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明末的长刀,捅在了宫崎英高的背上

太空棕熊

2021-09-26

返回专栏首页

作者:太空棕熊

原创投稿

评论:
“要拿来,先要不自私。”

    俗话说得好,“天下文章一大抄,要抄你也别全抄。”

    这么简单的道理,连周一早上互相交流作业进度的小学生都懂,反而是5个有想法、有行动力的成年人,居然能在这上面摔个大大的跟头,着实是令人匪夷所思。

    就在上周,一个标榜着“国风克苏鲁”的类魂游戏,出现在了玩家们的视野当中。名字念起来有些拗口,叫《明末:渊虚之羽》。为了方便介绍,后面会统一写成《明末》,或者,我们也可以直接采用热心玩家们的另一个爱称——《只娘》。

    一把明末的长刀,捅在了宫崎英高的背上

    不只是国内玩家,连油管的AI识别功能,都非常智能地把《明末》给识别成了《只狼:影逝二度》。不得不说,《只娘》的名号可以说是实至名归了。

    一把明末的长刀,捅在了宫崎英高的背上

    先为状况之外的在座同学,总结一下这次《只娘》事件的上下文。很简单,就两个字——抄袭。再具体一点,抄袭的发起方,是国内一家叫灵泽科技的游戏公司,而被抄袭的受害者,是From Software旗下的一系列游戏。

    按理说,这事本来毫不稀奇。毕竟现在是万物皆可魂的年代,隔三差五,总会从不知道哪里,冒出来几个小作坊的致敬游戏。欧美系的,有《迸发》《致命躯壳》《堕落之王》;日系友军里,有本家的《嗜血代码》;就连咱们,也已经出了一个《帕斯卡契约》。

    一把明末的长刀,捅在了宫崎英高的背上

    魂类游戏并没有那么罕见

    既然大家都在打“魂牌”,那3带1,再加上一个《明末》,还是《清末》《宋末》什么的,一点也不奇怪。当然,问题肯定不是出在魂like这个玩法的大类上。要怪就只能怪,《明末》“致敬”得实在过于忘我,以至于硬生生地把魂like,给致敬成了魂same。

    9月17日,灵泽科技在全网发布了一支时长18分钟的实机演示。在这段演示里,我们可以看到《明末》的一些基本游戏机制。包括但不限于:

    动作设计。

    一把明末的长刀,捅在了宫崎英高的背上

    图片来源:B站@私家猫爷

    篝火机制。

    一把明末的长刀,捅在了宫崎英高的背上

    图源:同上

    内脏暴击。

    一把明末的长刀,捅在了宫崎英高的背上

    UI文案。

    一把明末的长刀,捅在了宫崎英高的背上

    感谢B站UP主私家猫爷制作的对比视频,让不曾玩过魂系游戏的玩家,也能对《明末》有一个清晰的基本认知——这是一款对《血源》《黑暗之魂》《只狼:影逝二度》,进行了像素级复刻的缝合作品。严格来说,如果其他游戏之间的玩法雷同,还可以归为品类借鉴,那么《明末》对于宫式配方的模仿,显然已经达到了照本宣科的程度。

    《明末》的开发者灵泽科技,就像学生时代的那些烦人哥们,明明都告诉他好多次了,特么抄作业不要抄全,自己好歹也改两个字吧。可他就是急得很,作业交得比谁都快,连一分钟都不想浪费。批作业的老师也不是瞎子,答案一样就算了,连解题过程的格式也别无二致,你在这儿蒙谁呢?

