有跟随Snapchat与Instagram的潮流。我必须要保有自己的私人空间。”说道这里,Greene表现得异常认真,“ 我的确是一个公众角色,但我还有一个11岁的女儿,我不希望她的太多信息被曝光。我必须时刻保持清醒,自己该讲什么,不该讲什么!”


    人生设计

    再一次,Greene谈到了回馈二字。

    在上文我们提到了,他称自己是家族的“害群之马”,他的父母甚至以为他一直露宿街头。但这些烦恼都已成了过去时。“我的父母不再担心我的生活。他们了解我有了一份事业,我有光明的未来。现在的我已经卸下了他们肩上的压力。”

    “尤其是我的父亲,一天早上他告诉我,他为我感到骄傲!”

    成功与艰苦,如过眼云烟般相互转化。为了弥补此前带来的麻烦,现在的Greene全力支持着年过七旬的父母。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Greene深刻地明白这个道理,他想自己的所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都是一些很简单的事情,比如为他们买辆车。”Greene笑道,“他们需要将房子重新喷漆,我就请人去做这些事情,从小细节上提升他们的生活质量。”不仅是父母,他的女儿同样分享了Greene的劳动成果。“我不会选择溺爱她,我能做的就是在她学业之路上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3dmgame

    当谈到自己,Greene变得谦虚起来。金钱、成功、环球旅行、这些概念似乎从他的脑子里消失了。事实上,谈到这里,他的语调变得越来越谦虚。“每天我都在被褒奖,但是我感到心虚,我觉得自己带来的并没有那么多。我甚至不敢为新生活而庆祝,至少现在还不到时候!”

    “我只会偶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来上一杯红酒或者香槟,这就是我庆祝的方式。即使是在游戏突破800万那时候我也没有那么做." 他说道,”我喜欢摄影,这是十几年来坚持做的事情。有时候我会为自己买个长镜头来嘉奖自己,除了这些我就不再花什么钱了!”

    当《绝地求生》上市后,他觉得自己“进入了状态”,Greene规划着他要在爱尔兰买一座房子,并用6个月或一年的时间带女儿周游世界。虽然他并不信教,但他觉得自己受到了神的眷顾。迄今为止,Greene度过了不可思议的一年,他还没来得及回顾过去,就马不停蹄地向前方奔跑起来。

    ”到今年年底,《绝地求生》将不仅仅是一款游戏,它将成为一种服务。这就是我们团队在今后5到10年希望做到的。”Greene的双眼闪烁着光芒,“我越多次审视这款作品,我的长线计划就越具体。现在我们正处在自己的CS 1.6阶段,《绝地求生》才刚刚发芽,它拥有成为参天大树的可能性!我时常看着地图,不停地思索,两到三年后,它将会变得出色!”

    3dmgame

    绝地求生的最高在线人数已经超过了Dota2

    在文章结尾,笔者想要强调的是,《绝地求生》尚未完全上市,现在发售的依旧是Steam抢先体验版。在今年年末,它将会正式登陆PC与Xbox One,不排除未来在其他平台增发的可能性。就像制作人Greene所说的,对于他和他的游戏来说,这一切才刚刚开始,《绝地求生》正在一号航道助跑,即将在天空自由翱翔!

    “我也许是游戏圈里最幸运的人!”Greene长叹了一口气,沉默了好久。

    玩家点评 0人参与,0条评论)

    举报
    内容举报
    收藏
    分享: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