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绝地求生》拿第一要说“大吉大利 今晚吃鸡

四氧化三铁

2017-09-27

返回专栏首页

作者:四氧化三铁

评论:
不出意外,今年游戏界最具人气的作品非《绝地求生》莫属。有的人从飞机跳下不出三秒、血溅五丈,有的人蹲穿了地板直到地老天荒。有人手持狙击枪百步穿杨,有人连服务器都进不去哭爹骂娘。

    不出意外,今年游戏界最具人气的作品非《绝地求生》莫属。有的人从飞机跳下不出三秒、血溅五丈,有的人蹲穿了地板直到地老天荒。有人手持狙击枪百步穿杨,有人连服务器都进不去哭爹骂娘。

    PUBG(Playerunknown Battleground)或《绝地求生:大逃杀》是这款奇妙游戏的全名,当然你最常听到的应该是它的小名”吃鸡“。为什么一款射击类生存游戏会和”吃鸡“扯上关系呢?

    在PUBG的对局中,最终夺得第一的玩家屏幕上会跳出”大吉大利,晚上吃鸡“的恭喜词,虽然语焉不详,但这句话却让玩家印象深刻,久而久之人们就用”吃鸡“来代指PUBG。问题来了,为什么《绝地求生》拿了第一要说“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从汉语字面上理解,也许就是拿了第一很开心,今晚聚会一起哈啤顺便吃鸡。但毕竟原作者Greene是个美国人,这句话更有可能是翻译而得。译事三难”信达雅“,信—语意准确是最重要的,有时甚至要舍去原文的艺术修辞。从这一点看,”大吉大利,今晚吃鸡“一定保留了原句字词。

    这句话的英文原版是“Winner Winner, Chicken Dinner”,出自于经典美国电影《决胜21点》。这部电影本身可聊的点就很多,《巫师3》中的一些林中夫人的逻辑都出现于此。电影中,赌徒在进入赌场或开赌之前只要念叨“Winner Winner, Chicken Dinner”就能赢钱。(……设定醉人)。那他们干嘛要说这句话呢?

    那是因为很久很久以前,拉斯维加斯赌场周边流行着一种土豆蔬菜鸡肉套餐,一份的价格是1.79刀。对于想碰碰运气的穷光蛋,赌赢一局他们就能得到2刀的回报,足够去附近买一份鸡肉套餐(即Chicken Dinner),用大白话讲就是“我要赢!我要赢!赢了晚上就能吃鸡肉饭了”。这么一看“大吉大利,今晚吃鸡”翻译得还真是不错,不仅句式句意进行了浓缩,而且加了吃鸡还相当顺口。你看这不就忽如一夜春风来,遍地都是“吃鸡”汉了吗!

    吃鸡的滋味固然美好,但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的道理大家都懂,为了避免成为炮灰,玩家们究竟是如何“不择手段”顺利吃上鸡的呢?

    我们可以直给PUBG的玩家分个类。由于实力、运气都很重要,玩家自然形成了金字塔结构从上到下分别为吃鸡者、战术大师、狂暴战、伏地魔、自得其乐者。他们不仅向我们展示了各种各样的吃鸡方式,还反应了不同玩家的游戏体验。

    吃鸡者

    “实力与运气在游戏中缺一不可”针对的只是一般玩家,对于吃鸡者来说这些条条框框都是过眼云烟。他们内部分化成两派,一派靠实力碾压,一派靠运气轻松获胜。

    前者是一群人形自走炮,“会动的都得死”是他们的信条。别人眼中的他们枪法快准狠,脑后长眼,自带八倍镜。他看到别人的第一反应是“咦,我的外卖来了”。最常见的情境是他一个人包围对面一个师,撵着其他玩家走。

    后者的职介为“Lucker”,区别于Lancer,Lucker们的幸运值是S+。别人眼中的他们落地两个背包,需要什么周围就出现什么。他看到别人的第一反应是打我的人被毒死了,追我的人被车碾死了。最常见的情境是他走着走着屏幕上就出现了“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战术大师

    他们是一群脑力工作者,随时随地都在思索套路。别人眼中的他们收路费、打车胎、卖友求荣、素质极低。他看到队友的第一反应是“咦,我的移动医疗箱来了”。最常见的情境是和他在一起最先开始下一局的不是对手,而是队友。

    狂暴战

    他们的脾气十分暴躁,每次见到他们都是一副青筋爆裂的样子。别人眼中的他们是最不能惹的一帮刺头,只要杀了他一次,他会追着你到天涯海角。他看到人的第一反应是“打死你丫的!打我的下一局都得死!”最常见的情境是面对汽车、撒毒与枪林弹雨,不为吃鸡,他就是一直追着打了他一枪的可怜虫,直到世界尽头。

    伏地魔

    他们耐性十足,地板,草地或者大桥空隙就是他们的归宿。别人眼中的他们反正从落地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们。他看到别人的第一反应是“炸我家园我忍,杀我队友我忍,我要忍到新闻联播完结”。最常见的情境是“他们蹲碎了地板,蹲穿了草坪,只为最后一秒的一枪爆头”

    自得其乐者

    PUBG中吃鸡自然是玩家们的一直目标,但是也有玩家发现如果目光仅限于此,那么自己早上在公司上班,晚上回到家还要上班太疲惫。也许水平有限,但他们也在按照自己的步调慢慢前进着。

    他们内部也分为两派,一派执着于废品回收,一派习惯于落地成盒。

    前者是一帮收藏家。别人眼中的他们舔盒子的乐趣远比吃鸡大得多。他看到一地废旧盒子的第一反应是“真高兴!今天又要逛商场了”最常见的情境是他们错把收包当吃鸡,富得流油就被毙。

    后者是一帮哲学家。别人眼中的他们落地成盒,是系统自带的补给品。他落地后的第一反应就是思索游戏三问:“我在哪儿?我该做什么?我怎么死了?”。最常见的情境是他们在半小时的时间内连开30局,成为性价比最高的玩家。

    据不完全统计,PUBG玩家的平均吃鸡率(获得第一的机率)达15%,换句话说只有少数人才能分享这份荣耀。正经提高吃鸡率的方法有很多,比如多练练枪法,多学学膀胱大法,让高手团多带带自己等等,但最好的游戏体验只会属于少数人。但是不同的人总会从同一件事物中得到多样的乐趣。游戏是一件奢侈品,它也许对生存没有太多建设作用,却慰藉了许多人的生活。

    本文特此感谢“周琦”和“懒先生说钱”用户回答、新浪微博“鳄鱼日记本”图源。

    玩家点评 0人参与,0条评论)

    举报
    内容举报
    收藏
    分享: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