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Play须田刚一访谈:英雄不在、杀手已死

银河正义使者

2018-11-05

返回专栏首页

作者:银河正义使者

评论:
与须田刚一见面的第一印象就非常有趣

    WEPLAY游戏展第一天的下午,我有幸采访到了须田刚一。

    游戏鬼才、草蜢工作室创始人、Suda51、百万制作人、浓重的个人风格与叫好不叫座等略显矛盾的标签组成了须田刚一这个有些矛盾的人。这位充满着矛盾意味的制作人在此次的WEPLAY游戏展上为我们带来了新作《英雄不再:特拉维斯再次出击》将会支持中文的消息,但与之相对的,是我对他怀抱着的某种愿景。

    WePlay须田刚一访谈:英雄不在、杀手已死

    当我知道须田刚一将会来到WEPLAY游戏展的时候,除了来不及把NGC的《杀手7》盒子翻出来让须田刚一留下笔迹的懊恼以外,更多的则是一种期待,自己的人生早就已经过了故作悲春伤秋的束发舞勺,但也还没有到向死而生的而立不惑,从《银色事件》到《杀手7》、从《暗影诅咒》到《杀手已死》、从《英雄不在》到《电锯甜心》,须田刚一用自己的创作向我述说着属于他的哲学,而一事无成的我无比羡慕这个肆意挥洒着自己的男人,他正在做着我不敢想象的一切。

    WePlay须田刚一访谈:英雄不在、杀手已死

    在这次的访谈之前,我觉得这应该会是某种契机,而当我看向坐在那里微笑着回答问题的须田刚一时,那些怀抱着的愿景似乎都得到一一解答。

    Q:首先想问的就是在刚才的舞台活动中公开的中文版《英雄不再:特拉维斯再次出击》会在2019年1月18日和日文版同步发售吗?

    须田刚一:首先那个2019年1月18日其实是美版的上市时间,而日版的上市时间还未确定,美版应该是会包含所有语言的,我们也尽量会让亚洲版与美版在同一时间发售。

    Q:须田刚一老师的作品会让想到一种“朋克”的风格,请问朋克是您最喜欢的音乐风格吗?

    须田刚一:朋克里最喜欢的是Post-Punk,像Joy Division、The Smiths的作品都非常喜欢,因为比较偏好八十年代的朋克风格。

    Q:您最喜欢的乐队是哪个?

    须田刚一:The Smiths。

    WePlay须田刚一访谈:英雄不在、杀手已死

    Q:您真的是每次在马桶上获得的游戏灵感吗(笑)?为什么选择在厕所里进行思考呢(笑)?

    须田刚一:Maybe(笑)?我大概有70%的灵感是在厕所里得到的,因为上厕所的时候都是一个人,所以上厕所的时候个人时间比较多,可以有充足的时间集中精神来思考。

    Q:我看过您之前的采访,您说过NS是最朋克的硬件,您为什么会这样觉得呢?

    须田刚一:因为任天堂在我们的思想里一直是一个能够打破思想常规的公司,能创造出使用纸盒(Nintendo Labo)来进行游戏是一件很疯狂的事情,而这就足够朋克。

    Q:既然都这么朋克了,那么明年将要发售的《英雄不再:特拉维斯再次出击》是否会使用Joy-Con做出Wii上《英雄不再》“那种”感觉的体感操作呢(笑)?

    须田刚一:Of couse!你这样也可以(笑),这样也可以(笑)。

    WePlay须田刚一访谈:英雄不在、杀手已死

    Q:之前的作品是否会在PS4上复刻呢?

    须田刚一:游戏复刻这一块并不是我能做决定的,因为游戏的版权是多方共同所有的,所以我也没法说游戏能不能复刻。不过像《电锯甜心》这样比较有人气的游戏,我想还是有可能的。

    Q:明年一月发售的《英雄不再:特拉维斯再度出击》据您透露并不是正统续作,那您什么时候会推出正统的续作呢?

    须田刚一:《英雄不再:特拉维斯再度出击》并不是带有数字序号的正统续作,但是我想如果《英雄不再:特拉维斯再度出击》卖得好的话,三代的话就会有机会。如果中国的玩家都愿意购买的话,那三代肯定是会有的,而且还会有中文版。

    Q:《Let it Die》在最近登录了STEAM平台,这边想问一下,《复仇百合》是因为什么原因变成了《Let it Die》?

    须田刚一:本来《复仇百合》这个游戏的在线玩法做得是没问题的,只是我为了更加切合游戏玩法的本身而更改了世界观,所以它就变成了《Let it Die》,当然中间还有一些不太方便说的原因。

    WePlay须田刚一访谈:英雄不在、杀手已死

    Q:难道是因为《复仇百合》的世界观不够朋克吗?

