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手机生活 > 新闻详情

今年宽带资费要再降15% 三大运营商该如何应对呢?

时间:2020-05-27 17:58:30
  • 来源:C114中国通信网
  • 作者:C114中国通信网
  • 编辑:liyunfei

今年是提速降费政策实施的第六个年头。官方已经明确2020年宽带和专线平均资费降低15%。此次提速降费目标锁定了宽带和专线,这或许既说明了流量单价已经足够低,也说明了宽带有降价的空间。从最近两年宽带收入增长速度看,宽带已经成为传统业务中增速最快的业务。

今年宽带资费要再降15% 三大运营商该如何应对呢?

在运营商刚刚摆脱2019年二季度出现的营业收入负增长泥潭之后,该如何应对此次针对重点业务发起的的再降费要求呢?

今年宽带资费要再降15% 三大运营商该如何应对呢?

今年宽带资费要再降15% 三大运营商该如何应对呢?

一、涨价早已不可能,扩大用户规模是首选

长期以来,我国的宽带价格是高于全球平均水平的,直到中国移动2013年12月入场宽带市场,才打破“北联通 南电信”的分片垄断经营格局。在“宽带中国”战略支持下,以“光进铜退”为切入点,我国的宽带建设走上了超高速发展的通道。

随着城市和农村覆盖范围的不断扩大,在中国移动“免费”赠送的推动下,我国的宽带用户规模出现了爆发式增长。2016年和2018年,入场不久的中国移动就分别超过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成为宽带市场上的新霸主。

对广大用户来说的最大实惠就是中国移动入场之后,直接迫使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跟随降价。

工业和信息化部的官方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的宽带价格降幅超过40%。从具体价格方面看,我国的宽带价格从2013年中国移动入场之前的大约70元/月降低到2019年年末时的38元/月附近。三大运营商财报显示,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宽带用户ARPU分别为32.8元/月、41.6元/月和42.6元/月。

今年宽带资费要再降15% 三大运营商该如何应对呢?

实际上即便没有官方强力推行的宽带提速降费,中国移动的入场带来的价格战也会直接拉低宽带的价格。宽带价格涨价,早已经是逆流操作了。为了提高宽带的业务收入规模,对运营商来说,扩大用户规模已经是最有效的方式之一了。

2020年年初,中国移动官方宣布全年计划净增宽带用户1200万户。不过从截至4月底的数据看,中国移动的全年净增计划有望提前完成,预计全年的净增规模将达到1800万户。

今年宽带资费要再降15% 三大运营商该如何应对呢?

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的最新数据也显示,三大运营商的宽带用户保持了较高的净增势头。截至4月末,三家基础电信企业的固定互联网宽带接入用户总数达4.59亿户,同比增长7.6%,比上年末净增926万户。我国官方公布的人口规模为14亿,家庭总量为4.67亿户。从这个维度看,三大运营商的宽带用户+中国广电宽带用户+民营企业的宽带用户总量已经超过4.7亿户,也就是说宽带用户规模的天花板已经被戳破了。运营商未来宽带用户增长要么来源于互挖墙脚,要么来源于争抢民营企业的存量用户。

不管新增的用户来自哪里,也不管友商如何看待宽带市场,中国移动年初就设定了全年的宽带用户发展目标,这或许既说明了中国移动高层管理者的前瞻性,也再次印证了中国移动超强的执行力,毕竟其“大连接”战略中已经明确了宽带到2020年的发展目标。此时的坚持是对5年前高瞻远瞩的最好赞同。面对宽带的再次降价要求以及中国移动的超低价获客策略,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承受的压力必然倍增。

二、加速向智慧家庭衍生,提高宽带价值链

宽带属于建设投资大、回收周期长的重资产业务,市场天花板被戳破之后,运营商单纯的靠圈地增加用户规模获利已经非常困难。长期以来,运营商发展宽带的目标更多是为了捆绑用户,筑牢用户离网壁垒,在推动宽带业务延伸方面做得并不多。

如果说专线其政企单位信息化应用的最近入口,那么宽带就是家庭信息化应用的最近入口。利用宽带的业务入口作用,加速向智慧家庭延伸,提升宽带的价值链,已经迫在眉睫的必选操作。实际上,宽带电视就是宽带的延伸业务。工业和信息化部的数据显示,IPTV(网络电视)总用户数达3亿户,对宽带的渗透率已经达到65.4%。另外,1-4月份,IPTV(网络电视)的用户增速为8.8%高于宽带用户的增长速度。

除了宽带电视之外,运营商还可以通过以加快以智慧安防为代表的智慧家居业务的发展来扩大业务收入来源。在这方面,运营商目前采取的发展策略比较保守,以至于影响了业务发展速度。智慧家居业务最好的代理商除了各种家电、家具公司之外,还包括各种装修公司,然而运营商还没有充分认识到装修公司的价值,比如万科就是非常好的智慧家居销售代理商。现在万科公司出售的精装修房大都设计安装了智慧家居系统。

今年宽带资费要再降15% 三大运营商该如何应对呢?

三、除了通道之外,内容付费也是趋势

疫情期间,内容付费的概念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人理解和接受。曾经免费的影视内容和文字内容,都已经变成了收费项目。不过从现在的情况看,运营商经营的宽带更多是通道,在内容方面的建树非常少。虽然中国移动的咪咕公司可以提供视频、音乐、游戏之类的服务,但是目前并未看到有相关收入规模的公开报道。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虽然也有相关的内容生产公司,但是在宽带内容付费方面也没有更显著的成绩。

国外运营商很早之前就开始了在内容方面的布局,2015年,美国电信运营商Verizon收购“美国在线”(AOL);2016年,美国电信运营商AT&T收购时代华纳。这种收购虽然并未跟风发生在我国,但是我国的运营商自建内容的决心一点也不必国外运营商小。在内容制高点已经被BAT抢占的情况下,中国移动和中国广电在5G方面的合作,能否为运营商组团突破互联网公司围困提供了想象空间。

宽带内容付费虽然是趋势,虽然当前还不具备大规模收入贡献功能,但是从长远来看,这个一个需要提前储备的战略支撑点。当前的宽带降费要求,很大程度上也是在逼迫运营商抛弃过去那种躺着赚钱的思想,督促运营商从创新和再创业的角度维度出发开展经营。

从2019年的营收负增长到现在的正增长,经过了长期筑底和疫情影响考验之后的运营商已经成功实现了收入增长反弹。现在的这个反弹能维持多久、反弹的空间还有多大,运营商需要从更广阔的视角着眼,也需要从更战略的角度入手,推动反弹持续,以确保行业持续健康发展和5G全球领先目标的实现。

玩家点评 0人参与,0条评论)

收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分享: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他们都在说 再看看
3DM自运营游戏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