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者2:审判日》结局:玩游戏的,都是朋友

四氧化三铁

2018-01-11

作者:四氧化三铁

0
什么都可以抛弃,什么也不能忘记,今天的欢乐,将是明天永恒的回忆

     前文提要:身为银行经理的大飞在回家路上回忆起学生时代,与502的宿舍好友一同游戏的时光。那时,每逢周六,他们都会举行名为“游戏日”的推荐会,《终结者2:审判日》便是4人饱含青涩回忆的作品之一。

    周日,某项电竞赛事在本市中心广场举行,久未谋面的4名同学相约参加其中的《终结者2:审判日》项目。午后1时,玩家挑战赛拉开帷幕。

    正文

    比赛开始!

    老刘、大飞、小远、小天此时已登上舞台,4人的实机画面在身后的大屏幕上来回切换,久疏战阵的他们看上去有些拘束。

    这就像是学生时代的缩影——踌躇满志的4人,因为久疏战阵而吃瘪。第一局,整个团队义无反顾地降落在战斗最激烈的地带——布雷德城。

    从跳伞的那一刻起,战斗号角就已吹响。

    1、

    密密麻麻的降落伞,在地图中央上空打开。大飞转过头去环顾了4周,左边3队,右边2队。落地之后,4人首先进入了一家民宅,一通翻箱倒柜。

    “有声音!”刚捡起一把AK的老刘示意队友集中,“165方向有动静!”恍惚间一个人影闪过,4人立刻出了屋子,从后门往前包抄。

    果然,院子里有一位迷失方向的敌人。此时,小天突然产生了疑问。虽然自己水平有限,但其他敌人可都是训练有素的高手。在小天的印象中,他们往往埋伏在掩体附近,行进过程中多采用跳跃模式。怎么会如此大摇大摆?

    他还没开口,老刘、小远就一股脑儿冲了上去,将敌人打成了盒子。

    “砰!砰!”远处的两发子弹瞬间将老刘、小远击倒。小天的预感成真,躺在地上的恰恰是敌方诱饵。和路人战局完全不同,赛场上的选手枪法极准,大飞和小天在移动时也被打成了半血。

    “这就是比赛的强度,我还以为虚拟摇杆是个大问题呢。”

    “也许这只是一种操作习惯。如果一开始是以手柄入门,恐怕就没那么多问题了。”逃出狙击射程的大飞和小天,躲在矮坡下,惊魂甫定。

    “信号圈范围确定了,我们赶快找载具吧。”大飞、小天被绿色的光圈隔离在外。他们忙不迭地登上了一辆草地上闲置的三轮车。血量在路途中消耗得岌岌可危,大飞、小天不清楚自己还将面临什么,现在他们只需要活下去,与时间赛跑。

    生存下去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两人开车刚到圈内,驾车的大飞就被远方的狙击枪击倒。这发子弹的轨道并未命中要害,但对血量只有一半的大飞来说足以致命。

    司机突然进入了倒下,坐在一旁的小天陷入了孤立无援的状态。信号圈边界必然藏匿着虎视眈眈的射手,从疾驰随后静止的载具冒出头来,未免太过招摇。但还能怎么办呢?小天明白这局已然GG,下了车,在开阔的土地上奔跑起来。

    5秒之后,4人的屏幕上显示出了本场比分和排名。不出所料,最后一名。

    欢迎来到《终结者2:审判日》的比赛舞台!最后一名,这是职业玩家给这四名爱好者的见面礼。

    2、

    四人沉默了一会,交流了一下之后两局的行动计划。既然目前技不如人,那就谨慎一些,将每个细节做好。然而《终结者2:审判日》这样的射击生存游戏随机性很强,技术是一方面,运气则是另一方面。

    第二局开始,四人抓住对手立足未稳的时机,在全员无损的前提下,先解决掉了一支队伍,获得了极大优势。但行进时的一个转角,四人直接被蹲点依旧的玩家一串消灭。

    第三局的失利则更让人沮丧惋惜。四人初期搜刮后就几乎全副武装,然而在驾车过程中,轰炸圈突然锁定了装载着老刘、大飞、小远、小天的吉普车,从天而降的炸弹亲吻着发动机前盖,四人的鸡厂梦也随之破碎

    “最后一局我们还是求稳为主吧,我们先飞到边角位的资源点。”虽然这两局都是非战之罪,但连续三次失利让团队气氛变得极为凝重。在舞台表演的休息间隙,大飞思考出了这样的战略。