    对于这种近乎离谱的自爆行为,各大社区的魂系玩家们,纷纷表示有趣有趣,宫崎老贼大几年了都没个动静,现在好不容易来了个跳梁小丑,这不得好生“伺候”上。

    一部分玩家,在看完实机后惊呼:《血源》终于推出了PC版本,全面突破30帧技术封锁,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刷教学楼会卡顿了。

    一把明末的长刀,捅在了宫崎英高的背上

    另一些资深的老不死人,已经就地开始帮制作组出谋划策,构思起了之后的游戏内容。

    一把明末的长刀,捅在了宫崎英高的背上

    也不乏高瞻远瞩的魂系粉丝,对《明末》制作组的未来潜力,表示了十分的肯定态度。

    一把明末的长刀,捅在了宫崎英高的背上

    总而言之,对于已经见怪不怪的国内玩家来说,《明末》充其量只是“老头环”到来之前的一个小消遣。毕竟我们见过的东西可太多了,有《流浪地球》,就会有《上海堡垒》;粗制滥造的换皮手游,软件商店里一直都论斤卖。不说百毒不侵吧,但玩家在负期待值上的弹性,无疑是很强的。

    不过,玩家抗压归抗压,但又是谁给灵泽科技的勇气,让他们敢如此明目张胆地拿出《明末》这样的作品?

    首先,可以直接排除掉公司的实力背景。根据灵泽科技的官网资料显示,这是一家成立至今已满5年,却仅仅只有两款游戏作品的中小型游戏工作室。更加雪上加霜的是,他们还把自己的第一桶金,赌在了前些年大火的VR技术上。

    目前除了《明末》之外,灵泽科技只在市面上发售了一款叫《A.D. 2047》的VR游戏,其在Steam上的表现,只能用惨烈来形容。很难想象,作为一个以游戏为主业的公司,灵泽科技这些年到底是怎么挺下来的。

    一把明末的长刀,捅在了宫崎英高的背上

    根据灵泽科技CTO夏思源自己的说法,他们确实遭遇到了VR游戏的寒冬。尽管公司的处境异常艰难,但依然有5位老不死人员工临危受命,决定在一个大家都感兴趣的题材上,做“殊死一搏”。而其结果,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明末:渊虚之羽》。

    确切来说,《明末》还远远不是结果,它甚至连一个完整的开头都算不上。区区5个员工,耗时1年,只完成了游戏内容的15%。以至于整段游戏的实机预告里,处处都是坑坑洼洼,粗糙到根本就不像是一次正经的宣发。

    然而事实证明,黑红也是红。无论灵泽科技碰瓷宫崎英高的行为是刻意为之,还是被逼无奈,这支实机预告的传播效果,在客观上都是“出类拔萃”的。甚至包括这篇文章本身,也是对《明末》的二次传播。

    一把明末的长刀,捅在了宫崎英高的背上

    所以,很可能根本就没人给过灵泽科技勇气,又或者,其实所有“嫉抄袭如仇”的玩家,都给了灵泽科技勇气。很显然,有人利用了反抄袭的绝对政治正确,实现了一次并不光彩的逆向超车。吸引开发资金也好,收获玩家关注也罢,总之客观上,庞大的黑红效应已经是客观存在的现实。

    至于是否有抄袭之嫌,这个问题对于现在的灵泽科技而言,反而不重要了。

    长久以来,如何界定电子游戏之间的抄袭行为,一直都是个老大难的问题。由于缺乏白纸黑字的客观标准,大家对于抄袭的容忍程度,始终存在着极大偏差值。

    有些玩家仅仅只是因为游戏里的人物,使用了一套其他游戏用过的动作,就会将之界定为抄袭。相类似的,如果在不同的游戏里,出现了同类游戏的相同元素,也总是会立刻激发部分玩家进行主观类比的冲动。

    一把明末的长刀,捅在了宫崎英高的背上

    尽管,抄袭行为确实需要严肃对待,但这种近乎应激的情绪反应,显然也并不值得鼓励。

    因为过剩的舆论正义,最终都会演变成道德逆行者的工具。这一点,放诸性别、种族问题皆准。这里并没有帮米哈游洗地的意思,只是想说,我们是否应该在表明立场之余,尝试去思考,抄袭与学习、借鉴与提炼之间,究竟存在着哪些差别?对于电子游戏而言,抄袭的指控究竟意味着什么?

