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者2:审判日》连载三:分道扬镳,无缘吃鸡

liugaotian

2017-12-18

返回专栏首页

作者:liugaotian

评论:
这是502宿舍四人接触《终结者2:审判日》的第二天。在经历前一天纠纷不断的四排之后,FPS高玩、天赋异禀、自视甚高的老刘取下“追风少年”的ID选择单飞,他要用单排证明自己的实力,“竞技游戏不外乎操作,我没有理由听从你们指挥。”

    前文提要:

    适逢周六,502号宿舍第64次“游戏日”推荐会如期举行。本周被推荐的游戏名为《终结者2:审判日》。不料宿舍四人——喜爱射击的老刘、偏好策略的大飞、热衷格斗的小远、沉溺社交的小天,在进行第一次试玩后,出于对《终结者2:审判日》机制的不了解,四人不仅被早早淘汰出局,更是在之后“分道扬镳”,老刘选择单排,大飞和小远双排,小天则默不作声。

    正文:

    恰逢周日,魔都阴雨连连。刹那间,一道闪电划破夜空,一位矗立在宿管房旁等外卖的少年,身影在闪电的映衬下被无限拉长,吓得楼道内躲雨的小猫小狗一阵哆嗦。回到宿舍,时节正值六月盛夏,一盆凉水从头淋到脚,再加餐一份刚取到的胡辣汤……那种辛辣透着酸甜同时又让人无法自拔的口感真的让人很难拒绝。吃饱喝足,打开手机,他的身份顿时增添了些传奇色彩——上海XXX大学《终结者2:审判日》校队队长,XXX城市赛《终结者2:审判日》四强选手,WWVG华东赛区《终结者2:审判日》项目种子选手……

    然而不知为何,今天,当这位身经百战的勇士再一次进入《终结者2:审判日》单排队列,内心却莫名徒增一份难言的恐惧……是恐惧吗?他说不清,也道不明,他只知道这份感觉死死卡在他的咽喉,吐不出来,却又咽不下去。前方好像有什么未知的东西在等待他……等一次相遇,等一次上天设下的命运。命运到来之前,这份感觉将一直在他体内冲撞,永远不会疲倦,永远不会停息……这份恐惧,到底来自何处?

    他想不出,也不敢多想。

    进入游戏,他像往常一样将标记落在布雷德城,他知道,其他人都认为城区人多,所以纷纷跳野,这让看似最危险的城区反倒成了最安全的区域,这是他历经上千次死亡后总结出的经验。

    即将着陆,他看到十几米外一名玩家打算和他进入同一所房屋。

    他的手指在屏幕上飞速划动,精准而不乱,紧张而有序。

    几乎同时,他在距离房门三步开外的角落处捡到一把沙漠之鹰,对手从后门进入房间,同样在不远处舔到一把德式MP7。

    电光火石之际,他的点触慢了一拍,但在开火同时,他用左手点下“卧倒”并上移枪口,巧妙躲过MP7枪口飞来的子弹……这一番博弈,是他胜了。

    一记开门红,让他坚定了这局吃鸡的想法。当他满装备在街道上狂奔,那份早已被他忘却的恐惧却突然重新涌出……这份恐惧是那么的不合时宜,甚至让这位充满传奇色彩的《终结者2:审判日》选手也顿时手足无措。

    一转眼,一道绿光划过,十一点方位身着吉利服疾驰的快递盒已被击杀;一转眼,桥对岸一辆黄色超跑试图全速冲卡,转瞬之间已成焦炭;一转眼,右侧海景房,二楼窗口若有人影晃动,不料当他举枪上膛,窗口却冥冥闪出几下蓝光,他知道,那是玩家死后化作的虚拟核心;一转眼,又是几声不知来自何处的枪响,右上角存活人数再一次减少;一转眼……他的人物已经化为一块不停转动的蓝色虚拟核心,屏幕上方跳出“一曲壮士歌,从头再来过”的字样。他愣住了,画面回到菜单,他仍在努力试图从脑海中找寻一些似乎是被大脑忽略的东西,他只是想弄清楚,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悬起的手在“下一步”上方停了许久,一头雾水之际,透过灰色滤镜覆盖的游戏画面,他看到一个头顶“追风少年”绿色ID的玩家凑过来舔包。

    “追风少年”,那便是老刘单飞后取下的ID。

    ID:追风少年

    这是502宿舍四人接触《终结者2:审判日》的第二天。在经历前一天纠纷不断的四排之后,FPS高玩、天赋异禀、自视甚高的老刘取下“追风少年”的ID选择单飞,他要用单排证明自己的实力,“竞技游戏不外乎操作,我没有理由听从你们指挥。”

    初次单飞,开伞下落,老刘想当然将标记附在了资源富饶的里亚尔港。在《终结者2:审判日》中,里亚尔港是虚拟军演岛屿的出海口,不同于其他地区,里亚尔港没有断壁残垣,更没有丝毫被硝烟沾染过的痕迹,哪怕是空气,也宛若青海西藏、高原雪山那般纯净。

    里亚尔港

    之后的十多个小时,除了晚餐宵夜,老刘一刻不停地在《终结者2:审判日》中奔跑、击杀、驾驶、跳伞。数据挺好看,但吃鸡总和他无缘。

    第一局,满载120人的运输机自西南方斜向航行,当运输机飞抵岛屿上空,跳伞标识被打出的一刹那,老刘秒速点下,全机第一位跳出……但这并不能代表老刘是第一位舔到装备的玩家,落地后,老刘又跑了几十秒方才摸到门把手。进到屋内,老刘看见一块凭空闪烁的数据核心,没多想就径直走过去舔,果然就被隔壁房间守株待兔的玩家一枪崩了。

    第二局,老刘刚落地就挨了一重拳,然后吃鸡什么的就全被老刘抛在脑后,从南仓到赛博坦,从防空堡到布雷德城,你可以看到两名“裸装”玩家一前一后狂奔,如果凑得近些,还可以听到几声骂娘。

    第三局,老刘落地Thompson、三级甲、八倍镜,五分钟十个头,然后就因为忘记跑圈被淘汰了……

    就在刚才,老刘再一次进入游戏,得益于《终结者2:审判日》制作方精心设计的操作UI,老刘很快便将自己平日玩《COD》、《彩虹六号》磨练出的枪法灵活运用在《终结者2:审判日》之中,并打出一波令“上海XXX大学《终结者2:审判日》校队队长,XXX城市赛《终结者2:审判日》四强选手,WWVG华东赛区《终结者2:审判日》项目种子选手……”也瞠目结舌的骚操作。吉利服、载具、超远距狙击,对他来说不过洒洒水而已。这一次,他预感到自己终于要吃鸡了。

    决赛圈,诚然老刘坚决不做LYB和伏地魔,但他也清楚不能挺直个身板给别人当靶子射。全屏毒阶段,老刘望了眼右上角,剩余人数已经减至2人。

    打完最后一卷绷带,老刘清楚时不我待,必须主动出击。他竭尽全力调整呼吸,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心里默念“3、2、1……随即,老刘端起M4A1冲出掩体,却看到远处决赛圈外,一名玩家正在不停给自己打血包,“所以他根本没进决赛圈?我X!还可以这样?”老刘气的破口大骂,再一次无缘吃鸡。

    to be continued...

    玩家点评 0人参与,0条评论)

    举报
    内容举报
    收藏
    分享: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