    “是啊,别太严肃。我们是在玩游戏,可不是被游戏玩!”一向乐天的小远也打起了精神。“但是得尽人事。”学生时代自视甚高的老刘淡淡说道,“好不容易才有机会聚聚,别留遗憾。”

    3、

    这是最后一局。指挥大飞一声令下,4人就一齐向平面地图右下角的南仓飞去。

    “嗯,这里人数不多。只有左边有一队。”老刘旋转视角,发现东南方向有4个人影。“先去搜集装备吧。我和小远负责左边两栋,老刘小天右边仓库,时刻注意脚步声。”落地之后,4人就分头收集装备。

    南仓库房地上躺着不少装备。老刘和小天在这儿收获颇丰。3级头,2级甲,各自搭配了一把M14EBR与AS VAL。而潜入楼房的两名则两手空空,大飞收获了一把手枪和2级头,小远则塞满了绷带与子弹。“算了,这局我就当个移动背包吧。”沉甸甸的零件让小远明确了自己的定位。

    “收拾好了吗?我们先找辆车,趁着还没到缩圈时间,不妨会一会之前的那支队伍。”拿着手枪的大飞嚷嚷道。4人呈菱形站位依次排开,老刘一马当先,大飞、小天分列两侧,手无寸铁的小远位列队末。

    带上隔音耳机,他们更加频繁地用语音交流。在对话中,四人明确了自己的分工,老刘成为了全能突破手,大飞负责观察周遭情况,技术磨炼出色后的小天专注狙击,开局没有获得太多装备的小远则作为背包。

    虽然前三局的成绩不够理想,但主播与职业选手队都对老刘,这名FPS的老玩家有所忌惮。最后一局,搜索了两块区域后,大飞发现团队收获依然有限,他决定冒一冒险——追空投。

    其它三人也明白,再不抓紧时间。仅凭现有的自动步枪、手枪与2倍镜狙击枪,完全就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四人达成一致决定铤而走险。

    一阵小心的摸索后,他们驾驶着卡车,掐表算准时间,和空投一同出发。

    追空投就是在追逐梦想,残酷的是,追梦人很多,将梦想作为诱饵的“猎梦人”同样不少。驶向空投地区附近的大飞一行人在明,后者在暗。

    “小心,空投附近往往会埋伏3、4队人马。先找掩体,估计山坡上的大树,石头,我们刚经过的高楼天台都有人。”“那怎么拿空投呢?”老刘觉得有些束手无策。“开车上去,再迅速下车,把车当做掩体。老刘,这儿得靠你的个人能力突破一下,我和小天掩护你。”

    “好!小远,把你的兴奋剂,饮料和762子弹分我些。小天,你的狙注意补刀。我先绕道去大树那里。”老刘的执行力很强,话刚说完就动身离开了。小天则顺着老刘的方向,端好了枪口。

    大树下刚好有块岩石,一直匍匐前进的老刘发现有刚好有2个人影从树下离开。“大飞说的没错,周围满是埋伏,先搞定这两个人。”他迅速起身,瞄准刚好背过身去对手,两枪将其打翻在地。一石激起千层浪,空投地区突然枪声四起,老刘被不知方向的流弹集中受伤,老练的他赶快躲在石头后面。原本藏在树后的另一个敌人也被不知方向的子弹击倒。

    “这两个背包不好拿。”老刘暗自心想。此刻,信号圈恰好刷新了范围,地图上,四人刚好在圈的中央。“这个圈刷新得恰到好处,这里是相对偏僻的位置。”大飞激动地握紧拳头,现存活人数正在急剧减少,“空投恰好在信号圈中央,这次赌对了!”

    “我去探路舔包!小天,小远你们注意看子弹方向!”以车为掩体,四处张望的大飞决定尽快补足装备。

    远处也传来了枪声,其它的队伍也遭遇走火。大飞同样匍匐前进,向盒子处挺进。似乎有人看到了大飞,刚准备起身射击,小天就注意了他,一枪爆头。老刘也趁此机会从石头后出来,两人一同挑选称手的装备……

    “信号圈越缩越小,似乎决赛之地就在这里。还剩11人,除我们之外应该还有2-3队。”小远看了看信息栏,此时的他有了3级甲与一把M4A1。他刚说完,就被从某个灌木中出来的两名突击者射成了濒死状态,“别救我了!先搞定对手。”

    “这会不会是诱饵,我吃过一次亏!”小天心想,立刻180度调转枪口,果然远方有两名敌人枪口指着这里,他眼疾手快,射倒了一名。大飞则与另一名完成了一换一,老刘则迅速将面前的突击队员击倒。

    远方也传来了枪声,小天发现刚才自己的瞄准点没了动静。还有5人!