    我曾经不止一次地,就某个游戏是否构成抄袭的问题,跟身边的人发生过争论。每当听到别人毫无保留地痛斥某某游戏抄袭时,我都会想起自己大学时代的论文课导师。她有个论调,说从学术价值上来看,99%的本科毕业论文,其实都是重复引用的文字垃圾。

    这位导师也真诚地评价我们,说我们将来的毕业论文,100%是文字垃圾。但即便如此,哪怕只是一坨掐头去尾、满篇近义词替换、句型还改得颠三倒四的垃圾,它也有着必须存在的理由。因为维系人类知识的活动,本来就是一个垃圾回收再提纯的过程。

    电子游戏当然也是一样。没有人是天生的游戏制作人,灵泽科技作为学生,想要把自己的作品临摹到精神导师的水准,本身无可厚非,但迫于大环境上的诱导因素,他们显然或主动或被动地利用了舆论的便利。这一前一后,其实就已经是两码事了。人如果磊落,那么两件事都需要大方地承认。

    一把明末的长刀,捅在了宫崎英高的背上

    消息爆炸就是意料之中,黑红路线就成了意料之外,

    然而,灵泽科技在B站与知乎上的表态,却一直都在避重就轻。他们很巧妙地把游戏的宣发,从游戏的制作过程中剥离了出来。这才是《明末》最不厚道的地方,它利用了一条最为质朴的玩家心态——只要游戏最后做出来,是好玩的,是有意义的,那么一切都还有商量的余地。

    于是乎,《明末》的完成度甚至都不足15%,就开始大张旗鼓地放出实机预告;本身只有独立级别的制作水平,却也不惜把粗糙的宣发触角,投放到IGN这样的主流平台。《明末》的5位制作人,自己就是魂游戏的粉丝,我不相信他们在看完那段实机之后,能像《黑神话:悟空》之于游戏科学一样,问心无愧。

    退一步,即便灵泽科技清楚自己肚子里有几碗粉,但舆论从不长眼,唇枪舌剑也是要见血的,而皮肉之下的肺腑,往往最难愈合。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光靠某一方的说辞,已经撼动不了舆论大潮了。

    一把明末的长刀,捅在了宫崎英高的背上

    灵泽科技在B站视频下的“补救”说明

    如果说,在国内的游戏社区里,《明末》还能通过一些制作层面上的真诚,来挽回一点游戏的口碑,那么在触不可及的高墙外,海外玩家针对恶意抄袭的讨论,俨然已经恶化成了一颗满怀成见的烂疮。

    目前,《明末》的实机视频在油管各大频道上的总播放量接近100万,仅仅IGN一个频道,就有着66万的观看人次。对于一款国产独立游戏而言,这无疑是个相当可观的曝光量。

    一把明末的长刀,捅在了宫崎英高的背上

    作为对比,同样攫取了国外题材灵感的《暗影火炬城》,无论是题材还是话题度上,都远远不及《明末》的处女秀来得“重磅”。然而,两者的DEMO实机质量,却是另一个方向上的天壤之别。两款游戏的评论区,也因此在语境上产生了微妙的不同。

    一把明末的长刀,捅在了宫崎英高的背上

    虽然,《明末》也“被迫”吃到了这次黑红的海外流量,但墙外玩家们的抵抗情绪,也同样激烈。IGN频道上的点踩超过大半,按Steam的评价体系来看,《明末》的口碑早已胎死腹中,陷入了多半差评的泥潭。

    一把明末的长刀,捅在了宫崎英高的背上

    和国内一样,大部分玩家都对《明末》的显性抄袭,产生了直觉性的抵触,一顿口诛笔伐,肯定是在所难免。不过,至少在调侃抄袭这件事上,人类互相之间还都抱有着绝对的默契,与相似的幽默感。

    一把明末的长刀,捅在了宫崎英高的背上

    “这根本就是魂、血、狼的缝合怪,居然连音效都一样,菜单跟《只狼》太像了”

    一把明末的长刀,捅在了宫崎英高的背上

    “只要把女主再做‘大’一点,一切好商量”

    一把明末的长刀,捅在了宫崎英高的背上

    “厉害了,这律师函居然能玩!”