    须田刚一:《复仇百合》其实还是挺朋克的,这个黑道题材的世界观如果做出来的话,应该还是足够朋克的。

    Q:您的另一部作品《电锯甜心》销量非常不错,为什么不考虑出个续作呢?

    须田刚一:主要还是因为版权原因,如果要出续作,那么就需要版权所有方的确认。

    Q:我们都知道,您的《电锯甜心》是让您成为百万制作人的作品,这一步作品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您向市场做出了妥协,那么后续的作品您是会继续向市场妥协还是保持着您独有的风格?

    须田刚一:风格确实很重要,但是我们更加重视的还是和发行商之间的合作,彼此双方都要相互理解、意见统一,会争取向这样的一个方向去做游戏。不过这次的《英雄不再:特拉维斯再度出击》我们自己就是发行商,而现在工作室发行部门就俩个人,所以现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笑)。

    WePlay须田刚一访谈:英雄不在、杀手已死

    Q:我们都知道须田老师您对于创作这一块的涉猎非常广泛,不仅做过剧作家、也做过填词人、还给《Fami通》写过专栏,给游戏配过音,录制过广播剧,那么这些角色里哪个角色是您觉得是最关键或者说是最喜欢的?

    须田刚一:声优是玩,不能作数(笑),我的一般方法是先确认故事的大致方向,确认故事的世界观,再以这个为原点来创造游戏的玩法,去思考在这个世界观下怎样做是有趣的、怎样做是好玩的。

    Q:请问您最喜欢的电影作品或电影导演是什么?

    须田刚一:最喜欢的电影是《德克萨斯的巴黎》,电影主人公的名字就叫做特拉维斯,《英雄不再》里特拉维斯的名字就是从这部电影里得来的。

    WePlay须田刚一访谈:英雄不在、杀手已死

    Q:为什么在《Short Peace》中,其他人的作品都是动画,而您却做了《月极兰子最长的一天》这款游戏?

    须田刚一:这个其实是因为当时企划人员找到我的时候就说希望在七部动画以外再以游戏作为一个表达形式,所以我就做了个游戏。

    Q:迄今为止,您最欣赏的是哪一款游戏或者说是哪种类型的游戏?

    须田刚一:我最喜欢的肯定还是动作游戏,其中最喜欢的游戏是《塞尔达》系列,系列作品基本上全部通关了,最新的《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里不是要收集“呀哈哈”吗,900个我都给收集完毕了。

    Q:对您创作风格影响最深的作品是什么呢?

    须田刚一:游戏吗?我觉得是SFC时代的《Outer World》,这个游戏不光是艺术风格对我的影响非常大,游戏整体的世界观我也非常喜欢。我从那个游戏里学到了,游戏不光是要好玩,还需要具有一定的艺术性。

    Q:那么假设给您完全的创作自由,无论是金钱还是人力全部都是最好的,最想做的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游戏?

    须田刚一:最想做的游戏还是宇宙题材,把整个银河系都做出来,一个星球接一个星球旅行的开放世界游戏,不过我要把游戏里的任务全做成去杀人(笑),在这样的一个宇宙里冒险的故事。

    Q:七年前您和三上真司、山冈晃合作开发了游戏《暗影诅咒》,将来不知道以后还有机会看到铁三角再度聚首合作带来新的作品吗?

    须田刚一:三上老师现在在贝塞斯达工作,所以说现在很难有交流与共事的机会。不过如果有机会我还是很想和他一起合作的,我们个人关系还是很好的,对三上老师也一直很喜爱很尊敬。

    WePlay须田刚一访谈:英雄不在、杀手已死

    Q:您曾经也做过恐怖游戏,比如说《零:月蚀之假面》,请问您作为一个编剧,您觉得日式恐怖游戏和欧美恐怖游戏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须田刚一:其实在做《零》的时候,自己只是再往世界观里加调味料而已,最重要的是要尊重原著的世界观。我在做这个类型的游戏的时候会非常注意尊重原著的细节,再在这个基础上加入自己的理解。而日式恐怖和欧美恐怖游戏最大的不同点,我想是我们做的时候会立刻去实地取材,去拍照来还原场景进行制作游戏,和偏重幻想场景的美式恐怖游戏不太一样。

    Q:这边您中国的FanClub有一个问题想要问……

    须田刚一:FanClub?FanClub?FanClub!我的FanClub?FanClub?厉害,厉害,厉害。

    Q:我们以后还有机会重新见到《复仇百合》吗?

    须田刚一:这个嘛,不会了。

    Q:(笑)您每次合影时比出的“开枪”手势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须田刚一:最早我是觉得拍照的时候大家都板着脸太没意思了,这样不是挺尴尬的吗,所以就努力地想做个POSE来缓解尴尬,一开始是这样(双手交叉拿枪的姿势),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这样了(开枪手势)。

    WePlay须田刚一访谈:英雄不在、杀手已死

    玩家点评 0人参与,0条评论)

    举报
    内容举报
    收藏
    分享: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