    “信号圈越来越小了,守住位置!”语音中大飞咆哮,“我们在中央,他们都会被逼出来的。”

    从老刘的视角看,信号圈的绿色边缘清晰可见,肉眼可见的掩体只有石头、大树和刚才的灌木,剩下的3人该现身了。

    团队也放弃了救人计划,当下的紧张时刻,这短暂的几秒就决定了生存还是毁灭。

    “这么长时间没动静。可能卡车背面潜伏着一队。”说时迟,那时快,发动机的轰鸣声突然想起,一颗手雷出现在了大飞和小天之间。

    “嘭!”两人迅速向两边跑去。老刘进入了灌木,小天跑到了石头后面。两人只剩下不到半血。对手是3个人,在最后进入了决赛圈。“小天,他们一定在信号圈外消耗了不少,我尽量去解决两个,最后的交给你,行吗?”“没问题!”此小天已不是在第一局被人调笑的弱者。

    “走!”分清了方向,老刘也以一颗手雷探路,右手水平移动枪口,对敌人进行扫射。人造AOE攻击方式十分少见,火力交织下,局势瞬间变成2v2。敌人不惶多让,看见目标,三枪将老刘带走。剩下1v2,三人血量都不多,小天探出头一个瞬狙打落一人,躲回到掩体,最后1v1。

    率先阵亡的老刘、大飞、小远此刻屏气凝神。露天舞台也陷入紧张的沉寂中。

    小天深吸一口气,他知道另一个人就瞄准着石头,等自己出来。1v1,掩体反倒困住了他。“再赌一赌!我要自己再试一试!”他下了决定,立刻从蹲伏变成站立,从岩石后探身。他似乎成了老刘,枪口移动平稳,几秒内调试好准心,扣动了扳机……

    4、

    “或许我们分手/就这么不回头/至少不用编织一些美丽的借口……”晚上11点,街边的烧烤摊,还是那四人坐在室外,空啤酒瓶摆满了四方桌。

    老板是个恋旧的人、他吹着口哨、翻滚着串儿,店内音响循环播放着罗大佑的《恋曲1980》。

    “下次再见估计得等到过年了。”小天的脸涨得通红,他喝酒上脸,语气中带着不少遗憾。

    “那时候,我应该已经去国外适应环境,准备大学开学了。”小远拿着杯子,有些意兴阑珊。

    “现在科技这么发达,距离也不是问题。对了,到时候你是不是得倒13个小时的时差?”大飞笑了笑,正在吃自己最喜欢的金针菇。

    “以后测试游戏得叫上小天,毕竟他带我们拿了第一!”这一年来,老刘重新认识了小天,认识了每一个朋友,也重新认识了游戏。

    “你们说,如果没有游戏,咱们的关系会成这样吗,毕业之后还千方百计还想找时间聚聚呢。”小天出人意料地将手臂搭在大飞和老刘肩上,张大了嘴问小远,他喝醉了。

    “谁知道呢?至少对于我们来说,玩游戏的,都是朋友。游戏不过是个载体,背后联系的是人、事和回忆。

    天空分不清是下雪还是下雨。四人就坐在那儿侃着大山,《恋曲1980》的歌词恰如其分:“什么都可以抛弃/什么也不能忘记……今天的欢乐/将是明天永恒的回忆。”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亲爱的莫再说你我永远不分离。”

    END

    章节目录

    《终结者2:审判日》连载一:时光回溯,少年勇踏生死场

    《终结者2:审判日》连载二:十分钟后的陌生人

    《终结者2:审判日》连载三:分道扬镳,无缘吃鸡

    《终结者2:审判日》连载四:猫捉老鼠,双排命案

    《终结者2:审判日》连载五:自在观音,破茧成蝶

    《终结者2:审判日》连载六:杯酒释怨,海阔天空

    《终结者2:审判日》连载七:第一并非想象那么简单

    《终结者2:审判日》连载八:唯有套路得第一

    《终结者2:审判日》连载九:再聚首,已是比赛征途

    《终结者2:审判日》结局:玩游戏的,都是朋友

    玩家点评 0人参与,0条评论)

    收藏
    分享: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