    一把明末的长刀,捅在了宫崎英高的背上

    “狼,你的二次元老婆跑出来了。”

    如果仅此而已的话,那也就罢了。毕竟,这些都是针对《明末》和灵泽科技的个体评价。如果连当事人都觉得没有问题,那就是没有问题,外人也用不着操这心。但是,舆论的高地一旦垒起,被扫射的对象可就不仅仅是当事人而已了。

    事实上,在《明末》的评论区里,涌现出了大量不分青红皂白,直接拿整个中国游戏产业开涮的看客。对于这些临时起义的看客来说,中国游戏行业的大部分从业者,都是受到政府法律政策保护的抄袭家,与中国的其他工业山寨者们,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一把明末的长刀,捅在了宫崎英高的背上

    “如何在不说明是中国制造的前提下,告诉别人这东西是中国制造的。”

    一把明末的长刀,捅在了宫崎英高的背上

    “你居然觉得From Software能打赢官司,天真。中国的游戏公司都有政府罩着,小打小闹根本就没有用。”

    一把明末的长刀,捅在了宫崎英高的背上

    “From Software:《黑暗之魂》完结了。”

    “中国游戏开发商:《黑暗之魂》免费了。”

    当不明真相者、冷嘲热讽者、恶意揣测者,开始聚集在一起狂欢的时候,作为被当事人牵连其中的中国游戏,却连一点反驳的余地都没有。因为人家说的话,虽然7分放屁,但是3分占理。更有甚者,还有将毫无干系的网游禁令牵扯进来,纯粹只是想恶心中国玩家的玩梗小鬼。

    一把明末的长刀,捅在了宫崎英高的背上

    “等不及每周玩他个3个小时了。”

    然而,最后把我给整破防的,并不是这群无理取闹的乌合之众,或者是他们的调侃抹黑,而是静悄悄地,躺在《暗影火炬城》评论底下的一条衷心赞美。

    一把明末的长刀,捅在了宫崎英高的背上

    “战斗演出属实牛逼,这是白金工作室做的游戏吧?”

    如果说,要给这次的《明末》抄袭事件找一个最大的输家,那么这个输家绝非被抄袭的宫崎英高,或者是任何一代魂系作品,正相反,输的是灵泽科技背后,整个中国游戏行业的精神面貌。现在,全世界能接收到英文油管的国家,都或多或少,站到了中国游戏“抄袭”的舆论高地上。这并不是随便拉几个玩家QQ群,就能解决得了的问题。

    真要把一切归咎于抄袭的话,说是复制粘贴、原封不动,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大事。比如下面这段话,我觉得原封不动地放在这里,都不需要改动一个偏旁,就是很好的。

    “总之,我们要拿来。我们要或使用,或存放,或毁灭。那么,主人是新主人,宅子也就会成为新宅子。然而首先要这人沉着,勇猛,有辨别,不自私。没有拿来的,人不能自成为新人,没有拿来的,文艺不能自成为新文艺。”

    一把明末的长刀,捅在了宫崎英高的背上

    不足的地方,向外去拿,本来就天经地义。关键在于,这个拿来的东西,究竟路数如何,又打算作何处置。是准备拿回国内,去搞“出售存膏,售完即止”的玄虚呢?还是就着萝卜白菜,挑选着,和其他有养料的东西一并吃掉。

    假如是后者的话,那么我衷心希望,《明末》能够成为你们理想中的那个游戏。但如果是前者,那么对不起,就算是万能的时间,也拯救不了《只娘》。它一定会因为抄袭而被刻在中国游戏的耻辱柱上,直到所有的一切都被遗忘。

    玩家点评 0人参与,0条评论)

    收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分享: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